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等無能無德、無恥無智的君主,還有何顏面立在世間?有何顏面坐在龍椅之上!」

    「慶京為何人去城空?慶國為何被禁海多年?象州為何回歸景國?這兩年的慶國的舉人進士數量為何被地小人少的景國超越?你身為一國之君,不知努力奮進也就罷了,還妄圖推卸責任,說什麼迫不得已!你花天酒地的時候怎麼不說迫不得已?你夜夜笙歌的時候怎麼不說迫不得已?你玩弄權術任人唯親的時候怎麼不說迫不得已!」

    「當你坐在龍椅上說出迫不得已的時候,註定了只配送上刑場,讓環首刀痛飲罪血!」

    方運說著,掃視下方雜家眾人。

    「若有人說初一景京殺方運,數日之後,景京的每一丈城牆,每一條街道,每一座屋頂,都會站滿景國百姓!他們或許不知道怎麼救我,但是,他們願意與我方運一同死!因為我方運的血,從濟縣流到玉海城,從京城流到寧安城,從聖墟流到兩界山,從海崖古地流到龍城,從昆崙山流到西海!」

    「偌大的慶京,還余幾人!他慶君,為慶國,為人族,做過什麼!百姓的吶喊,生民的怒吼,讀書人聲嘶力竭的諫言,都打動不了你們的鐵石心腸,區區一個慶君被我踩在腳底下,你們為何哭泣?告訴我!你們為何哭泣!」

    論榜的虛樓珠影像中,方運收斂了所有力量,以一個普通人的身份,全力喊出最後的質問。

    方運的聲音,藉由各地聖廟的光幕,傳遍整個聖元大陸,傳遍所有有聖廟的古地,傳遍慶國每一座城市。

    慶國各地的哭聲驟然止歇。

    所有人看到,慶君嚎啕大哭。

    「朕錯了!是朕錯了!是朕對不起列祖列宗,是朕對不起黎民百姓!殺了我吧,殺了我吧!方聖,求求你殺了我吧!是我錯了,我是昏君,是我葬送了慶國啊……」

    慶君大聲哭著。

    方運的腳從慶君的頭上移開,用極為平和的語氣道:「應該哭的是他。」

    慶君繼續大哭。

    慶國各地,許多人紅著眼圈,但卻不再為慶君流淚。

    方運俯視雜家眾人,道:「以人族的名義,我判慶君斬首示眾!」

    下方雜家眾人心中悲憤,但是,卻沒人再哭泣。

    方運望著窗外的春雨和雨中的稍稍變小的敖宙,道:「慶君,還記得我當時要寫一首詩詞送給你嗎?多年過去,那首詞在我心中反反覆復,今日便正式送你,為你壯行。」

    方運說完,拎著慶君的後頸,向大殿外走去,一邊走,一邊念誦《浪淘沙令》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方運的聲音在各地回蕩。

    門外的雨聲潺潺,新生的春意彷彿因雨水而變得衰殘。五更時分的寒意侵襲,絲綢被可以抵擋天氣嚴寒,但擋不住心中的寒冷。

    慶君好像被外面的寒意驚醒,完全不知道過去的榮華富貴猶如一場夢,只是短暫的歡愉,而自己只是夢裡的過客。

    慶君,你不要憑欄遠望,看那大好的慶國江山,因為那已經不是你的江山,離開那江山簡單,再想得到已經不可能了。

    過去的一切,像是春天的流水與紅花,終將過去。

    過去夢中的帝王生活猶如在天上,今日春寒的清晨,才是現實中的人間。

    慶君不再哭泣,而是迷迷糊糊,眼前浮現過去的種種,那個曾經發誓要讓慶國國富民安的太子,那個曾經準備勵精圖治的君王,那個曾經日夜伏案批奏章的明君,還有那個最終發現自己一切努力都被宗家人一句話抹殺的瞬間。

    那時候,慶君終於知道,國君不是慶國之主,宗聖才是。

    自那之後,慶君便沉湎酒色,夜夜笙歌。

    「夢裡不知身是客……」

    慶君鼻子一酸,淚水再度留下。

    在別人眼中,自己是國君,但是在宗聖眼中,自己只不過是傀儡,是宗聖實現聖道的工具而已。

    慶國之君,也不過是慶國的過客,除卻短暫的歡愉,一無所有。

    「天上人間……」

    慶君突然想起多年前,恩師站在自己面前,望著天空的明月。

    「你可願為慶君之位捨棄一切?」

    「學生願意!」

    「包括你自己。」

    「包括我自己!」

    慶君突然望著門外的天空,聲嘶力竭喊道:「我不願意!」

    慶國春雨戛然而止,天空放晴。

    敖宙疑惑地扭頭看了看天空。

    「你並未做到。」方運一邊說,一邊邁出門檻。

    慶君愣了一下,眼中求生的光芒突然暗淡。

    「是啊,是我沒做到,是我辜負了恩師,辜負了列祖列宗,也辜負了當年的我。」

    論榜的虛樓珠影像中,在方運邁出乾青殿門檻的一瞬間,出現一個空間裂縫,方運拎著慶君的脖子,走進去,出現在慶京的刑場。

    黎明的白光清清淡淡落在刑場上。

    地面的雨水絲絲凍結。

    眾人看到,方運左手虛空一抓,一名景國刀斧手憑空出現,同時還有一把砍頭的環首刀落在地上。

    方運只是看了一眼那刀斧手,神念傳音,那人立刻跪在地上,道:「小的遵命!」

    方運隨手一甩,慶君便跪在地上。

    慶君瞪大眼睛,面露驚色,似乎在竭力掙扎,全身都在顫抖,但是,他始終保持跪姿,無法站起,也無法倒地。

    「斬立決。」

    方運說完,那刀斧手面露狠色,凶性大發,猛地撕開衣衫,露出精壯的上身,拾起環首刀,邁步衝過去,深吸一口氣,怒喝一聲,口中白色霧氣噴薄。

    環首刀自上而下,如在天空畫出一彎新月。

    人頭落地,鮮血衝天。

    方運一揮手,刀斧手消失不見,環首刀還在原地。

    刀面的鮮血已經凝固,倒映慶君暗淡的雙眼。

    方運轉身,面向慶京,身體上飄,敖宙急忙竄過來,恭恭敬敬用頭顱墊著方運的鞋底。

    慶京聖廟拔地而起,化為一道白光,投向遠方的聖院。

    方運一邊上升,一邊緩緩伸出右手。

    其餘四指蜷起,伸出食指。

    食指輕輕一點,彷彿像是按手印一樣,輕輕按下。

    整座慶京重重一震,周邊大地開裂,最後形成一條環狀裂痕。

    轟隆隆……

    慶京猛地下沉,周圍玖河河水倒灌。

    不過十幾息,慶京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巨大的湖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