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敖泯終於明白方運是憑藉什麼殺死古虛,別說古虛,哪怕自己面對如此兇悍的古妖四凶以及龍蛇雙聖,也非死不可。

    敖泯心中冒出一個念頭,如果之前知道方運如此強,自己還會不會聽敖賢的?還會不會設下埋伏殺方運?

    敖泯的心亂了。

    但是,下一剎那,敖泯發現問題所在,急忙重整精神,拋棄雜念。

    「亂我心者,當誅!」

    敖泯終於意識到,方運已經成為自己聖道的絆腳石,若不殺方運,自己終生無望大聖,哪怕有敖賢等龍聖的相助也不行。

    敖泯眼中閃過一抹厲色,道:「遺脈兩聖,你們兩個分別對陣古城與百臂,章苣和敖冽,對陣百里水母。敖赤疆,你烈焰纏身,不懼劇毒,那蛇聖交給你。敖漠,你對付那頭龍聖。其餘五尊半聖,隨我一起誅殺方運!」

    眾聖轟然領命,各自沖向各自的目標。

    方運立於夜空之中,背後群星之牆時隱時現,頭上出現聖道法冠,身前浮現聖道法典。

    聖道法典書頁翻飛。

    敖泯與五尊水族半聖急忙停下。

    方運左手持法典,右手伸出食指點向魚聖藍尋。

    「以下犯上,大逆不道。大流放術!」

    就見藍尋身上驟然冒出無數鎖鏈,彷彿織成一片漁網,將他徹底包圍。

    藍尋還沒等外放寶物和力量,就被困得結結實實。

    隨後,藍尋身後出現一個空間漩渦,彷彿形成巨大的吸力,藍尋怒吼一聲,便被吸入其中。

    隨後,方運手指一動,敖宙就慘叫著化為流光飛入空間漩渦中。

    「你別對我使用大流放術啊……啊……」

    在被使用大流放術的過程中,身體會受到強大的聖道壓制,如同犯人要挨殺威棒。

    其餘眾聖心中一震,這個方運真狠,連自己的手下都不放過。

    敖泯立刻道:「你們注意,一旦他外放崑崙劍陣,馬上逃跑,千萬不要硬抗。妖蠻那些蠢貨不知道厲害,沒能在一開始反擊,導致被殺了許多。我能調動三海之力與西海龍宮,在他的戰詩未成形前將其擊潰。」

    方運道:「沒想到,你對人族的力量了解如此透徹。」

    人族戰詩的確很強,唯一的問題是化形需要時間,只要在化形的時候製造強大的攻擊,就會影響戰詩化形,導致威能下降。

    這種機會稍縱即逝,但敖泯幾乎相當於大聖,方運再厲害也只是半聖,所以他才能掌握機會。

    「你們是本聖征服萬界的絆腳石,本聖自然一直在潛心研究人族。本聖對人族戰詩的理解,還在許多讀書人之上。可惜,戰詩詞乃是文曲天賜,本聖哪怕想盡辦法,也無法作出一首戰詩詞,至今無法觸摸戰詩聖道。」敖泯的神色有些遺憾。

    「那我就看看,你能阻止我多少首戰詩。」

    方運說完,微微一抬下巴,兩手都沒有動,子夏筆就在自行書寫。

    而且是最普通的戰詩,《石中箭》。

    林暗草驚風,

    將軍夜引弓。

    平明尋白羽,

    沒在石棱中!

    寫完之後,紙頁寶光重重,境界直接上五境!

    敖泯心中一驚,人族別的境界高明,但戰詩詞只有李文鷹在前不久突破五境,方運的戰詩憑什麼直達五境。

    半聖可以讓自己所作的戰詩直接化為聖道戰詩,威能無窮,但再厲害也不可能形成五境聖道戰詩。

    戰詩一旦晉陞五境,哪怕對聖道戰詩也有巨大的增加。

    詩成聖頁燃燒,隨後,一支百丈紅色巨箭懸浮在方運上空。

    百丈巨箭散發著浩蕩的聖威,除了表面聖光重重,看似沒有太特別之處。

    但是,方運身後,白光鋪展,猶如萬里披風,在夜空飄蕩。

    那是無數白色的生靈。

    眾聖一看只是眾生顯現,便鬆了口氣,這很尋常,但看到一半,那口氣硬是被憋回去,沒松完!

    因為,方運身後不只有人族眾生,還有妖蠻眾生!

    眾聖有點呆愣,眾生之力不是普通的力量,需要高度的虔誠才能凝聚而成,方運就算再強,的的確確能馴化部分妖蠻,可那數百億的妖蠻眾生是什麼意思?

    方運不僅勾結古妖,連妖蠻也勾結上了?

    隨著眾生披風鋪開,眾聖更難以置信的一幕發生了。

    方運身後不僅有人族和妖蠻眾生,還有水族眾生!

    不是一百億或兩百億,而是以千億計算。

    眾聖甚至感覺,之所以有數千億水族眾生,不是方運之擁有這些眾生之力,而是因為方運僅僅是半聖,再強也只能承載這麼多眾生之力。

    更多的水族眾生,還無法顯現。

    敖泯心中咯噔一下,心臟好像被拴上一座山,從天空掉落。

    敖泯想起敖宙之前的話,一字一句在腦海中回蕩,其中有一句話,一瞬間在腦海中回蕩了一萬遍,而且還在繼續。

    「敖泯,陛下就是雷師。」

    雷師……雷師……雷師……

    敖泯的腦海中不斷迴響這兩個字。

    在這一瞬間,敖泯周身聖威徹底紊亂,但是,沒有人發覺,因為其餘龍聖已經與方運的下屬開始戰鬥,聖威滿天,聖道雜亂。

    這一刻,敖泯終於有一點點相信,方運極可能就是雷師。

    而之前的戰鬥,他為了避免其餘眾聖暴露行跡,隔絕力量,導致他們沒有聽到敖宙的話。

    敖泯回想之前的種種,回想敖賢的話,又看了看鯊渾,想想自己之前和方運的仇恨,包括不斷追殺方運,包括與雷家聯手,而最重要的是,殺死了陳觀海。

    「已經沒有回頭路了……成敗,在此一舉!」

    敖泯閉上眼,又瞬間睜開,雙眼之中,充滿了堅定。

    「啊……」

    一聲突如其來的慘叫,驚醒敖泯和身邊的四尊半聖。

    眾聖循聲望去,那頭跟古城對戰的白龍聖,已經被撞成碎塊。

    龍聖的聖體非常強大,就見所有血肉迅速凝合,但還沒等完全重生,又被古城活活撞碎,鮮血四濺,漫天飛舞。

    於是,其餘眾聖的戰鬥全停止,全都難以置信地看著一面倒的戰鬥,直到那龍聖被耗盡最後力量。

    古城的城門大開,把那白龍聖虛弱的身體收入城中,直接鎮殺。

    眾聖都愣了,這可是半聖之戰,為什麼差距這麼大?

    那頭已經足夠強大的白龍聖,僅僅是被古城近身後衝撞一次,為什麼就再也沒有還手之力?

    為什麼現在感覺不像是以多欺少,像是被以少欺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