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些妖王大妖王還好一些,許多妖王之下的妖蠻被活活撞死,血肉漫天飛散。

    「還敢擋?」負岳想到大哥責備的眼神和敖煌嘲笑的表情,惱羞成怒,猛地探出頭,一歪頭,張口噴出漫天血霧,落在九星山上。

    九星山華光大作,嗡嗡巨震,隨後,山前浮現一面銀色的祖威巨浪,鋪天蓋地,橫跨整座兩界山,高達十萬丈,彷彿滅世海嘯。

    鼠洹暴跳如雷道:「你身為大聖,竟然對聖位之下出手!萬界各族必不饒你!你停下!停下!」

    「這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擋不住!」

    負岳暴喝一聲,祖威巨浪轟然拍下。

    鼠洹大罵一聲,不得不喊道:「請先祖現身!」

    寄居在鎮祖山中的聖祖化身,突然出現在鎮祖山之上,那是一頭半透明的狼族聖祖。

    嘯星。

    那嘯星化身並不大,一身銀白色的狼毛,額頭有彎月,極為英武,不過十餘丈,連皇者都不如,但他站立在鎮祖山的山巔,宛若萬世之主,十界之王。

    浩蕩的祖威巨浪宛如小石頭落水激起的水花,無聲無息消散。

    滅世海嘯,徹底退潮。

    嘯星化身微微皺眉,看著陌生的負岳。

    負岳立刻向後倒飛上天,並小心翼翼撅著屁股防止撞到兩界山。

    負岳笑嘻嘻道:「小聖見過聖祖嘯星,小的不是與妖蠻為敵,只不過是打得興起,這就離開,您可別出手殺我。再說了,您的分身也就是大聖巔峰,殺我還得費一番功夫。其實殺我不算什麼,萬一把聖元大陸的孔聖意志驚醒,您肯定要吃點暗虧。對了,您老去哪兒逛去了,怎麼這麼多年沒見您了?」

    嘯星眉頭皺得更厲害,古妖不都是豪情萬丈、蓋世無雙,哪怕遇到強大對手也寧死不降嗎?這頭古妖大聖怎麼嬉皮笑臉,看上去是認輸,但話里話外還藏著刺兒,最後還套近乎?

    嘯星分身早與本體斷了聯繫,冷哼一聲,目光繞過嘯星看了一眼兩界山,眼中流露出複雜的目光。

    當年孔聖只手壓妖界,他的這尊分身出現過,本想鎮壓孔聖,哪知竟然奈何不得孔聖,最後也就不了了之。若自己在這裡大打出手,等於先壞了規矩,孔聖巴不得滅掉自己這具化身。

    「滾吧!」嘯星終究是聖祖,懶得跟負岳計較。

    負岳笑嘻嘻道:「多謝聖祖老爺饒命,您放心,以後小的絕不與妖界為敵。」

    嘯星冷哼一聲,扭頭看了一眼殘破的妖蠻城,又不悅地掃了鼠洹一眼。

    鼠洹嚇得身體一顫,連忙低下頭。

    嘯星又是冷哼一聲,回到鎮祖山中。

    鼠洹長長鬆了口氣,抬起頭,正要嘲笑負岳,睚眥欲裂,全身毛髮炸起。

    負岳竟然突然從天空發起衝鋒,九山如長車,開始第二次大撞擊!

    「負岳我……」

    鼠洹破口大罵,寄存於祖寶中的聖祖分身是強,但每次出現會消耗巨大的力量,而且回返之後,下一次再出現需要數息的時間才能積蓄足夠的力量,因為分身是寄居其中,無法獨立存在。

    鼠洹還沒等罵出口,僅僅罵了三個字,負岳就已經撕裂空間,攜帶煌煌聖威,撞在鎮祖山上。

    世界崩滅,天地晦暗。

    這一次,鼠洹沒能擋住。

    鎮祖山連通鼠洹一起被負岳撞飛,腳下大地炸裂,身後空間崩碎,所過之處,妖蠻城的一切皆化為虛無。

    離兩界通道近且聰明的妖蠻半聖直接扎進兩界通道的大漩渦中,那些離得較遠且不夠聰明的半聖,愣了一下。

    就是這短短的一剎那,九山負岳如同一群遠古猛獁象衝進螞蟻窩一樣,橫掃一切。

    兩界山裂而不碎,完好無損的妖蠻城先崩塌了!

    準確地說,被直接夷平!

    城中數億的妖蠻,包括妖界的各大強軍,各族精英,甚至祖神一族,都被祖寶的威能徹底化為虛無。

    不止普通妖蠻,那些沒逃走的半聖,也直接被負岳的力量和祖威屠滅。

    兩界山的城牆上,神光閃耀,祖威餘波衝擊城牆,但盡數被擋下。

    兩界山中,人族目瞪口呆望著前方。

    妖蠻城原址徹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條大溝,這是對負岳來說,對人類來說,是一條大峽谷。

    而且這條大峽谷還在不斷延伸。

    龐大的負岳沒完沒了地向前撞擊,鼠洹已經被鎮祖山壓在山下,如同死屍一樣被壓在地上並隨著鎮祖山後退。

    鼠洹翻著白眼,口吐白沫,身體不斷崩解又不斷癒合,已經被撞得神志不清,無法再次喚出嘯星。

    數息后,負岳停下,並賊頭賊腦地探出頭,正要誅殺鼠洹,見那鼠洹猛地吸了一口氣醒過來,他不得不迅速縮小,轉身躥回兩界山。

    「你……」鼠洹一口氣憋在嗓子里,差點又昏過去。

    他現在很想再次喚出嘯星化身,但知道喚出來也是白費,一邊在心裡咒罵著,一邊爬起來,望向妖蠻城原址。

    那裡已經沒有妖蠻的絲毫痕迹,被一條大峽谷取而代之。

    「負岳,我草你祖宗!」鼠洹破口大罵,絲毫不顧及大聖威儀。

    鼠洹第一次見到比鼠族更卑鄙的古妖。

    負岳已經化為一人高的直立烏龜,站在兩界山上,嘿嘿壞笑。

    這時候,那些被擊飛的大儒已經重新回到兩界山,充滿敬畏地看著負岳。

    他們當年就知道方運這個小弟不簡單,沒想到竟然恐怖到這種程度,差點把妖蠻大聖玩死,哪怕是現在的方運,都未必有這等實力。

    負岳得意洋洋掃視一眾大儒,道:「我乾的不錯吧?以後在我哥面前多美言幾句,讓我哥誇誇我。」

    大儒們紛紛誇讚,負岳的小尾巴都翹到天上去了。

    龍庭大殿之中,眾聖收回目光,這意味著第二次兩界山大戰已經徹底結束。

    「雷師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小龍佩服!」敖澈低頭稱頌。

    「小龍佩服!」眾聖也急忙低頭稱頌。

    方運掃視眾聖,卻不談兩界山,道:「龍城出世,眾聖來襲,需要解決。你們也不用怕我奪權,等忙完龍城的事,我就返回聖元大陸。」

    「您是雷師,便是龍城之主,沒有什麼奪權不奪權的。」敖澈急忙道。

    方運看了一眼敖澈,道:「等忙完人族的事,我會再回來,接下來,龍城要去一個地方。或者說,修復好龍城后,我會讓龍城前往該去的地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