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與此同時,人族各地聖廟前,出現難以置信的一幕。

    原本只有在十國大比等特殊時期才會使用的巨型才氣光幕,突然出現。

    各地光幕前,都在不斷播放被擋住臉的方運踩著慶君的場面。

    整座聖元大陸為之失控。

    慶國疆土,怨氣衝天,怒火沖霄。

    兩界山中的大光幕中,同樣播放方運虛樓珠所拍攝的影像。

    慶國軍營校場,所有慶國將士齊聚。

    將士們泣不成聲,許多人甚至癱在地上嚎啕大哭,捶打地面。

    而以方運好友顏域空、宗午德為首的一些讀書人,靜靜地站立在隊伍前列,他們的身上布滿傷口,衣衫處處破損,但因為多日未有戰事,頭髮整齊,衣衫破而不亂。

    慶軍統帥、兵家大學士宗杉騎著戰馬,身披鱗甲,位於大軍前方。

    宗杉猛地一甩長鞭。

    啪……

    刺耳的聲音震懾所有人,眾將士的哭聲漸低。

    宗杉雙眼通紅,高高昂起頭顱,頸部青筋畢露,舌綻春雷。

    「我慶國將士在兩界山中,浴血奮戰,可曾後退一步?」

    「未曾!」一些人喊叫。

    「我慶國將士可曾受到優待?」

    「未曾!」更多的人跟著喊叫。

    「在兩界山中,我慶國將士可曾欺辱景國將士?」

    「未曾!」大多數人站起來,大聲吼叫,望著宗杉。

    「那麼,我慶國將士,可曾如此侮辱景君。」

    「未曾!」更多的人大喊。

    「那麼,為何我慶國國君要受此大辱!我宗杉不甘心,你們甘心不甘心?」

    「不甘心!」幾乎所有人都在拚命嘶吼。

    宗杉面色冷峻,掃視大軍,道:「我宗杉,在宗家是不成器的弟子,只能在兩界山尋求突破之道。我怨過宗家,我甚至怨過宗聖!我宗杉,在慶國文不成武不就,曾遭同僚親族排擠,我怨過群臣,怨過慶君昏庸。但是,這慶國,是我們的慶國,慶君,是我們的慶君!慶國之君,就是我們辱罵千遍,也容不得他國說半個不字的人!你們說,是不是!」

    「是!」眾多將士流著淚大喊。

    顏域空微微一笑,對身邊的朋友道:「看到沒有,之前方運……不,該叫方聖了,他就說過,鼓舞士氣,引導人心,最後一定要讓眾人進行簡單的選擇,能用一個字不說兩個字,能用兩個字不說三個字,不然一定會很混亂。這位宗杉大學士,深得此法。」

    此刻的顏域空,身上赫然是青衣綉雲服。

    方運之後,同輩第一大學士。

    遠處的普通將士聽不到顏域空的話,但宗杉卻聽得清清楚楚。

    宗杉望向顏域空,道:「顏域空將軍,出列!」

    顏域空邁出一步,昂首道:「見過宗杉大將軍。」

    宗杉以馬鞭指著慶國萬軍,厲聲道:「萬千將士齊垂淚,為何你顏域空說笑?」

    眾多將士瞪著通紅的眼睛看著顏域空,所有人都知道,顏域空與方運關係極好。

    顏域空微微一笑,徐徐挺直身體。

    「我本讀書人,為何因君泣?」

    在場的普通士兵無法理解,但讀書人們全都愣住了。

    宗杉望著顏域空,竟然久久不語。

    一些剛才無比激動的讀書人,目光突然漸漸清澈。

    「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孟聖之語,言猶在耳,為何我等還是如此愚魯?」

    「是啊,百姓深陷苦難不泣,社稷將頹不泣,國君受辱,我等如喪考妣,這是讀書人,還是奴才?」

    「我本讀書人,為何因君泣……」

    眾多慶國讀書人,默默念著顏域空的話。

    宗午德輕嘆一聲,喃喃自語:「天不生方運……」

    顏域空扭頭望向兩界山城牆,遠遠可見負岳與眾多大儒站在一起。

    「負岳陛下,您為何沒有阻止慶國將士?」

    負岳輕蔑一笑,道:「我不是說他們,我是說,整個慶國都是廢物!我堂堂大聖,見我哥都老老實實,他們到了我哥面前,能崩出半個屁,我跟他們一個姓!」

    聖元大陸,寧安城。

    三海龍聖聖隕后,蠻族大軍已經全線撤退。

    身為寧安城眾將之首,李文鷹站在城牆上,望著寧安聖廟的光幕。

    「天不生方運,萬古長如夜……」

    各國各地,許多人驚恐、彷徨、擔憂,無法理解方運,甚至懷疑人族將大亂。

    越是有志之士,心情越是複雜。

    他們隱隱感覺到方運的意圖,他們感覺到的不是大亂,而是以後前所未有的大變革。

    論榜上那條方運發的文章,回復量在半刻鐘內超過一億,而且還在急速增長。

    這篇文章不斷增加新的影像。

    很快,最新的影像出現。

    那影像徐徐轉動,讓人看清乾青殿,看清大殿中的其餘人。

    雜家讀書人或站或跪,各個咬牙切齒,恨不得生撕了方運。

    最後,影像迴轉,依舊播放方運腳踏慶君的場面,依舊沒有記錄方運的面部。

    這時候,影像中傳來一個洪亮的聲音。

    「當第一次兩界山大戰結束,人族拖著殘破的身軀離開時,每個人都知道,墨汁與鮮血隨時會在兩界山上再次綻放!而慶君在做什麼?對景國虎視眈眈,派柳山禍亂景國!」

    「當景國將士的屍體從狼居胥山一直排到寧安城,枯骨暴露在寒風中的時候,慶君在做什麼?不僅沒有派兵救援,反而與蠻族聯手,侵襲景國!」

    「當兩國漁民在長江用魚叉纏鬥,在大海以漁船對撞,慶君在做什麼?在火上澆油,在助紂為虐!」

    「當景國雙手奉上工家圖紙,當慶國百姓為了多掙一碗飯的錢忍受鄙夷的目光,慶君在做什麼?阻撓變革,逆歷史洪流!」

    「當景國工家人在半夜裡激動地數著黃澄澄的銅錢,當啟國農人望著茂盛的稻米笑逐顏開時,慶君在做什麼?搜刮民脂民膏,大擺宴席!」

    「身為國君,看不到農人掌心粗糙泛黃的老繭,看不到工家讀書人在油燈前逐漸變白的頭髮,看不到一代又一代人用畢生精力鋪就的人族聖道,卻總是惦記百姓口袋裡幾個銅錢,擔心誰在誹謗朝政,懷疑誰想取而代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