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敖誨所有力量的根基,都被消融了一半。

    那等力量別說根基被消融一半,哪怕消融萬分之一,也會直接崩潰。

    所以,就見敖誨外放的所有寶物和力量都在不斷崩潰,向外崩潰的力量被半生水和龍庭的力量壓制,這就導致形成了力量內聚。

    就見敖誨的身軀表面神光連閃,威能炸裂,龍鱗四濺,血肉橫飛。

    他不得不無奈地停止掙扎,周身恢復了平靜。

    那滴半生水,滴入它的頭顱,瞬間貫穿他的龍軀,接著一閃即逝,浮現在方運身邊。

    那七龍尊者的七條龍身上的鱗片炸起,他聽說過半生水的可怕之處。

    半生水直斷半生,不是總量,而是本源、本質。

    水族的層次最低是妖民,接著是妖兵、妖將、妖帥、妖侯、妖王,大妖王,皇者,再之上是半聖,大聖。

    敖誨身為大聖,位於水族的第十層。

    隨後,所有人都能感應到,敖誨身上的氣息宛如蒼穹墜落一樣,轟然崩塌。

    大聖降到半聖,降到皇者,降到大妖王,降到妖王,最後,敖誨的氣息只剩妖侯的氣息。

    敖誨的龍軀出現了奇異的變化。

    他的龍軀,好像突然由無數一尺見方的方塊組成。

    隨後,那些組成他身體的小方塊,開始陸續消失,消失的地方完全不固定。

    最終,敖誨的身軀處處都是大洞。

    失去的地方加一起,正正好好是身體的一半!

    區區妖侯層次的力量,根本無法撐起大聖龍體,哪怕是只剩一半的龍體。

    就見敖誨的龍體開始不斷縮水、乾癟。

    大聖龍體有數萬丈,而現在,敖誨像是一頭體長几百丈的乾枯樹妖一樣,趴在大聖之位上。

    「你……」

    敖誨有氣無力地看著方運,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他的力量太弱了,身體太弱了。

    在場眾聖看到這恐怖的一幕,半天說不出話來,自身彷彿陷入大恐懼之中,一動也不敢動。

    敖誨可是大聖啊!

    而且是被龍城垂青的大聖。

    一滴水落下,他怎麼就變成這個樣子?

    還有,方運怎麼變成了大老爺?怎麼變成了雷師?

    雷師不是聖祖嗎?不是生活在太古時代嗎?

    自從龍族成立,雷師就從未出現過,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這個人族,不是龍帝轉世,是雷師轉世?

    現如今,心神激蕩最劇烈的不是龍族,而是雷家眾人。

    雷遠鶴口中吐著血,拚命抬著頭,看著龍帝台上的方運。

    遠方的方運那麼小,和眾聖龐大的身軀比就像是一隻小蟲子,但他周身光輝繚繞,一人勢壓三千聖!

    其餘的雷家人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根本無法相信方運就是雷師。

    方運為什麼會成為自己的祖宗?

    一個雷家大學士憤怒地吼道:「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是雷祖!我不信!你一定是假的,你一定在冒充!眾聖陛下,你們再看看,再仔細看看,方運一定用什麼秘法欺騙了龍城,欺騙了龍庭。還有那個祖殿軍功榜,那麼大的漏洞,你們沒看到嗎?」

    龍族眾聖內心翻騰,猶豫不決,一方面他們不相信方運就是雷師,因為各種證據都有問題,一方面,他們又覺得如果方運是雷師,一切事情又都說得通。

    「祖殿軍功榜?蠢貨!你們就不看看大老爺的軍功簿嗎?」七龍尊者輕蔑地掃視眾聖。

    眾聖一愣,誰敢看龍帝眾祖的軍功簿啊,除了軍功殿掌殿,誰也沒資格翻閱。

    軍功殿掌殿有些發矇,他也沒翻看祖殿軍功簿的習慣,生怕冒犯龍帝,只得顫顫悠悠道:「既然七龍尊者發話,那在下就當眾翻看軍功簿。」

    接著,軍功殿的印璽外放出一道新的光幕。

    方運名字之下,只有兩個字。

    無上。

    眾聖心中驚駭,隨後用聖念感知,全都倒吸一口涼氣。

    那個兩字,是祖龍親手寫上。

    而且,是寫於八十萬年前!

    那時候,龍族這個族群剛剛誕生不久。

    這時候,龍庭代掌殿主敖澈突然失聲道:「傳說是真的?雷師是後世之人,經由時空穿梭進入太古?」

    眾聖一愣,恍然大悟,之前種種看似不合理的事情,如果從這個角度想,一切都變得合情合理。

    「嘿嘿嘿嘿……」敖宙在心裡狂笑,可始終抬不起頭。

    一旁的敖河瞪大眼睛,沒想到,自己迎接的不是帝子,是帝子的爸爸的爸爸的恩師!

    旗魚半聖全身瑟瑟發抖,魚鱗噗噗滿地亂掉,自己剛才把雷師給賣了?這可比背叛龍族的罪名還嚴重啊!怎麼辦?

    突然,一聲清脆的舌綻春雷的聲音響徹龍庭。

    「老祖宗,我們等您等得好苦啊!老祖宗啊……」雷遠鶴趴在地上,哭天搶地,鼻涕眼淚四流。

    其餘雷家人一看,眼淚如決堤的江水一樣奔涌,高聲哭號。

    「老祖宗啊……」

    這個龍庭大殿,不像是認親的場所,更像是哭喪之地。

    眾聖頓時變得緊張起來,他們之中有許多人之前並不在意雷師後裔,不僅說了不少風涼話,還禁止雷家人進入主城,只安排在內城。

    但是,按照規矩來說,雷師的後裔是有資格進主城的,而且一切待遇等同龍帝後裔。

    這是祖龍親手制定的規矩。

    雖說雷家人與方運之前有許多誤會,但若雷家人是雷師的後代,那方運肯定不會輕饒眾聖。

    眾聖愁眉苦臉,心裡都在思索如何補償。

    方運看著主動當孫子的雷家後人,哭笑不得,神色無比怪異。

    方運開始使用記憶回溯,回憶在太古時期的一切經歷。

    足足回憶了一刻鐘,方運才確定,自己沒有把子孫遺落在太古時代,連一個小蝌蚪都沒留下。

    方運想了一刻鐘,雷家人哭喊了一刻鐘,嗓子都喊啞了,畢竟方運不答話,他們就只能一直哭,若是停下,就顯得敷衍祖宗。

    方運看著這幫「孫子」,無奈道:「你們誤會了,我跟你們雷家,沒有血緣關係。」

    雷遠鶴哭鬧道:「我們不相信!我們已經通過雷祖遺寶的驗證,我們和您有血脈關係,我們就是您的後代。老祖宗,您還要考驗我們到什麼時候?我們知道錯了,知道錯了啊……老祖宗……」

    方運每次聽到老祖宗都一身雞皮疙瘩。

    「你們是利用什麼驗證我的血脈?我不記得留下過血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