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敖誨呆在那裡,一言不發,還裝出一副什麼都不懂的樣子。

    他如同一條幹枯灰敗的蛟龍,躺在大聖台上。

    龍庭眾聖個個全身發冷,這個雷師方運怎麼這麼奸詐……不,是智慧!這些明明都是看似完全不相干的事,他怎麼就能聯繫起來然後做出正確的判斷?

    這是不是意味著,如果方運執掌龍城,只要通過各種明面的信息,就推演出一切事情?

    難道,這就是龍族、古妖、妖蠻跟人族的差距?

    一些龍聖慚愧地低下頭,從現在開始,再也不敢小看人族,也再也不敢自誇龍族多麼有智慧。

    在方運這種人族面前,龍族只有小聰明,沒有智慧。

    就在這時,敖誨突然長長一嘆。

    「你為何對我起了疑心?」敖旁緩緩發問。

    眾人發現,敖誨的身體正在徐徐變化,變得越來越衰老,甚至散發著一種奇特的腐朽氣息,彷彿剛剛從萬年古棺中爬出來。

    「很簡單,大多數人應該有一個共識,那就是,龍族大人物不會有蠢貨,哪怕是性情剛烈的龍聖,也不會犯太明顯的錯誤。當大人物犯了錯,那麼,必然不是真蠢,而是為了利益,或者說家國利益,或者是自身利益。所以,當得知你和雷家聯手后,我就知道一點,你不是蠢,你這麼做,一定有利益訴求。」

    「我的利益訴求,為什麼不能是雷家的寶物?」敖旁問。

    方運道:「當然可以是,不過,你的行為過於激進,過於急功近利,那就未必是。我特意查看了你的經歷,又詢問了一些你的事迹,你從來就不是一個直接的人。如果你真是為了寶物,一定會用更周密的手段獲取,而不是親自上陣。你親自上陣,就說明你有些著急,就說明你找的不是寶物,而是其他,比如我。」

    「這只是你一廂情願的看法。我若真想殺你,直接出動真身就是了,何必多此一舉?」敖旁道。

    方運微微一笑道:「所以我才說,你從來就不是一個直接的人,你最擔心的是暴露身份。畢竟我是文星龍爵,你一開始只是想按部就班把我控制起來,失敗之後,你準備動手,發現我到了北極天城,那裡不是你的勢力範圍,所以你或者在靜等,或者在暗中運作,讓我離開北極天城。結果,敖窟等龍聖認為罪海最安全,讓我去罪海。」

    方運看了一眼敖窟,道:「這正合你意,因為,你早就知道,妖蠻好從罪海偷襲龍城。」

    「雷師真是高看了我了。」敖旁徐徐抬起頭,用渾濁的雙眼看著方運。

    方運繼續道:「當然,這種事,我一開始是不知道的,我一直以為,只是雷家與妖蠻勾結。直到後來,我周遊太古,才發現許多問題。你顛覆龍族,是那位的命令吧。可惜,那時候我未周遊太古,你身後的那位也不確定是我,所以應該只是下達了一個模糊的命令,你並沒有下決心不惜一切殺死我。等我回來之後,你才確定必須要殺我,可惜已經遲了。哪怕是那位,也不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

    眾聖聽著方運的話,都在思考,「那位」到底是誰?是鎮獄邪龍?是古妖聖祖?還是神秘的大人物?

    敖旁突然長嘆一聲,道:「沒想到,你竟然能猜到那位,怪不得那位要殺你。沒想到,我布局如此多年,顛覆龍族,毀滅古妖,最終還是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族群的小人物看破。」

    聽到敖旁的話,眾聖全都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不敢相信聽到的這些話。

    少數龍族無比憤怒,確定這個敖誨就是敖旁,但是,憤怒之餘,他們更多的疑惑和不解,想知道敖旁為什麼這麼做。

    方運沉思數息,道:「雖然我不知道現在他們具體在做什麼,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他們攔住了那位。在太古時期我臨走的時候,和帝族眾祖制定的計劃,顯然已經有了成效。不過,那位不愧是那位,竟然能在我周遊太古之前預言到我的身份,可惜,那位終究不是萬知萬能。待我從太古回返,蓄勢已成,自是勢如破竹。」

    眾聖沒想到方運竟然主動承認穿梭太古的事。

    敖旁慘然一笑,道:「不錯,我敗了,但大天尊沒有敗。大天尊還有無數的後手,既然確定了是你,必然會解決你。」

    「大天尊?這麼老土的名字,他大概不會高興。畢竟,他太宏大了。」方運道。

    「你竟然見過大天尊?可惜,連我都未見真形。」

    眾聖越發好奇,能用「宏大」來形容的,絕對不是普通人物,甚至連那些絕強的聖祖都不適合用「宏大」來形容。

    方運道:「說吧,你們都有什麼計劃,還有什麼后招。」

    「你覺得我會跟你說嗎?」敖旁冷漠地道。

    「如果你說了,我可以放你離開。」方運道。

    敖旁哈哈一笑,道:「我敖旁豈是怕死之龍?我得大天尊感召,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為了大天尊,我願意捨棄一切,更何況區區生命!你或許知道大天尊的身份,但你永遠不知道大天尊的偉大與至高。你們,不過是在拖延時間而已。待大天尊力量恢復巔峰,你們必然會如羔羊般臣服,一切的抵抗,都是徒勞。你無非是一隻比較聰明的羔羊,至於這滿殿三千聖,不過是死魚爛蝦。」

    「放肆!」

    「好一個敖旁,事已至此竟依舊不知悔改。」

    「當年先聖們真該殺了你!」

    「畜生!」

    大殿里的眾聖不敢多言,只是在輕聲喝罵。

    方運卻並不在意,道:「不錯,你歷經如此多年,依舊對那位忠心耿耿,難能可貴。可惜,你終究太蠢了。」

    敖旁冷聲道:「本聖輔佐鎮獄邪龍崛起,又輔佐古妖眾祖,最後屠滅龍族,何來太蠢?若不是古妖自大,做了錯事,導致龍城化為龍魂世界,本聖何至於困於此地?即便本聖困於此地,也暗中相助妖蠻滅了古妖。本聖一人將三族萬界之主玩弄於股掌之間,你又算什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