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讓敖泯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個昔日的小跟班,沒有絲毫的心動。

    敖宙尷尬一笑,道:「敖泯陛下,小的確實不如您,但小的說句實話,您別介意,萬一您贏了,也別為難小的。我就是順嘴提醒您一句,您別當真,就是吧……那個吧……」

    敖宙一臉犯難,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

    敖泯冷哼一聲,道:「有話快說,有屁快放!不說,本聖連你一同鎮壓!」

    敖宙無奈道:「那我就直說了,您別生氣。其實,您單用龍族的戰技,方聖的反擊或許會有些吃力,但用融入法家聖道,對付我甚至對付敖禹都十拿九穩,但對付方聖,有點班門弄斧了。我可是親眼看到他以法家聖道,使用大流放術和畫地為牢的天獄萬重。而且……好像比您厲害那麼一點點。」

    敖宙至今都記得那狼固聖和牛迅聖在方運面前無力的場面,那時候的方運遠比現在的敖泯瀟洒。

    敖泯皺眉道:「你說他能使用大流放術和天獄萬重?不要說笑了,歷代法家半聖哪個不是苦修多年才掌握這兩種法家力量。你親眼看到的?」

    敖宙很想說自己不僅親眼看到,還不得不假裝被氣瘋充當方運的打手,交了投名狀,這才保住性命。

    但就在這時,一個清越嘹亮的聲音響起。

    「方某無罪,何以葬之?」

    整座西海激蕩起伏,一聲玻璃脆響的聲音遍布西海,就見包裹著方運的水滴升到半空,水滴大面積開裂,表層不斷向下掉落碎塊。

    最終,碎塊落盡,方運重現西海上空,怡然自得,絲毫不像是剛剛被大聖偉力鎮壓的樣子。

    那敖泯則是身形一晃,表面神光暗淡,隨後重重咽了一口東西。

    敖宙一眼便看出來,方運破解了敖泯的戰技,戰技連鎖崩潰,甚至直抵本源,傷到敖泯,剛才敖泯是要吐血,但又生生咽了回去。

    敖宙神色越發乖巧,這才幾天,方運的戰鬥方式就完全變了個樣,對聖道的掌握太可怕了。

    方運看著敖泯,竟然面露欣賞之色,道:「不錯。不愧是龍族翹楚,一海之主。我之前也小看了你,萬萬沒想到你竟然能博採眾長,從你們龍族平時看不起的人族學習。你這謙遜之心,竟讓本聖有了愛才之心,你比龍城那群腐朽的龍魂有眼光,你若能帶領龍族,龍族復興指日可待。」

    敖泯神色無比複雜,聽到方運的話,內心是有些欣喜的,畢竟被人族歷代第一天才誇獎,不可能不高興,這是對自己極大的認可,這可比無數妖蠻半聖的認可更有分量。

    但是,敖泯心中更加警惕,自己和方運仇恨極重,方運竟然沒有滿口喊打喊殺,不僅承認過去的錯誤,還滿口稱讚,這種心態,遠勝任何智慧。

    方運這種人,不會被任何困難擊垮,任何困難,對方運來說,都只是磨礪自身的工具!

    方運看了一眼敖宙,道:「敖泯,你也看到了,敖宙與我之仇,還要不下於你。但我依舊願意接納他,他的能力很強,他的實力不錯,用我們人類獨有的理解來說,他的價值很高。但是,他缺少一樣東西。」

    敖泯表面驕傲,但卻無比仔細傾聽,生怕漏過任何細節。

    敖宙也期待地看著方運,道:「陛下,我缺少智慧嗎?」

    方運微微一笑,道:「你自己都知道缺少的,不算缺少,這證明你意識到,你會本能地想方設法補救。」

    敖宙鬆了口氣,道:「只要不說我傻,我都能接受。」

    「你真正缺少的,比傻還可怕,那就是不可替代性。」方運道。

    敖宙愣了一會兒,突然龍鱗炸起,全身發冷。

    方運的話說的太有道理了,自己哪怕擁有一切,但只要可以被替代,就不會被真正重視。

    敖泯表面依舊倨傲,但內心深深嘆了一口氣,敖宙也算水族頂尖的半聖了,但跟方運的眼界比起來,簡直猶如天淵,不是相差多遠,而是根本不能比。

    方運看向敖泯,道:「我從你身上,看到了極為稀缺的東西,也發現了我之前的盲點。我以為你們龍族都是自大的,總妄想重回巔峰,哪怕是改變,也是迫於無奈,是為了生存。你不同,你既有重歸巔峰的雄心,站在極高的高度俯視天下,又有謙遜之心,站在最低的位置,仰視一切。這種優秀的品質,我從來沒在其他龍族身上見到過,哪怕是敖煌,敖雨薇,甚至東海龍聖敖禹,當然,或許我對他們不夠了解。我和龍族,都需要這樣的人才。」

    「你想說什麼?」敖泯問。

    「我需要優秀的屬下,隨我征戰萬界。」方運道。

    「我自認為難以凌駕於你,但也絕不在你方運之下!」敖泯傲然直視方運。

    方運嘆了口氣,道:「果然,沒有人完美無缺,你的缺點就是,眼界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

    敖宙忍不住低聲提醒道:「敖泯,陛下就是雷師。」

    敖泯愣了一下,臉上神色變幻,目光中流露厭惡之色,道:「我說為何敖賢說話遮遮掩掩,卻又無比憎惡你。原來,你竟然在龍城偽裝成雷師。我之前還以為你是真英雄,現在看來,你無非是個招搖撞騙的野郎中罷了!招攬之事休要再提,當你的屬下,將會成為我此生最大的恥辱!」

    敖宙也愣住了,無奈道:「陛下,您既然起了愛才之心,乾脆借來龍庭之力,將其擒拿。」

    方運卻輕輕搖頭,道:「沒用的,他終究被力量和外界蒙蔽了內心,看不到本質。不是他的理智不屈服,是他的自尊和自他出生后積累的一切錯誤讓他無法屈服。我突然明白我們人族為何在短短几千年就跟上萬界強大的族群,很簡單,我們積累的錯誤並非固若金湯,所以總會被我們親手打破。敖泯,終究被自己的錯誤囚禁。」

    敖宙無法理解,敖泯的臉上浮現猶豫之色,他的理智告訴自己方運說的是對的,自己應該聽從方運的,去改變自己,但是,他又知道,自己做不到。

    方運一眼看穿了敖泯的心思,嘆了口氣,道:「你終究在讓積累的錯誤帶領你。今日,我便斬你今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