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聖難以置信地看著龍帝台上的方運。

    龍帝台太大了,畢竟那是龍帝的座位,龍帝就算竭力縮小身軀,也有數萬丈,這方圓近千丈的龍帝台對龍帝來說十分狹窄。

    但對方運來說,非常巨大。

    眾聖看著那個小小的方運,半天也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

    那是龍帝台!

    別說半聖,就算是代掌龍庭的大聖,都沒有資格坐到上面。

    當年有喝醉的龍聖耍酒瘋,想要坐上龍帝台,結果被祖威鎮壓,徹底湮滅,化為虛無。甚至連那龍聖的後代都受到龍帝的詛咒,後代血脈由龍族下降為蛟。

    歷史上不止一次有半聖甚至大聖誤入龍帝台,但結果都一樣,都被毫不留情地鎮殺。

    龍帝台,是龍族最高權柄所在,任何人都不能冒犯。

    那一個血淋淋的例子烙印在水族的心中,每一處龍帝台,就是神聖不可侵犯之地。

    現在,一個小小的人族,一個小小的半聖,不僅沒被龍帝台鎮殺,還被彩虹之橋主動迎接上去,並且在龍帝台上站穩,這是到底是怎麼回事?

    眾聖們眨眼的眨眼,揉眼的揉眼,捏大腿的捏大腿,總之就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為什麼龍帝台不鎮殺方運?

    為什麼龍帝遺念不出手誅殺這個瘋子?

    到底發生了什麼?

    眾聖威臨萬界,現在卻變成剛入學的小蒙童,滿腦子疑問。

    「你……竟敢如此侮辱雷祖後裔……罪不可恕!罪不可恕……唔唔……」

    雷遠鶴一開始還想破口大罵,但隨後被強大的力量壓在地上,滿嘴牙齒爆裂,鮮血在水中如同紅色煙霧一樣冒出,讓他再也無法說出完整的話。

    眾聖被雷遠鶴的聲音驚醒,他們扭頭看向雷遠鶴,不僅沒有同情,反而露出厭惡之色。

    無論方運如何做到,但既然到了龍帝台上,那一定是有原因的,雷遠鶴不過是仗著雷祖後裔的身份,憑什麼在這裡大放厥詞?這種時候,傻子都應該知道先閉嘴,先弄清現狀再說。

    不過,一些聖位很快反應過來,其實也不能完全責怪雷遠鶴,換成任何人也無法相信一個普通的半聖,而且是自己的敵人,突然登上龍帝台手握大權。

    現在的雷遠鶴,不是愚蠢,而是被悲憤影響,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敖誨、敖賢和敖瀚三尊大聖之前對待方運的態度無比激烈,但現在,全都在原地沉默不語。

    到了大聖的層次,已經很難有悲憤那種情緒。

    龍庭大殿之外,旗魚半聖目瞪口呆,嘴巴大張。

    敖宙還在笑,早就想到會是這個結果。

    敖河則感到無比僥倖,但又陷入糾結,這個帝子如果真有大背景,那自己以後可以不用吃苦了,但問題是,這個帝子作死地坐到龍帝台上,哪怕再有權有勢,也可能出問題。

    眾聖們經歷了短暫的失神后,頭腦急速轉動,每個人周身都蕩漾著強大的聖力輔助思索。

    龍庭之中海水激蕩,很快掀起滔天巨浪。

    眾聖們的力量太強了。

    「肅靜!」

    方運不悅地沉聲道。

    龍帝台爆發出強盛的祖威,上空彷彿生出一隻無形的巨手,狠狠壓下。

    眾聖散逸出的所有威能和力量都被化為虛無,所有眾聖的聖道力量突然中斷。

    眾聖一臉迷茫,這個人族半聖不僅能踏上龍帝台,還能使用龍帝台的力量,這到底算是蹬鼻子上臉,還是君臨天下?

    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無法承受這種巨大的反差,沒人敢為此事定性,全都不敢開口。

    敢開口的雷空鶴已經說不出話來,其餘雷家人被嚇得失禁,一點都不敢悲憤。

    方運站在龍帝台的中心,不言不語。

    眾聖仔細一看,哭笑不得,方運竟然在吸收龍帝台積累的力量!

    這可是龍庭的龍帝台,裡面的祖威無上,龍氣更是無窮無盡,本身只是普通半聖神材,但經歷了這麼多年,被龍帝和龍庭生生練成了祖寶。

    一個人族半聖,先是上了龍帝台,接著動用龍帝台的威能,現在還在吸收龍帝台的力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萬界誰能理解這件事?反正在場三千眾聖無法理解。

    說方運弱小,可直接駕馭龍帝台,肯定有聖祖力量。

    可說方運強大,為什麼會吸收聖祖懶得在意的龍帝台力量?

    眾聖腦海中一片漿糊,甚至有半聖用魚鰭拍打自己的頭腦,看看自己是不是腦子壞掉了。

    龍帝台上的人不說話,眾聖也不敢說話。

    這樣持續了整整一刻鐘,龍庭代掌殿主敖澈無奈道:「這位……先生,請問您可是奉了龍帝諭令接管龍庭?」

    敖澈是拿方運沒招了,都不知道怎麼稱呼方運,只能用人族的敬稱。

    「沒有。」方運繼續吸收龍帝台的力量。

    方運現在擁有的是真龍聖劍,威力無儔,吸收龍氣格外迅猛,以致於方運眉心彷彿多出一個小黑洞,龍帝台的龍氣看上去是在主動湧入其中。

    「那您……難道有更高的祖龍諭令?」敖澈試探著問。

    眾聖心中一凜,隱隱約約猜到,方運的身份絕對不凡,之前自己書寫諭令也罷,登上龍帝台也罷,極可能跟祖龍有關,普通龍帝的關係絕對不可能這麼猖狂。

    「沒有。」方運道。

    敖澈無奈道:「那敢問您為何能站到龍帝台上?」

    「我想站就站。」方運道。

    眾聖徹底無奈了,甚至有的直翻白眼,這算什麼回答。

    但是,現在連敖誨都沒有發聲,其餘眾聖自然也不敢做出任何過激的反應。

    「您莫非是哪尊龍帝轉世?」敖澈問。

    眾聖們雙眼發亮,這應該是最接近真相的可能。

    「不是。」方運的回答永遠乾脆利落。

    眾聖心中怒火翻騰,但卻不敢表現出來,這種時候對龍帝台上之人稍有不敬,就可能被祖威鎮殺。

    「那您到底是誰?」敖澈更加無奈。

    「人族半聖,方運。」

    龍庭大殿之中,嘆氣聲連成一片。

    眾聖無論怎麼想,都不敢有任何行動。

    方運可是坐在龍帝台上。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現在方運就是名義上的龍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