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色昏暗,已入暮夜。

    敖泯兇狠地盯著方運,但是,他的目光深處還有一絲動搖。

    敖賢的密信中說,方運為了拯救人族,透支了所有的力量和寶物,甚至以犧牲壽命為代價,斬殺眾多半聖,差點跟古虛同歸於盡。敖賢甚至派人相助,但是,多日過去,敖賢再無音信。

    敖泯心中掙扎,回想敖賢的許諾,回想妖界的許諾,回想自己準備多日的手段,眼神始終游移不定。

    「你與妖蠻勾結,妄圖在龍城殺我,此乃罪四!」

    「你與敖賢勾結,妄圖在西海殺我,此乃罪五!」

    敖泯突然嘲笑道:「方運小兒,你用人族的法,定我龍族的罪嗎?」

    方運卻沒有回答,繼續道:「你勾結人族內奸,派遣鯊聖殺害半聖陳觀海,並讓內奸阻我斬鯊聖!此乃罪六!」

    敖泯神色微動,隨後哈哈一笑道:「怪不得你四劍鎖舊桃山,看來你是恨宗莫居阻你斬殺鯊渾。何必呢?就算他不出手,我也會出手,鯊渾絕不會死。」

    「哦?看來你已經承認宗莫居與你勾結?」方運問。

    敖泯猶豫了一剎那,用力點了一下頭,道:「本聖已經封海,也不怕消息外泄。對,我承認我與宗莫居交好,而且已經跟他商量好,引妖蠻入聖元大陸,並推舉他為聖元大陸之主!所以,他才答應與鯊渾聯手殺死陳觀海,並在最後阻攔你!這個罪名,我承認!」

    敖宙急忙暗中傳音道:「陛下,您千萬別中了他的計!我知道您與宗聖不合,但他明顯在攀誣宗聖,就是為了製造人族內部矛盾,讓你與宗聖內鬥,消耗人族力量!宗聖或許阻擋您的聖劍,但絕對不可能聯手鯊渾殺陳觀海。陛下,您千萬不要被他欺騙!」

    方運好像完全聽不到敖宙的聲音,面露悲傷之色,甚至顯得稍微猙獰。

    方運眯著眼睛,盯著敖泯,咬牙切齒道:「你確定,陳觀海之死,跟宗莫居那個畜生有關?」

    敖泯嘿嘿一笑,道:「當然有關。當年狼戮活著的時候,我、狼戮和宗莫居,我們三個商量過吞併景國,為此,我還贈送給宗莫居許多寶物。你們若是去宗家徹查,必然會發現我西海龍宮的寶物,那些就是證據!怎麼,宗莫居出賣了我?呵呵,你問問,他的聖劍的龍氣是誰提供的!」

    「原來如此!那我就記下你今天的話,去質問宗莫居!」

    方運說著,右手托起一顆虛樓珠,裡面依舊在記錄發生的一切。

    敖泯怒道:「方運,你身為半聖,怎麼會做如此卑劣之事,竟然用虛樓珠記錄!我明白了,你就是趁我大意,故意誘騙我說出這些事,卑鄙!」

    敖宙又傳音道:「陛下,這敖泯太假了!比甲魚都假!他明顯是在配合你……」

    敖宙愣了一下,突然停下。

    他看著方運,神色一暗,突然明白了什麼。

    有些或是假的,但方運的悲傷,不是假的。

    「這便是宗莫居的罪證,殺了你,我找他算賬!」方運說完,收起虛樓珠。

    敖泯笑了笑,道:「現在你已經找到宗莫居背叛的證據,就不用繼續裝模作樣了吧?你可以離開西海了!如果你喜歡,我可以配合你龍血漫灑西海,讓萬界都知道你重創了我。」

    「你有罪未贖,我怎麼能離開!」方運平靜地看著敖泯,表情冷漠。

    「哦?難道方聖此次前來,真要我敖泯留下點什麼?」敖泯面色一冷。

    突然,億萬水軍高聲呼喊,聲勢震天。

    敖泯露出淡淡的微笑。

    「來而不往非禮也,你當年登門拜訪,要取我一物,我這次來,當然也應取你一物!」方運說著,一張口,真龍聖劍飛出。

    敖泯和敖宙都是神色一變,盯著懸在方運面前一尺長的真龍聖劍。

    人族唇槍舌劍一直都很小,哪怕化為聖劍后也不大。

    敖泯與敖宙都見過人族半聖的聖劍,但是從沒見過龍威如此重的真龍聖劍。

    這把真龍聖劍被濃厚的金光包圍,完全看不到劍身。

    這把劍看上去無比沉重,敖泯與敖宙都感覺有什麼東西壓在自己心頭。

    敖泯驚道:「這是九紋……不是,是十紋真龍古劍?你哪裡來的龍氣?小半個龍城的龍氣都被你掏空了?」

    敖宙想起方運在龍帝台上的一幕幕,心中無比羨慕,說不定,方運抽走的龍氣比想象中更多。

    「你眼力不錯,竟然能認出是十紋真龍古劍。」方運道。

    敖泯立刻問:「真龍古劍自七紋開始便有一種龍族天賦或威能,每升一層,便增加一種新能力,你劍成十紋,應該獲得一種半聖威能,是那一種威能?」

    「你一試便知!」

    方運說完,真龍古劍突然消失不見,好像徹底融入空氣之中。

    敖泯全身龍鱗炸起,吼叫道:「你的真龍古劍竟然掌握虛空穿梭!這可是和虛空挪移並列的大聖威能!」

    敖泯在叫喊的同時,身體猛地上升,就在這一剎那,他肚皮下方出現一抹金光。

    真龍古劍竟突然出現在他原本腹部所在位置,他若是沒有急速上升,身體會被真龍古劍刺穿。

    敖宙僅僅是看著就一身冷汗,這才多久不見,方運的真龍聖劍怎麼比之前強那麼多?

    唇槍舌劍本來就以速度和威力見長,一旦能虛空穿梭,那豈不是堪比大聖寶物?

    敖宙心道,真龍古劍之前就是八紋,現在直升十紋,應該獲得兩種威能,按照方運的習慣,不可能直接暴露最強力量,也就是說,虛空穿梭只是九紋威能。

    九紋威能就這麼強大,十紋威能,豈不是突破天際?

    敖宙看著敖泯,突然發覺,敖泯或許準備十足,但方運既然敢來這裡,豈能沒有準備?

    算了,好好旁觀吧。

    敖宙覺得自己之前白操心了。

    金光一閃即逝,敖泯感應到空間波動,立刻下降,就見真龍古劍順著他的背鰭掠過,與他背部的重重金光相遇,將金光層層切開。

    敖泯正要繼續下降,突然發現下面又有空間波動,急忙上升。

    接下來,億萬水族看到,讓他們無比敬仰的西海龍聖,竟然一會兒上一會兒下,一會兒左一會兒右,好像在跳舞。

    數息后,敖泯暴怒道:「你敢耍我!」

    「你想多了,試劍而已。」方運之前經歷的戰鬥都在聖地,與真正的巔峰半聖戰鬥,還是有一定的不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