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鯨湖與貝馳得了敖泯的承諾,一咬牙,竟然全都獻祭半聖寶物以及自身三千年的壽命。

    兩尊半聖的寶物不是殘破的龍骨長矛,而是完完整整的半聖寶物。

    那鯨湖一張口,噴吐一條水流,水流之中,竟然有重重山脈。

    山脈成河,大地如水,乃是一顆異星練成的半聖寶物,所過之處,連空間都化為膿水。

    貝馳則是張開貝殼,打出一粒房屋大小的血色珍珠。

    那血色珍珠乃是貝族大聖的遺骸所化,在蘊養萬年,必然可成大聖寶物。

    就見血色珍珠表面白光瀰漫,浮現一尊貝族大聖的浮雕。

    三尊半聖的最強力量,足以擊潰尋常大聖!

    這時候,懸浮在方運上空《石中箭》形成的聖道長箭動了。

    聖箭一化為十,十化為百,百化為千。

    金聲玉振瞬間讓一首聖道戰詩一化為千。

    一千支聖道長箭一股腦地飛向鯨湖的異星山脈。

    異星山脈無比強大,但是,《石中箭》有穿石之能,洞破一切。

    轟轟轟……

    一連串的密集的爆鳴聲響起,一支支的聖道長箭穿透異星山脈,在裡面爆開。

    驚得鯨湖目瞪口呆,一首聖道戰詩真的不算什麼,可一千首同時襲來,自己的半聖寶物恐怕要徹底損毀。

    與此同時,方運右手一拋,小流星瞬間化為八十太陽,連成一豎排,沖向血色珍珠。

    貝馳面無人色,一邊吐血後退一邊心道完了。

    眨眼間,血色珍珠被八十顆太陽接連撞擊吞沒。

    火光爆鳴,照亮天際。

    與此同時,真龍聖劍發出一聲清脆的劍鳴之聲,突然變幻形象。

    真龍聖劍,化為一柄極寬極厚的刀。

    那刀甫一顯現,在場所有水族鱗片炸起,神色驚慌。

    怎麼有斬龍台的氣息!

    誰在拿這麼恐怖的東西嚇龍!

    眾聖一眼望去,發現只是方運真龍聖劍所化斬龍刀,鬆了半口氣。

    後面的半口氣並沒有沒松出來。

    因為那斬龍刀形態的真龍聖劍逆勢而上,沒有任何花俏,也沒有任何燦爛的神光,只是簡簡單單自下而上斬去。

    那強大的西海星球便如同一個大水球一樣,被一分為二。

    相當於西海海水總儲量的海水從兩個破碎的半球中傾瀉而出,要淹沒西海,甚至整座聖元大陸。

    方運右手向上一揮,整座西海重重一震。

    隨後,眾聖看到難以置信的一幕。

    無盡的聖道才氣宛如噴泉向上空衝擊,瀰漫方圓數百里,橙色的光芒中帶著點點星芒,那是純正的文曲星力。

    隨後,整座聖元大陸的人都看到,一道粗大的聖力光柱托著西海那麼龐大的水體,飛上高空,飛入太空。

    漫天海水竟然被聖力凝聚成一個大水球,抵達聖元星外,圍繞著聖元星開始公轉,成為聖元星的第三顆月星。

    揮袖成星,只手凝月。

    「打著打著,順手捏了一顆月亮,這還怎麼打?」

    鯨湖看著面前破破爛爛的半聖寶物,喃喃自語。

    貝馳更加痛苦,因為他的血色珍珠已經被焚燒殆盡。

    敖泯眼中懼色更濃,更加確信方運即便不是雷祖復甦也是雷祖特別的後裔,不殺方運,自己永無寧日。

    敖泯深吸一口氣,低喝道:「諸位,後退!」

    敖泯說完,眾聖神色微變,竟然集體後退。

    九尊半聖宛如九座山脈,一字排開。

    敖赤疆看向敖泯,暗中傳音道:「你是準備撤退,還是準備直接出手?」

    敖泯沒有回答敖赤疆,而是道:「方運此子身懷重寶,聖力驚人,聖體更是深不可測,若是使用尋常的手段,我們有敗無勝。我看,請出各宮至寶,將其直接清除!」

    敖赤疆猶豫起來,敖冽卻道:「你也知道觀天鏡一旦動用,耗費甚巨……」

    敖泯道:「原本答應給你們北海龍宮的寶物,再加三成!」

    「好!」敖冽立刻答應。

    敖泯又道:「為南海龍宮也加三成!」

    敖赤疆略一猶豫,重重點了一下頭,道:「值了!」

    其餘半聖徐徐後退。

    他們都知道,每座龍宮之中,都有一件祖寶鎮守。

    南海龍宮是星火渾天鑒,北海龍宮是觀天鏡,西海龍宮是祖龍聖牙,但祖龍聖牙被東海龍宮所奪。

    「動手吧!」敖泯道。

    「好!」

    南海龍宮敖赤疆與北海龍聖敖冽齊齊答應。

    就見敖赤疆一張口,噴吐一枚血色玉符。

    玉符之上布滿密密麻麻的聖紋,上面鑲嵌著各種奇特的寶石,散發著淡淡的祖威。

    這血色玉符一出現,原本不斷翻騰的西海瞬間平穩如鏡,宛如一個無風的大湖泊。

    除卻龍聖,其餘半聖全部降落到水中,低著頭,大氣也不敢出。

    敖赤疆望向方運,露出為難之色,最終嘆了口氣,道:「方運,你終究太貪心了。若你當年交出星火渾天鑒,今日我南海龍宮絕不會出手,可惜,你貪慾彌天,被至寶蒙了心,我南海龍宮不得不出手。此乃龍帝手書玉符,是真正控制星火渾天鑒之物,別說你只是文星龍爵,哪怕你是另一尊龍帝,也無用!」

    那敖赤疆向血色玉符一拜,道:「請先祖陛下賜寶。」

    血色玉符輕輕一震,散發出浩瀚的祖威,瞬間覆蓋整座西海。

    天地凝固,萬物靜止。

    方運置身於祖威之中,微微皺眉。

    敖赤疆愣了一下,按理說,一拜玉符,星火渾天鑒就會離開方運回到自己身邊,為什麼沒有反應?

    敖泯神色極為緊張,死死盯著方運。

    敖赤疆無奈,再度向玉符一拜,道:「請先祖陛下賜寶。」

    這時,方運面有異色,身後清氣沖霄,就見星火渾天鑒攜帶清氣高飛,飛向敖赤疆,懸浮在他頭頂。

    敖泯看到這一幕,長長鬆了口氣,嘴角浮現淡淡的笑意。既然方運沒有徹底控制住星火渾天鑒,就意味著方運要麼沒有掌握雷師的全部力量,要麼只是跟雷師關係密切而已。

    敖泯看向敖冽。

    敖冽自信一笑,望向方運,嘆息道:「本聖不欲殺你,可惜你當年趁本聖閉關修鍊,殺本聖後裔,奪觀天鏡投影,罪無可赦。黃泉路上,不要怪本聖。」

    敖冽說完,向北方低頭下拜,道:「請先祖至寶現身。」

    觀天鏡,是四海龍宮至寶之首!

    一道強光,自北海出現,宛若大日北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