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龍城新主,立於龍帝台上。

    眾聖膜拜。

    與此同時,龍庭眾聖的聲音在海水中傳播,傳遍主城,傳遍內城,傳遍外城。

    所有的水族都知道,龍城有新主,其名為方運。

    各地的水族在無形的眾聖威壓下,不得不伏身參拜,心中卻各有所思。

    其中燭龍城和北極天城的水族格外驚訝,不敢相信這才幾天不見的方運,竟然成為龍城之主,而且竟然是傳說中的雷師。

    那可是不是小人物,是雷師,是龍族流傳多年的神話。

    神話怎麼變成凡人了?

    許多水族心中抗拒,因為在他們心中,雷師和龍城之主就應該是聖祖,就應該是比祖龍更強大的人物,他們無法接受一個普通的人族成為雷師。

    這也是之前龍庭眾聖的反應,他們被雷師的傳說影響太深,根本不會把方運往雷師身上聯想。

    要不是七龍尊者說出方運的身份,哪怕方運展現聖祖威能,眾聖也不會相信。

    龍庭之中,方運點點頭,道:「起來吧。我們先把瑣碎的事情處理了。比如,雷家人。」

    雷遠鶴已經徹底瘋了,被祖威鎮在地面,口中不斷大罵,但誰也聽不到,全都被龍庭的力量阻擋。

    「雷家眾人,攀附雷師,又屢屢加害雷師,其罪當誅!」龍獄掌殿敖浀道。

    眾聖輕輕點頭,但總覺得敖浀的話有點彆扭。

    龍庭掌殿敖澈道:「此事,還需雷師判罰。」

    眾聖看著方運。

    方運冷冷掃了一眼雷家眾人,道:「龍城雷家人有多少?」

    「啟稟雷師,共三萬餘人。」

    方運沒想到人這麼多,道:「看來他們真想在龍城開枝散葉。雷家惡徒,當盡數誅殺,但亦有老弱婦孺,有過錯,但並無大罪。」

    敖浀立刻道:「此言差矣。在龍族,不要說暗害雷師暗害龍帝,哪怕暗害大聖,也當誅其一族。在人族,若有一家暗害半聖,同樣是誅其滿門。雷家,一個都不能留。」

    「對!」

    「幸好雷師您威能無上,若是稍有差池,我們這些眾聖,將會成為龍族的罪人,遺臭萬年啊!」

    「是啊,我現在想想都在後怕,萬一龍城暫時沒有認出雷師,而我們又更加激進,眾聖聯手出擊,後果不堪設想!我們,恐怕再也無顏活下去。」

    「這一切,都是因雷家人而起!」

    「沒有雷家人,事情不會鬧到這般田地!」

    「連敖誨都被雷家人欺騙,可見雷家人何等可惡。」

    眾聖看著雷家人,內心是又羞愧又憤怒。

    敖澈再次伏在地上,高聲道:「還請雷師責罰,我們險些害了您,成為千古罪人。」

    三千眾聖一起伏地認罪。

    方運靜靜地看著下方眾聖,許久不言。

    眾聖也一直伏在地上,一動不動。

    數息后,方運道:「不知者不罪。不過,你們被雷家欺騙,終究有錯,這樣吧,眾聖所有戰功削去一半。」

    「謹遵雷師諭令!」

    眾聖高呼,心中沒有絲毫的憤怒,反而鬆了一口氣。

    差點殺死雷師,幾乎等於差點殺死祖龍,這件事如果不解決,會成為他們一生的污點,一輩子都會被壓得喘不過氣來,現在方運削去軍功,對他們來說反而是種解脫。

    方運望向雷家那些人,道:「至於雷家人,應該一分為二的看待。該死的,一個都不能留。龍獄即刻派人嚴加審問,凡是為禍人族、橫行霸道並參與策劃謀害我之人,盡數誅殺。不該死的,也不能亂殺,送回聖元大陸吧。」

    「雷師仁德!」眾聖高呼。

    方運目光看向大殿之外。

    敖宙發覺方運的目光看來,全身鱗片炸起,興奮得不得了,心道終於記起來了,自己起碼也從龍之臣啊,以後在龍城的地位絕對不一樣。蛟族先祖只是給祖龍拉車,可自己是給雷師當坐騎!祖龍只不過是二老爺,可方運是大老爺!

    論地位,敖宙認為自己已經全面超越先祖!

    方運道:「敖宙,起來吧。」

    「謝陛下!」敖宙的身體是顫抖的,骨頭是酥軟的,滿面堆笑,一臉賤樣。

    眾聖看著敖宙,是又鄙夷又羨慕,這麼一個背叛龍族的貨色,因為投靠的時機好,竟然翻身了。

    「敖河勤勉忠心,忠於職守,不錯。」方運道。

    敖河只覺全身壓力盡消,帶著哭腔道:「多謝雷師陛下誇獎,敖河為陛下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敖河不是裝出來的,是太激動了,剛才的幾起幾落,自己差點承受不住昏過去,好在有了一個好的結果。

    隨後,方運的目光掠過那旗魚半聖,一句話也沒說。

    旗魚半聖心裡咯噔一下,心中長長一嘆,知道自己完了。

    龍庭大殿多數眾聖沒在意,但那些廝混龍庭多年的眾聖卻立刻意識到,方運對那個旗魚半聖不滿!

    龍庭掌殿敖澈頓時面色一黑,若不是時候不對,一定會衝上去把那旗魚半聖罵個狗血噴頭,自己有這種屬下,以後在方運面前有多大的壓力?

    於是,敖澈開始在心裡想著如何處置旗魚半聖。

    方運轉頭看向一個離龍帝台很近的位置。

    敖誨的所在。

    敖誨此刻的身體終於稍稍恢復正常,不再是又各種小方塊組成,但身體依舊有許多洞口,那些洞口極為詭異,始終無法癒合,好像以後敖誨再度封聖,有了強大的自愈能力,那些洞還在。

    失去的,永遠失去。

    眾聖循著方運的視線望向敖誨,神色各異。

    「醒了吧?」方運問。

    眾聖格外詫異,因為方運的語氣有些怪,那種感覺不像是兩人剛認識,似乎有什麼故事。

    敖誨此刻乾癟削瘦,許多龍族的形態也退化。

    半生水,削去的不止是他的力量,還有血脈。

    敖誨現在像是一條幹癟的老蛟,隨時可能死去。

    敖誨呼哧呼哧喘了幾口氣,艱難地說道:「啟稟雷師陛下,罪龍敖誨,向您認罪。罪龍對天發誓,我是被雷家人慫恿,貪圖至寶半生水,才做出這等事。若我知道您是雷師,就算給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對您如此。還請雷師責罰,我絕無怨言,但看在我為龍族奔波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份上,饒小龍一條賤命,小龍必將感激不盡,永世難忘。」

    方運點點頭,嘆了口氣,道:「你確實挺可憐的。我想想,你都為龍族做過什麼貢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