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轟隆隆……

    觀天鏡徐徐轉動,鏡心對準方運,外放出一道灰濛濛的光芒。

    這灰濛濛的光芒超出光的速度,在出現的一剎那,就照在方運身上。

    方運被北方傾斜的灰色光柱籠罩,光柱直徑百里。

    眾聖看到,灰色光柱之中的時間流動變得緩慢,空間也變得穩固。

    濃郁的祖威在灰色光柱之中蕩漾。

    眾聖外放一縷神念試探,赫然發現,自己的神念進入的不是直徑百里的光柱空間,而是進入一片無窮無盡的虛空之中。

    他們急忙收回神念,無法收回!

    他們急忙推演,驚訝地發現,至少再過三十年,他們的聖念才會回歸。

    在他們的視線中,神念在虛空之中僅僅前行了一寸遠!

    咫尺天涯,一息百年。

    眾聖面露喜色。

    「方運,上路吧。」敖泯面帶微笑。

    「本聖其實很喜歡你的詩。」敖赤疆面露惋惜之色,說完,敖赤疆身後清氣衝天,一條白色聖念真龍扶搖直上,落在那星火渾天鑒前。

    「請前輩出手!」敖赤疆恭恭敬敬鞠躬,周身聖力宛如金色長江噴涌,進入星火渾天鑒之中。

    星火渾天鑒輕輕一震,開始不斷擴張和收縮。

    每一次擴張,便會噴出無數火焰,每一次收縮,外圈就會浮現億萬星辰。

    數次之後,星火渾天鑒的表面浮現數以千計的漩渦狀星河。

    這一刻,星火渾天鑒彷彿是宇宙的中心。

    敖赤疆再度一拜,星火渾天鑒周圍的火焰繼續聚集,空間碎裂,漆黑的虛空蔓延。

    無論是方運還是水族眾聖,都置身於被星火渾天鑒燒穿的虛空之中。

    星火渾天鑒還是沒動。

    「怎麼還不出手?」敖泯有些焦急。

    敖赤疆茫然地看著星火渾天鑒,道:「它……拒絕聽我的命令。」

    「什麼?」敖泯大吼一聲。

    方運長長一嘆,道:「雷師在此,爾等為何不拜?」

    轟……

    天地大震,方運身後,浮現一顆無以倫比的星球,這顆星球比太陽都更加巨大,星辰的太空,有一道巨大的圓環。

    「龍城……」

    水族半聖們難以置信地看著龍城投影。

    「怎麼可能,即便是龍帝,也無法獲得龍城投影……」敖赤疆喃喃自語道。

    「一定是幻覺!一定是幻覺!只有祖龍陛下可得龍城投影!」敖泯道。

    龜巒卻低聲道:「除了祖龍陛下,雷師陛下也可得龍城投影!」

    敖泯呆在原地,最壞的結果終於發生了。

    敖泯眼中的殺意緩緩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絕望。

    「您……為什麼一開始沒有全力出手?」敖泯絕望地問道。

    「我說過,是為了檢驗修鍊成果。」

    「不,我不相信。」敖泯道。

    「那麼,引蛇出洞呢?」方運微笑著看向敖泯,在強大的祖威與觀天鏡光之中,邁步向前,不受鏡光影響。

    「果然如此……」敖泯的口中,無比苦澀。

    眾生愣住了。

    「敖泯,這是怎麼回事?你說清楚!」

    「難道是他在控制觀天鏡與星火渾天鑒?」

    「他自稱雷師,是真是假?」

    「到底怎麼回事!」

    眾聖露出恨不得殺死敖泯的表情。

    敖泯突然輕聲一嘆,低下頭,道:「我……可以重新認識現在的您嗎?」

    眾聖難以置信地看著敖泯,這個縱橫四海的龍聖,這個萬界留名的龍聖,這個號稱最有能晉陞大聖的龍聖,為何如此卑微?

    「遲了。」

    方運說完,星火渾天鑒突然發出一聲長鳴。

    一道通天火柱降下,如火焰瀑布,落在南海龍聖敖赤疆的身上。

    「不……」

    敖赤疆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瞬間化為灰燼。

    火柱穿破西海,就要進入海底。

    在這一刻,整座聖元大陸的所有生靈都生出一種天地崩滅的絕望感。

    方運輕輕一抬手,火柱瞬間消失。

    「逃!」那白龍聖突然外放一件寶物,撕裂虛空,就要逃跑。

    其餘半聖也全力逃跑。

    「逃不掉的。」

    方運說完,北海之上巨大的觀天鏡迅速轉動,一道煌煌金光掃過每一尊半聖。

    如裁決之劍,掠過西海。

    「這……」

    除卻敖泯,所有半聖都被定在原地,隨後,身體開始劇烈地退化。

    無論是力量、外形還是種族,都開始退化。

    最後,除了敖泯,所有半聖都化為水中生物。

    敖漠與白龍聖化為半丈長的白色帶魚,敖冽化為三尺長的黑色泥鰍,章苣化為巴掌大的八爪魚,龜巒化為臉盆大的海龜,貝馳化為巴掌大的扇貝,鯨湖體形最大,化為一頭虎鯨。

    它們彷彿還留有記憶,但雙目迷茫,連智力都變得低下。

    它們似乎覺察到此地的危險,鑽入海水,四散而逃。

    敖泯看著昔日的好友最後落得如此下場,悲憤地大吼一聲。

    他們寧可選擇戰死,也不願意被剝奪血脈!

    對眾聖來說,這是最屈辱的懲罰!

    哪怕舉族戰死!

    哪怕被煉製成寶物!

    哪怕被大卸八塊!

    哪怕……無論如何,他們生前都是半聖!

    而現在,它們只是小小的水中生靈。

    敖泯面部猙獰,怒目圓睜,道:「方運,為何你如此心狠手辣!你看到了嗎?即便觀天鏡也奈何不了我!我本想談和,但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獻祭西海,眾生唱誦!」

    敖泯的身後,突然浮現一片白茫茫的海洋,那是由無數水妖組成的眾生之力。

    方運嘴角只是微微一翹,讓敖泯無法理解的一幕出現了。

    就見敖泯身後億萬水族眾生,化為一條長江,涌到方運身後,成為方運眾生之力的一部分。

    敖泯面露絕望之色,瘋狂地沖向方運,一邊沖一邊怒吼:「我要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

    觀天鏡一直在照射敖泯,但敖泯完全不受影響。

    方運沒有後退,只是笑道:「你恐怕不知道,你身體內的至寶,名為勾皇甲。」

    敖泯目光一閃,不為所動,依舊憤怒地沖向方運,哪怕同歸於盡都在所不惜。

    「這也是我的。」

    方運一招手,敖泯突然停在原地,接著,一道混混沌沌灰灰白白的神光從敖泯眉心飛出,飛到方運眉心之中。

    「為什麼……」

    敖泯掙扎著,顫抖著,驚恐著,憤怒著,在觀天鏡的照耀下,退化為龍皇,退化為蛟王,退化為鰻妖侯,退化為普通的小魚妖,最後,淪為一條白色的鯉魚。

    鯉魚帶著茫然之色跌落到海中,一擺尾鰭,在遊動的一剎那,回頭看了一眼方運。

    沒有誰能看透它在想什麼。

    突然,一頭虎鯨從水中衝出,一口咬住鯉魚,高高躍起,一口吞下,又落在海中,游向遠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