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七龍印璽立刻高高躍起,然後重重在諭令上加蓋自己的印記,最後捧著空白諭令送到方運面前。

    方運聖念一掃,便在諭令之上留下命令。

    諭令飛到敖德面前,敖德猶豫數息,接過諭令,轉身向大殿外游去。

    眾聖看著敖德的背影,各有所思。

    剛才敖德的猶豫很明顯,還是懷疑方運的諭令是否有效。

    其實,一些聖位同樣懷疑。

    方運向那龍井之中看去。

    就見此刻的負岳正站在城牆之上,意氣風發,指點江山,過足了嘴癮。

    至於那大聖鼠洹則惡狠狠地看了看負岳,帶著鎮祖山破界離開。

    至此,兩界山外再無妖蠻。

    妖界通往人族的唯一通道,暫時封閉。

    方運點點頭,龍井一閃,浮現出龍族半聖敖德。

    眾聖從敖德斜後方的角度看著敖德。

    敖德手持諭令,不斷利用海眼傳送,最後抵達外城。

    敖德拿著諭令,遙望天空,猶豫片刻,一咬牙,周身聖力蕩漾,如同一道金光,直衝天際。

    眾聖緊緊地盯著敖德,因為若諭令無效,敖德會在離開龍魂世界的途中被攻擊。

    不多時,龍鏡中的畫面突然出現變化。

    敖德不再置身於蔚藍的天空之中,而是置身於漆黑的星空之中,下方則是巨大的藍色球體。

    「呼……」

    敖德長長鬆了口氣,一臉后怕的模樣,引得眾聖露出善意的微笑。

    一些聖位暗暗慚愧,看來方運的諭令的確有效,不應該懷疑。

    隨後,敖德按照方運的指點,來到最近的一處赤道圓環樞紐,向半聖故居中注入聖力。

    故居後方出現一道巨大的筆直的空間裂痕,空間裂痕不斷擴充,形成一扇高達千丈的大門。

    早就準備好的工界大儒們小心翼翼地飛了出來,他們每個人都駕馭飛行機關,穿著適合複雜環境的工家鎧甲,甚至還有完全透明的頭罩。

    一次出現三百餘大儒。

    眾聖只看了一眼,就驚呆了。

    這些大儒身上的鎧甲和乘坐的飛行機關造型古怪,但卻不會讓龍族眾聖如此驚訝,讓他們驚訝的是,這些機關和鎧甲,全部攙雜著大量神金!而且品質極高!

    一群大儒的機關使用神金?

    天工殿掌殿敖煦突然面露尷尬之色,自己是龍族最懂機關的,但是,完全看不懂這些大儒機關的構造原理。

    一些專研機關、煉器的龍族聖位則全都露出羨慕之色。

    那些人族大儒面露驚喜之色,全都在感嘆文曲星光以及龍城的雄偉。

    很快,工界大儒們接受了新的環境,開始修復海眼。

    敖煦正要開口提醒方運,但看到方運正緊閉雙眼,便意識到方運在幹什麼,立刻閉嘴。

    眾聖看到這一幕,也都猜到緣由,全都靜悄悄地等著。

    方運的頭部散發著淡淡的聖念波動。

    方運正在閱讀龍城的典籍。

    眾聖繼續去看那龍井,就見人族大儒好像實在聆聽什麼,然後開始討論,接著再聽一陣,再討論,如此反覆數次之後,便直奔那樞紐中的一處大海眼,開始修復機關。

    眾聖看得出來,方運先閱讀龍城之中關於赤道圓環的典籍,然後再通過工界指點那些工家大儒。

    一開始,工家大儒在修復的過程中不斷聆聽和討論,但很快,方運便不再指點,他們自行修復。

    方運道:「本聖會激發龍城儲備力量,增強龍城防護,阻擋外界眾聖進入。待赤道圓環修復完成,便可停止使用儲備力量。」方運說完,再度閉上眼睛。

    眾聖看向方運,發現方運還在翻閱龍城典籍。

    眾聖也不做聲,靜靜等待。

    這一等,就是十二天。

    整整十二天後,方運睜開眼睛,雙目之中充滿血絲,但血絲正在以極緩慢的速度消散。

    眾聖想到一個可能,無不駭然。

    敖澈試探著問:「陛下,您閱讀了多少龍城典籍?」

    「全部。」

    眾聖越發心驚。

    龍城的各種虛樓珠和石刻的記載無窮無盡,遍布全龍城。

    龍帝或許能在短短十幾天內閱遍所有典籍,但大聖和半聖絕對做不到。

    他們發現,方運不僅做到了,而且自始至終氣息沒有減弱,聖念沒有損耗,這說明方運的聖念遠超想象。

    方運又閉上眼,休息數息,再度睜開眼,雙目之中散發著奇異的光芒,那是智慧之光,也是滄桑之光。

    方運看了一眼龍井,道:「我該教的已經教會他們,第一座海眼的修復材料由工界出,等修復完成,你們便可以通過海眼把他們所需的材料挪移到赤道圓環。我的化身在工界之中,可以指點他們,那裡已經不需要我。」

    方運說完,掃視眾聖,問:「敖雨薇與敖煌參與的龍海試煉,大概多久結束?」

    「啟稟陛下,這個時間難以確定,您既然翻看了典籍,也曾照見他們倆,應該知道在下所言不虛。」敖澈道。

    方運點點頭,道:「敖雨薇或許能儘快封聖,至於敖煌,會在裡面熬很久。」

    說完,方運看向敖賢與敖瀚。

    就是這兩尊大聖,在剛才堅決反對方運。

    那敖瀚還好,那敖賢簡直把方運當成死敵。

    兩尊大聖身體一顫,在兩聖的眼中,方運的身體突然變得無比巨大,宛如一顆星球那麼大,身化星辰巨人,俯視天下,祖威澎湃。

    敖瀚立刻道:「小龍有罪,甘願受罰。」說完,額頭貼地,不再多言。

    敖賢則急忙辯解道:「啟稟陛下,屬下雖然對您口不擇言,但那是因為之前並不知道您的真實身份,不知者不罪。若是確定您是雷師,給我一萬個膽子也不敢違逆您。更何況,我這些年為龍族奔波,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現在正是龍族用人之際,小龍願意戴罪立功!小龍知道錯了,還請陛下給小龍最後一次機會。」

    方運面色不變,但那七龍尊者氣得咬牙切齒,恨不得上前咬死敖賢,卻對敖瀚視而不見。

    方運輕哼一聲,看向敖瀚道:「你身為龍族遺脈,管教後裔無方,不知悔改,反而惡意攻訐本聖,本應誅殺。但念在龍族用人之際,你又真心悔改,便減輕懲罰,自去龍獄,領扒皮、抽筋、碎骨與火刑。之後,許你將功贖罪,統領外界龍族,配合人族進攻妖界。」

    敖瀚用力磕頭,一邊磕一邊感激地道:「多謝陛下寬恕!多謝陛下寬恕!多謝陛下寬恕……」

    眾聖鬆了口氣,雖然四刑的過程極為殘酷,但四刑過後,敖瀚沒了性命之憂。

    「至於你……」方運看向白龍大聖敖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