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各地聖廟的光幕前,鴉雀無聲。

    所有人驚訝地看著方運領著慶君出現在刑場,看著刀斧手將慶君砍頭,看著慶君的頭顱宛如碎裂的西瓜一樣在地上滾動。

    眼睜睜看著鮮紅的血液結冰。

    最後,他們看到,光幕之上似有淡白色的氣流下落,落在慶京之上。

    慶京沉陷,湖泊出現。

    光幕靜止不動,只有屹立不動的湖泊。

    湖面如鏡,倒映天光。

    「慶京,沒了……」

    慶京附近許多城市,眾多原慶京人嚎啕大哭。

    各地慶國人滿面悲憤。

    所有慶國人都覺得,有什麼東西在自己的心中瓦解了。

    無數雜家讀書人雙拳緊握。

    和慶京一起沉入湖泊的,還有上百雜家讀書人。

    一個都沒有出來!

    「方運!」

    慶國處處有人大喊方運之名。

    景國各地的聖廟同樣陷入短暫的沉默,隨之而來的是山呼海嘯般的叫喊。

    有的人瘋了似的又蹦又跳,有的人在地上打滾,有的人抹著眼淚,有的人高呼「方聖」之名。

    無論怎樣,這都意味著,景慶兩國之爭,今日徹底終結。

    景國大勝!

    其餘各國的人族表現各有不同,有的同情慶國人,有的同情慶君,但大多數人聽完方運的話,都覺得方運沒錯。

    雖然之前半聖未曾殺國君,但今天半聖殺了國君,有什麼問題?

    半聖就應該能殺國君!

    許多人心中原本一些特別堅固的東西,正在慢慢瓦解。

    大年初一,武國金鑾殿外,群臣畢至,和武君一樣,抬頭望著學宮聖廟方向的光幕。

    金鑾殿前一片寂靜。

    許久,武君長嘆一口氣,道:「看到沒有?這就是站隊的重要性啊!」

    眾多官員對這位不靠譜的國君報以白眼。

    但是,他們心裡明白,武君遠遠勝過慶君。

    過了片刻,武君摸了摸鬍子,問:「你們說,方聖殺完慶君,還會做什麼震驚天下的大事?會不會把景君給做了,然後又當皇帝又當聖?」

    眾官員苦笑不已,心裡剛誇完這位,馬上又故態復萌。

    「陛下,您少說點吧。那位現在可是半聖了。您只要提他的名字或稱呼他,他都能聽到。」一位老臣道。

    武君白了一眼那老臣,道:「我對方聖的尊崇,那是天地可鑒。前一陣慶之半聖受傷,我拜訪的時候還問過他老人家,他要是聖隕,我要不要退位讓景君吞併武國。然後他老人家一瞪眼,吹了一口氣,把我吹飛了,我上哪兒說理去!」

    群臣恨得牙痒痒,在聖半聖面前說這種話,打死都不多。

    「我和衣知世尿不到一個壺裡,他封聖之後,會不會也擊沉武京?你們這群忘恩負義的傢伙肯定不能在京城陪我,都是有多遠跑多遠的軟骨頭。要不,我先去景國避避風頭?」武君陷入深思。

    武國群臣唉聲嘆氣,這國君也太不靠譜了。

    「或者,我提早禪讓,然後當太上皇,暗中把持朝政……」

    「陛下!」

    眾多大臣一步邁出,怒視武君,就像老先生在嚴厲地看著上課作鬧的蒙童。

    武君一低頭,手持玉璽,喃喃自語:「論榜炸鍋了,嘖嘖……」

    群臣無奈,只能跟著看看論榜發生了什麼。

    方運聖筆親書的那個影像文章還在第一。

    排名第二的,是一個慶國老翰林的文章。

    文章內容很簡單,從此以後斷絕一切與景國的往來,他和整個家族要學伯夷叔齊不食周粟,永遠不吃跟景國有關的食物,不用跟景國有關的物品。

    這文章表面上是說拒絕景國,其實是拒絕方運。

    一開始,許多慶國人在回復,表示支持老老翰林。

    大多數人沒怎麼在意,隨著農家和工家的讀書人陸續進入這篇文章,接著更多人開始回復。

    「現在全聖元大陸的水稻和小麥以及所有高產作物,不論是慶國景國,只要是聖院發的種子,都是農家在血芒界育種,那裡一切都屬於方聖。所以,你以後可以不用吃主食了。」

    「所有水果你也不能吃了,人族現在九成的水果都與方聖有關,還有,凡是能嫁接的水果也都跟方聖有關。去吃野果吧,方聖管不到野果。」

    「還有蔬菜,現在大規模種植的蔬菜,也跟方聖有關,您吃野菜去吧。」

    「忘說了,方聖從葬聖谷獲得眾多神葯,經過農殿不斷培育,已經可以大規模種植,雖然藥效極低,但可以全面提升人族的身體,對頭腦也有一定的作用。您要是品行高潔,有本事是也別讓後代吃!」

    「我前一陣聽東海龍宮的水族說,方聖已經是四海之主、水系之王,凡是有水的地方,都是他管。你要是喝活水,不行。你要是喝井水,那就是偷方聖的水。雨水都不行,雨水受四海龍宮管轄。不過,天無絕人之路,你可以喝露水啊!」

    「我告訴這位老翰林一個不幸的消息,慶國現在九成九的機關改造,都跟方聖有關,所有機關產出的東西也都跟方聖有關。包括你身上的一切衣服、紙筆等等等等。您現在脫光了去山裡殺鹿獵熊茹毛飲血還來得及,要是再晚一點,發現聖元大陸萬事萬物都跟方聖有關,文膽保證炸掉。」

    「醫家人表示,您可能也沒辦法找人治病了,現在醫家讀書人都在學習方聖新創的溫病學。」

    「慘慘慘,方聖的《四書新注》可是被眾聖反覆褒揚的,必然會列入科舉之中,您沒事,您後代要慘了。」

    「那您也別打官司了,現在人族大多數法家人判案,都學習寧安試點。」

    「老爺子,要不您試試當逆種?」

    一開始只是少數讀書人湊熱鬧,隨著各行各業的讀書人說出自己行業跟方運的關係后,連一開始回復的讀書人都不敢相信,更不用說其他讀書人。

    於是,人族的讀書人紛紛整理跟方運有關的一切。

    最終他們發現,現在很難找出跟方運完全無關的行業。

    他們甚至發現,所有與方運無關的行業,都是陳舊的,隨時可能被替代。

    方運的影響無處不在。

    很快,有人總結出一句話。

    方運,是希望的方向。

    結果,這篇文章不僅沒有成為慶國人同仇敵愾的基地,反而成為百家讀書人科普之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