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敖泯恨得咬牙切齒。

    一旦進入不滅聖地,就會跌落最低境界,一切外物不能用,然後殺一萬同境界各族對手不死才能晉陞。

    方運進出三次,就意味著至少殺死三萬半聖!

    敖泯這一生所見的半聖總數都沒超過三百。

    如果把不滅聖地的戰鬥當作實戰,那論聖位戰鬥次數,方運比歷代人族眾聖之和都多,更是遠遠超過敖泯。

    敖泯無法容忍連龍族眾聖打破頭都要擠進去的不滅聖地,方運卻能肆意進出。

    因為除非立下極大的功勛,否則一尊半聖,哪怕是真龍半聖,一生也只能進入一次不滅聖地。

    敖泯看著方運,眼中閃爍著嫉妒羨慕的光芒,因為他發現,方運現在的戰鬥方式,已經遠超普通半聖。

    如果說控制真龍聖劍還只是尋常戰鬥方式,那剛才破解萬龍冰山的手段,已經不再是尋常。

    尋常的聖道戰鬥,就是力量的對撞,甚至大聖都在使用這種手段。

    但方運,是先解析敵方力量的聖道結構,尋找力量的薄弱點,以聖道對聖道,只付出極少的代價,就能解決一切力量。

    一般來說,各族群只有聖祖才能做到,這是對聖道掌握到極致才能具備的手段。

    但是,極少數的人族半聖和所有亞聖,卻能做到這一步。

    人族彷彿天生就是萬界的顛覆者。

    至今為止,各族群也不明白為什麼人族能做到這一點,他們不明白原理。

    但是,沒有一尊人族半聖在封聖不久就能掌握解析敵方聖道的能力,哪怕是最有智慧的半聖,在一開始也連自己的聖道都難以解析。

    方運倒好,封聖時間如此短,不僅能解析自身聖道,還能解析敵方聖道,這在萬界從未有過。

    簡直就是萬界新物種!

    方運幾乎要顛覆了人族。

    敖泯第一次懷疑,自己殺方運的計劃可能是一個錯誤。

    比敖泯更震驚的,是敖宙。

    在方運跟古虛的戰鬥中,敖宙雖然震驚於方運的強大,但內心還是有一絲的不服氣。

    因為,敖宙壽命綿長,見過各種族群的手段,見過人族頂尖眾聖的手段,總覺得那時候的方運除了力量強大,一無是處,對聖道的理解甚至不如自己。

    但短短的時間裡,方運成長到讓敖宙心服口服的程度。

    敖宙看著方運,彷彿看到人族最頂尖聖位們的影子,包括孔子。

    彈指碎冰山,三聲驚萬龍。如此簡單的過程,展現了方運對聖道的高度掌握。

    「那麼,我就讓你見見你沒遇到過的戰技!」

    敖泯說完,大聲咆哮,聖道龍力噴薄而出,瀰漫天地,方圓萬里金光燦爛,如旭日初升。

    天地間的聖道積蓄凝聚,敖泯周身浮現密密麻麻的淡白色聖道軌跡,如星辰運行,瞬間構建出強大的聖道偉力,化為戰技。

    「星海葬聖!」

    「大聖戰技!」敖宙失聲驚叫,這可不是三海之主的力量催生的戰技,而是貨真價實的大聖戰技,再加上三海之主的力量,那敖泯已經可以對抗貨真價實的大聖。

    方圓萬里,天地純黑。

    這一剎那,聖元大陸凡是看向西海方向的人,都會發現西海突然暗了下來。

    彷彿萬星消失。

    在純黑的西海之中,一滴晶瑩的水滴出現,彷彿來自至高的星空,又彷彿來自無盡的地底。

    這水底在空間上是在方運的正上方,但在感知中,卻在方運的腳下。

    空間迷亂,八方不定,真正的大聖偉力。

    敖宙只覺渾身無力,眼睜睜看著水滴落下,落在方運身上,包圍方運。

    方運仿若被放入水滴的木偶。

    水滴包裹方運,不斷下落。

    最後落入海中。

    一環又一環的漣漪散開,漣漪所過之處,漆黑的海水變得明亮,銀光閃爍,彷彿有無數魚群翻騰。

    敖宙仔細一看,就見漣漪過處,每一滴水,都化為一顆星辰。

    下方的西海,彷彿化為星辰海洋。

    敖宙面露複雜之色,自己跟這種真龍半聖比,還是差太多了。

    別說像方運那樣解析敖泯的聖道,根本就看不出這種是什麼力量!

    敖宙拚命去看,最終隱約看到,包圍方運的水,化為一座棺材,如同一顆星辰,被流放到萬界之中。

    敖泯看了一眼震驚的敖宙,淡然一笑,道:「不要找了,他已經被我徹底流放。這是本聖聯合龍族戰技與人族法家的『大流放術』而創造的新戰技,也是貨真價實的大聖戰技!」

    敖宙看著敖泯,心中充滿濃濃的敬畏,歷代以半聖之身創造大聖戰技的,無一例外都是萬界天才,只要沒出意外死去,最終必然封祖。

    半聖之身創造大聖戰技,這不僅是對聖道偉力的掌握達到極致,也是一尊半聖智慧的象徵。

    敖宙畏畏縮縮道:「敖泯陛下,原來您沒有固步自封。」

    敖泯哈哈一笑,道:「你以為本聖是那種抱殘守缺的蠢貨嗎?當年龍族自以為萬界之主、眾國之王,結果被古妖輕易擊敗。接下來古妖狂妄自大,被妖蠻擊潰。後來妖蠻還沒有頹勢,就被孔聖一人力壓一界。我若是看不到人族的強大,也不配當這西海龍聖。你以為,本聖處處跟方運作對,是為了什麼?」

    「什麼?」敖宙虛心求教。

    「恐懼。」敖泯道。

    敖宙瞪大眼睛,有些不理解。

    敖泯望著遠方,輕聲一嘆,道:「我在恐懼!孔子之後,人族血脈不斷,精神延綿,最可怕的就是知識傳承。斷了人族血脈,斷不了精神,斷了人族精神,斷不了傳承。區區一個方運,便能讓人族有中興之勢,若是再來幾個,妖蠻又算什麼?我龍族,以後如何崛起!不滅方運,我敖泯豈能率領龍族重踏巔峰!敖禹那個老匹夫,自以為算盡一切,最終也只配跟在人族後面撿一些殘羹冷炙,成為萬界乞兒!」

    敖宙沒想到,平時看似並沒有多麼了不起的敖泯,竟然有如此大的胸襟,甚至勝過那龍族大聖敖賢,他的眼光,竟然如此獨到。

    「我為龍族,豈能屈居人下!」敖泯的聲音鏗鏘有力,天地共鳴。

    說完,敖泯冷漠地看了敖宙一眼,道:「你雖投靠方運,也是迫不得已,並未攻擊本聖,可見你非是蠢貨。今日立下血誓,歸附本聖,本聖還你長江之主的身份,甚至讓你成為聖元大陸水系之主!即便妖蠻破界而來,也奈何不了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