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龍庭的眾聖們各個面色嚴肅,但眼神則格外明亮,全都認真觀看這場認祖宗的大戲。

    雷遠鶴擦乾眼淚,道:「您可能不知道。當年我們之所以被西海龍族認定是雷祖後裔,是因為西海龍族發現,我們與一塊仿製的觀天鏡碎片上形成血脈共鳴。那仿製觀天鏡,是雷師贈送給祖龍之物。」

    方運愣了一下,隱約明白了怎麼回事。

    「你們如何確定那就是我的東西?」方運問。

    雷遠鶴答道:「不用我說,在場的很多龍聖,應該都知道,當年祖龍便是根據那破碎的觀天鏡,還原煉製出了觀天鏡本體。」

    龍庭眾聖輕輕點頭,這件事眾人皆知。

    那七龍尊者道:「大老爺,確有此事。二老爺因為身為思念您,便把從您手裡得到的古舊鏡子視為珍寶,封祖后,便以古舊鏡子為參照,製作出了觀天鏡。後來因為龍族震蕩,古舊鏡子流落各界。這才有了後面的事。」

    龍庭掌殿敖澈忙道:「回稟雷師陛下,在雷家進入龍城后,屬下親自查證,那古舊鏡子的確是當年祖龍隨身之物,鏡子中的血脈力量,也的的確確與雷家血脈形成共鳴。」

    龍庭眾聖都用怪異的目光看著方運,心想是不是方運在太古時期處處留情,忘記自己有了後裔。

    方運道:「那面破碎鏡子,的的確確是我帶到太古時代的。」

    「那就沒錯了,老祖宗!孩兒狗眼看人低,不知您就是我雷家老祖宗,罪該萬死,罪該萬死啊!」八十多歲的雷遠鶴自稱孩兒,一眾雷家人都感覺彆扭。

    方運繼續道:「問題是,上面沾染的不是我的血脈力量,而是雷空鶴的。」

    眾聖一驚,雷家眾人目瞪口呆,不敢相信剛才聽到的話。

    方運道:「之前我進入罪海,妖界為了殺我,派出狼戮,但我憑藉破滅龍槍,誅殺狼戮。沒想到,雷空鶴突然出現,要殺我。結果你們也應該能猜出來,我殺死雷空鶴。不過戰鬥過程有些血腥,總之就是,我把雷空鶴和破碎鏡子打在一起,讓那鏡子沾染了雷空鶴的血脈力量。最後,我使用太古星河支流穿梭太古,把那鏡子也帶了過去。那時候四腳……咳咳,祖龍見到這鏡子有趣,就拿了去,我也沒在意。沒想到,竟然被他當成我的東西。」

    眾聖沒想到事情竟然如此曲折,這也就意味著,那鏡子根本不是雷師遺物,雷家人之所以能與雷師遺物發生共鳴,是因為那鏡子沾染了雷空鶴的血肉的緣故。

    雷家,從來就不是雷師後人。

    雷家人愣了許久,很快神色大變。

    有的呆若木雞,有的茫然無措,有的瘋瘋癲癲,有的破口大罵。

    雷遠鶴一口血噴出,大聲喊:「雷祖!雷祖!您好好看看看,我們真是您的後裔啊!您一定是記錯了,我們真是您的子孫啊!老祖宗,您一定是記錯了!您再想想,您再想想啊……」

    雷遠鶴身體劇烈顫抖,面容扭曲,露出痛苦之色,口中的鮮血止不住往外流,眼神中充滿了悲涼。

    方運輕輕搖頭,道:「造化弄人,沒想到,竟然是這樣。不過,也未必完全是巧合。」

    龍庭眾聖大都不明白,但一些大聖隱隱明白,應該是跟傳說中的時空之秘有關。

    任何穿梭時空之人,都會被時空的力量攻擊,雷家種種行為,很可能是針對方運。

    「我不信!我不信,你現在驗一驗我們雷家的血脈,您一定是我們雷家的老祖宗!一定是!」雷遠鶴幾近崩潰。

    眾聖看著方運。

    「我的血脈?」方運淡然一笑,隨後,舉起右手食指,食指之上,浮現一滴血液。

    那血液不是正常的金色,也不是正常的紅色,而是一種奇特的灰色。

    像是一切的起源,又像是一切的終結。

    像是孕育著生命,又好像只有死亡。

    這滴灰色聖血一出,在場眾聖立刻感到血脈深處在戰慄。

    這滴血的血脈性質,遠遠超過他們,他們的血脈如同遇到剋星天敵一樣,完全無法與這種力量抗衡。

    連資格最古老的龍族大聖都面露驚容,微微低頭,表示尊重。

    因為,這滴聖血的性質,還在龍帝之上!

    一絲絲奇異的波動瞬間傳遍整座龍庭大殿。

    眾聖急忙仔細看向雷家人,如果雷家血脈能與這滴血液發生共鳴,就說明他們的確是方運後裔。

    結果,雷家人的血脈沒有任何反應。

    七龍尊者道:「看來雷師所言屬實,那破碎鏡子上的血脈,的確與雷師無關。這半生水的氣息,才與雷師息息相關。」

    眾聖紛紛點頭,在方運放出體內聖血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徹底相信了方運。

    能有這種聖血的人,絕對配得上雷師的身份。

    「現在相信了嗎?」方運指尖的聖血緩緩滲入皮膚,流回血管。

    在眾聖看來,方運彷彿在對雷家人說,你們也配當雷師後裔?

    雷遠鶴突然嚎啕大哭,其餘雷家人也瀕臨精神崩潰。

    雷祖是雷家的精神支柱,也是雷家的一切。

    雷家這些年一切的一切,都是建立在雷祖後裔的身份上。

    他們的榮耀,他們的地位,他們的身份,他們的財富,他們的文位,他們的未來,甚至他們的希望,都建立在雷祖身上。

    現在,一切都沒了。

    未來沒了。

    希望破滅了。

    突然,雷遠鶴猛地抬頭,披頭散髮,雙目赤紅,指著方運道:「你不是雷祖!你是騙子!你是騙子!眾聖在上,你們不能被他矇騙啊!他使用的都是幻術,他利用人族兵法瞞天過海欺騙了你們!我可以作證,人族利用他打入龍族內部,想要佔據龍族!這是人族的計劃,這是孔子的計劃!我們早就知道,人族眾聖有個巨大的計劃,這個計劃就是製造一個假雷祖,佔據龍城!」

    龍族眾聖背後一涼,如果雷遠鶴說的是真的,那龍族豈不是陷入大危機中?

    就見七龍尊者輕蔑一笑,道:「你怕是根本就不知道,整座龍城,是二老爺送給大老爺的堡壘!大老爺,您既然上了龍帝台,應該已經知曉。」

    方運伸出左手,掌心向上,微微張開五指。

    一個微型的透明龍城星球浮現在方運的手上,徐徐自轉。

    掌上一界。

    一界之主才有的威能。

    敖澈俯身下拜,高呼道:「參見雷師!」

    「參見雷師!」

    龍庭眾聖從最高層到中層到最下層,全部匍匐在地,參拜方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