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嗚……」

    海螺聲聲,嘹亮悠長。

    兩側的海洋之中出現大片的陰影,那陰影不斷上浮,最後浮出水面。

    一座座方圓上百里的巨大怒濤戰台卧在水面上,無數精銳水族站立在怒濤戰台之上。

    夕陽之下,兵器林立,天地寒光,遠勝冬雪。

    數百億的水族排列著整齊的隊伍,分散在各處怒濤戰台之上,毫不畏懼的看著方運。

    他們彷彿成為敖泯的戰甲,成為敖泯的披風,與敖泯融為一體。

    西海龍聖敖泯乍一看,只是一條普通的白龍聖,但若仔細看去,便會發現他周身散發著一層又一層奇特的光芒,有眾生之光,有西海水光,有聖威光芒,有聖道護體,有大聖寶光等等等等……

    敖泯的身軀,彷彿是一座被無盡威能保護的世界。

    敖泯的身後,浮現一顆巨大的星辰,星辰之上,完全由海水組成。

    那些海水之中,億萬水族在繁衍生息。

    敖泯驕傲地昂起頭,居高臨下看著方運,雙目之中,充滿王者威儀。

    方運卻梗著脖子,抬頭望天。

    兩人僵持許久,敖泯的巨大龍眼中神色微變,似是有些惱意。

    敖宙面露無奈之色,有點不敢看敖泯。

    因為,自己當年在敖泯面前不值一提,一江之主永遠比不了一海之主,更何況一個是蛟龍,一個是真龍。

    不多時,敖泯反應過來,冷哼一聲,龍鬚飄蕩,道:「怎麼,你在看人族的聖道支流還剩多少嗎?」

    方運依舊沒有看敖泯,而是繼續抬頭望著天,輕嘆道:「我人族歷代先聖,寧求聖道支流,不求百年之壽,當真令人敬佩。不知我跌落巔峰后,會不會如他們一樣,那般捨得。」

    敖泯譏笑道:「我們猜測不錯,人族眾聖,果然愚蠢。若他們老老實實活著,人族哪怕沒有百聖俱在,也有半百之聖,豈會畏懼妖界。」

    「現在我們也未曾畏懼。」方運這才望向敖泯。

    敖泯微微一愣,的確,第二次兩界山之戰,人族勝利。

    敖泯冷哼一聲,道:「我本以為你會帶著負岳或其他幫手來,沒想到只身前往。看來你很有自知之明,不欲挑起戰事。說吧,有何貴幹。」

    「我不是龍嗎?我就是幫手!」敖宙怒道。

    敖泯輕蔑一笑,道:「水族的敗類,三姓家奴!當年我還覺得你有我的血脈,現在看來,你不知是哪條雜種龍的後裔。」

    「我他么……」敖宙正要大罵,方運輕輕一跺腳,敖宙不得不閉上嘴,盯著敖泯,眼中閃爍著危險的光芒,很快,看向兩側的水族,眼中殺意大增。

    方運看了一眼敖泯,又掃視前方,道:「你還有多少幫手,一起出來吧。」

    「何須幫手,你若敢動手,我一龍足矣。」敖泯微微抬頭下巴,傲視十方。

    「沒想到,你西海龍宮竟然有這等好東西。」方運的目光彷彿穿透時空,看穿敖泯的身體,落在敖泯的雙眼深處。

    敖泯哈哈一笑道:「不錯。我也沒想到,那日的黃口小兒,竟然獲得龍帝血脈,在龍城作威作福,鬧得天怒人怨。你的龍帝威壓,對我無用!」

    敖宙心中一驚,哪怕是龍庭的滿堂眾聖都不敢小看方運的威壓,這個敖泯竟然完全不在乎方運的威壓,難道敖泯有特彆強大的寶物?

    敖宙迅速回憶有關敖泯的種種傳說,敖泯擔任西海龍聖多年,積累之厚,遠超尋常半聖,龍族畢竟是曾經的萬界之主,統治萬界的時間比古妖和妖蠻加一起都多。

    四海龍族可不是龍城那些戰魂,而是真正的封疆大吏,他們不僅遊歷萬界,還執掌遠古四海龍宮,不知道得了多少寶物。傳說中,四海龍宮都有祖寶鎮守,這是古虛都沒有的。

    「陛下,您小心點,這個敖泯恐怕比古虛都難纏。他既然不怕您的威壓,也就不怕您的血脈剝奪,您的雷師身份可能對他無用。還有,您千萬別中他的計,他故意派遣億萬水軍,就是讓您殺的,一旦您殺戮過多,會引發反噬,甚至整顆聖元星都會敵視您,這也是我們水族一直沒有殺光人族佔領陸地的原因。」敖宙暗中傳音給方運,心中有種預感,這個敖泯的積累,比古虛更加深厚!

    「敖賢的話,你都信了?」方運泰然自若,無比洒脫,絲毫沒有因為大敵當前而像敖宙那般緊張。

    敖泯眼中閃過一抹警惕,微微一笑,道:「看來你在龍城地位不低,能猜到我與敖賢陛下相交多年。不過,本聖時間有限,你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如果沒什麼事,滾回你的聖元大陸,離本聖的西海遠點!」

    說完,敖泯浮現五龍印璽!

    浩瀚的龍威籠罩整座西海,所有水族全都低下頭。

    連敖宙都不由自主稍稍低頭。

    唯有方運不受影響。

    方運面不改色,緩緩道:「當年我從登龍台回來,為了祖龍真血,你不顧半聖的體面,化人降世,到我門前威逼我交出祖龍真血,最後被陳聖逼走,此乃罪一。」

    敖宙看著敖泯,忍不住露出鄙夷之色,堂堂龍族半聖,竟然從一個小讀書人手裡搶東西,全然忘了自己之前也想本體出江,結果被孔家家主生生嚇回水裡。

    敖泯詫異道:「我乃祖龍後裔,取先祖聖血,何錯之有?更何況,我願以等價之物交換。」

    「祖龍後裔?你已經不是了。」方運淡然道。

    敖泯突然皺起眉頭,心中突然升起一種不妙的預感,但又說不清道不明,立刻檢查了自己的身體,總覺得什麼東西突然沒了,可什麼都沒發現。

    「你不要裝神弄鬼!」敖泯道。

    方運望著敖泯,又道:「身為人族盟友,你屢次派遣手下暗中害我,此乃罪二。」

    「哼!」敖泯似是懶得反駁。

    「身為水族龍聖,竟然使用外放祖寶,並親自出手,欲在寧安殺我,此乃罪三。」

    敖泯想起被東海龍宮收取的祖龍聖牙,恨得咬牙切齒,那可是真正的祖寶,是西海龍宮的象徵。

    祖龍聖牙被收走,敖泯在其餘三海龍聖面前都抬不起頭來,雖然他恨東海敖禹,但更恨方運。

    當年敖泯本以為憑藉祖龍聖牙暫時壓制聖廟力量,讓人殺死方運,結果方運沒死,他惱羞成怒親自出手擊殺,但人族眾聖早有防備,直接使用書山鎮壓西海,逼得他收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