🏡
PTT小說網
x
    「我贊同敖賢之言。龍城自是不怕妖蠻,但外界的龍族卻不一樣。現如今妖界勢大,一旦他們對龍族宣戰,必然會將各地龍族連根拔起,甚至會逼各水族背棄龍族,共尊毒蛟一族。龍城雖好,但我們若只是困居一隅,終究會徹底敗亡。」敖瀚道。

    「此時,絕不能與妖界全面對抗。」

    「龍族三千聖,可出龍城者幾何?」一尊龍聖戰魂輕嘆。

    龍庭大殿中,眾聖沉默了數息,這是龍族無奈的選擇。

    這個時候,眾聖的注意力都被吸引,齊齊向最下層和中層的交界處看去。

    就見方運竟然輕輕一躍,跳上龍庭大殿的中層,繼續向前走。

    中層所在都是非龍族大聖,文星龍爵本沒資格列坐。

    龍族還沒有生氣,那些水族大聖憤怒了。

    「放肆!」

    「你不僅私闖龍庭,不僅引來妖界敵視,竟然毫無規矩,這龍庭中層是你來的地方嗎?滾下去!」一頭旗魚大聖怒喝一聲,外放一縷大聖威壓,足以擊退半聖。

    但是,他那大聖威壓臨近方運,先是被直接削弱九成,然後才抵達方運身邊,被方運輕易抵擋。

    眾聖微驚。

    他們本以為方運只是龍族氣息濃厚,未必有真正的高等威壓,但一個半聖直接把水族大聖威壓削弱九層,這是龍帝才能做到的!

    哪怕是真龍大聖,最多也只能削弱非龍族大聖一半的威壓而已。

    莫非方運身上有特彆強大的龍族寶物?

    一直敵對方運的人感到不安,尤其是那幾尊激烈反對方運的大聖,覺得自己忽略了什麼,甚至覺得如果不快速解決這個方運,很可能會出大亂子。

    雷遠鶴一看時機成熟,立刻道:「請諸位龍城出手懲戒方運偽造諭令!」

    眾聖頓時來了精神,剛才被妖界的聖血戰書打斷,忘了最重要的事。

    偽造諭令,那可是近乎叛族的大罪!

    方運哪怕四榜第一,也不可能削減這麼大的罪名,這對帝子來說都難以脫罪。

    匍匐在龍庭大殿之外的龍皇敖河苦不堪言,本以為自己遇到強大的帝子,誰知竟然是被龍庭集體敵視的偽龍族。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發覺之前旗魚半聖為何用可憐的眼神看著自己,不出意外,自己和家族都會受到牽連,畢竟,自己等於間接得罪了敖誨、敖賢和敖瀚為首的一股龐大的勢力。

    「不錯,還請龍庭代掌殿主先定下這個罪名,其餘罪名,以後再說。」敖誨扭頭看向敖澈。

    敖澈沒有立即回答,身為龍庭代掌殿主,他要平衡龍城各大勢力,他對方運沒有絲毫偏見,反而因為知道了方運的一些事和詩詞,對方運頗為喜歡,但現在,他必須要維持龍庭的公正。

    無論方運何等身份,當眾在龍庭書寫諭令,就是最大的過錯。

    敖澈正要開口,方運朗聲問:「龍族什麼時候變這麼蠢了?龍族諭令,向來只看是否有效,從來不問出自誰手。敢問敖澈掌殿,你當年必然代龍帝發布過諭令,難道你在假傳諭令嗎?」

    眾聖們無奈搖頭,都到了這種地步,方運還在那裡狡辯,兩件事能混為一談嗎?

    敖賢哈哈一笑,道:「聽文星龍爵的意思,你寫的龍庭諭令,能夠生效?」

    「不生效我寫它做什麼,你以為我和你一樣蠢?」方運反問敖賢。

    敖賢卻毫不生氣,笑道:「那好。我們龍族,自有檢驗諭令真假的手段,敖澈陛下,恐怕有勞您親自檢驗真假了。您可千萬別大意,說不定他的諭令是真的。」

    眾聖大笑,連眾聖之首的敖澈都搖頭苦笑。

    敖澈望著方運,道:「你真要本聖檢驗諭令?」

    方運聽出他話里的意思,在檢驗諭令之前認罪,還能輕判,但一旦檢驗諭令為假,必然會罪加一等。

    「請檢驗。」方運伸手一拋,剛剛寫完的諭令急速飛向敖澈,最終停在敖澈眼前。

    「請龍庭掌殿驗查!」敖誨正色道。

    眾聖知道,哪怕敖澈現在也來不及收回了。

    敖澈輕嘆一聲,向龍帝台微微低頭,道:「請龍庭大印。」

    轟……

    一聲彷彿萬龍出海的巨響傳遍大殿,無數的水花泡沫在龍庭大殿中翻騰,遍布整座大殿。

    當水花散去,那龍帝台上,出現了一方七龍印璽。

    印璽之上,七條玉龍竟然像活物一樣動來動去,散發著恐怖的祖威,眾聖無不低頭,只敢用餘光全看。

    這七龍印璽品級不是最高,但卻是祖龍為了管理龍族親手製作的第一枚印璽,不僅跟隨祖龍多年,也跟隨過歷代龍帝,幾乎算是龍帝們的管家,在龍族地位尊崇。所有的印璽之中,只有他這一尊是鮮活的靈物,九龍印璽雖然更強,但卻並非靈物,只是正常的祖寶。

    唯有方運依舊昂首挺胸,不斷前行。

    方運沒想到,這七龍印璽竟然化為靈物,威力相當於普通祖寶!

    不過轉念一想便明白,這龍庭的七龍印璽經常下達命令,關係整個龍族的族運,長時間使用,所以威能反而還要勝過不怎麼用的八龍印璽。

    「何事?」七條玉龍一邊如同水草一樣輕輕擺動,一邊同時開口,七道聲音合而為一,氣勢格外不凡。

    七條玉龍望向那些大聖,並沒有向下看去,根本沒在意遠處那個芝麻粒般的小人。

    敖澈道:「還請七龍尊者檢驗這道諭令。」

    眾聖聚精會神用餘光看著七龍印璽。

    那七條玉龍輕輕點頭,同時張開口,噴出瑩瑩白光。

    隨後,就見那紙諭令有萬丈金光衝天而起,直達大殿屋頂。

    連七龍印璽都被嚇了一跳,忍不住怒道:「龍帝諭令有什麼好檢驗的?你們這些龍族後輩連這麼重要的諭令都不想認了?真是一蟹不如一蟹!以後有這種事不要折騰我!」

    說完,七龍印璽氣呼呼地一轉身,消失不見。

    那些大聖還好一些,在場的半聖竟然全身冒冷汗,把七龍尊者氣成這樣,幾萬年也沒有過這種事。

    「怎麼,還需要檢驗嗎?」方運一邊向前走一邊問。

    敖賢怒道:「你一定是用不知哪裡得來的空白龍帝諭令,然後用人族手段遮擋關鍵之處,只為欺騙我等,荒唐!」

    「卑鄙!」

    一些半聖紛紛聲討方運。

    方運搖搖頭,學著七龍印璽的口氣道:「真是一蟹不如一蟹。」

    門外的敖宙差點笑出聲,之前大戰的時候,古虛也著了方運的道,這下輪到龍族眾聖吃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