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所有慶國人都是義憤填膺地進入這篇文章,看開頭熱血沸騰,但越看越不對勁,最後看得滿臉通紅。

    那些臉皮薄的直接退出去,當什麼都沒發生。

    臉皮厚的胡攪蠻纏,不斷質疑,結果逼得各家大儒出來證明。

    「人在血芒界,剛出星門,老朽區區新晉大儒,不值一提,即將參加血芒界一個大儒級別的育種文會。時間不多,簡單說幾句方聖的作用吧……」

    「身為曾經與方聖共同研究新式織布機的工家人,老夫有話要說……」

    「老夫剛剛從血芒界回歸,多日未合眼,只說說血芒界草藥的情況……」

    很快,這篇文章的吸引力幾乎不下於方運的那篇。

    一開始各家大儒只是簡單說說,後來大儒們越說越上癮,開始在回復中大篇幅地講解各種新作物、新技術、新藥物等等等等。

    很多回復的內容已經有資格在《聖道》刊登,惹得各家低文位的讀書人大呼過癮,不停做筆記。

    以致於後來沒有一個慶國人敢回復。

    敢回復的慶國人,全都站在方運的一邊。

    人族各地的讀書人本來只認為方運戰功卓絕,但看到各家大儒全都變成了「方吹」,這才意識到這篇文章的作者犯了多大的錯誤。

    後來有人發現,這篇文章的作者想刪除,結果被阻止,理由是眾聖在關注。

    消息傳開后,每個人都能想象得出來那位老翰林當時的表情何等尷尬。

    這篇文章和方運的文章同時在人族各地流傳,越來越多的人對方運心悅誠服,哪怕是之前有人覺得方運殺慶君過於殘忍,也變得能理解方運。

    清晨的陽光落在聖元大陸的時候,方運已經踏敖宙回返血芒界,繼續與家人過年。

    大年初七,方運正式參與封聖大典,將敖宙留在血芒界。

    不過,方運要求一切從簡,因此只有少數聖院讀書人見證了人族的這一次規模很小的封聖大典。

    鑒於上一次出了簍子,此次封聖大典全程由禮殿主持,東聖閣的人只能遠遠看著。

    封聖大典之後,本應該是眾聖齊聚,進行新聖論道,但王驚龍與陳慶之養傷,而宗莫居出不來,新聖論道暫時取消。

    封聖大典結束,方運便在禮殿大儒巫九的帶領下,來到聖院一處獨立的院落。

    灰牆圍攏,黑瓦加蓋,朱紅的大門敞開著,透過大門,可見假山流水,荷塘長廊,一派園林景象。

    這麼大的園林住宅在城市中都少見,在倒峰山上更加稀有。

    非半聖不得入住。

    方運站在門口,望向大門上漆黑的無字匾額。

    巫九微笑道:「方聖陛下,按照規矩,您在入門前,為此住處重新題名。」

    方運點點頭,抬起右手在半空一抹,兩個黃澄澄的大字出現在牌匾之上。

    帝土。

    龍城開啟后,帝土的名字傳遍萬界,巫九聽說過這個名字,暗道這尊新聖當真不凡,不愧是眾聖之首。

    方運邁步進入,巫九等人則離開。

    方運在帝土院中走了一圈,發現這裡與外界的住宅沒有太大的區別,只不過房間格外大,格外空曠,並不適合居住。

    這裡是人族最安全的地方。

    最後,方運進入書房。

    普通書案,普通的木椅,普通的書架,普通的文房四寶,都是孔城商家製作的尋常之物。

    一切都是新的。

    方運掃了一眼,房屋內的傢具全部消失,再一眨眼,出現大量的文具傢具,和方才的全都不一樣。

    新的文具傢具表面都有一層淡淡的白光,如同被把玩百年以上的玉器。

    方運坐在新的椅子上,閉目養神。

    不多時,帝土院中空氣出現微不可查的震動,不比一隻蚊子掀起的風更大。

    方運睜開眼睛,看著房門。

    一位身穿藍袍的老人走了進來。

    老人是個尋常的圓臉,臉上皺紋稀疏,乍一看不過四五十歲,若仔細看才會發現他格外蒼老。他身上藍袍下擺似是因為穿得太久而褪色,頭上的發簪磨得掉光了黑漆。

    老人的雙眼之中迷霧重重,看不到瞳孔與眼白,彷彿有無數生靈在迷霧中生存。

    他的左手中抓著兩個玉球,手指輕動,玉球徐徐轉動。

    和尋常人不同的是,他的兩個玉球竟然在勻速轉動,永不停止,格外怪異。

    蜀國半聖,米奉典。

    米奉典聖體降臨,卻無半點聖威,與普通老人無異。

    方運微微起身,面帶微笑道:「恭喜奉典先生,已窺塵霧。」

    米奉典看向方運,面無表情,像是木雕一樣呆板,但他的聲音卻無比溫和,讓人如沐春風。

    「是老朽應該恭喜你才是,你直破塵霧,直抵巔峰。萬界照見,令老夫望塵莫及。」米奉典由衷地稱讚方運。

    方運微微一笑,道:「奉典先生客氣了。請坐。」

    「好椅子。」

    米奉典坐在方運對面,竟然伸出枯乾的右手細細摸索把手。

    如手撫美玉。

    這等椅子,他的書房中都沒有。

    凡是活著的半聖,都沒有這樣好的椅子。

    只有少數眾聖故居之中,才有這等椅子。

    方運微微一笑,早就聽聞這位米奉典喜好收藏文房用具,今日一看果然不假。

    方運目光一掃,桌子上出現茶盤茶具,水壺中的水瞬間沸騰,並飛到半空,稍稍傾斜,開水落在茶壺中,隨後茶壺自動飛起,為兩人倒茶。

    茶霧如火,茶香撲面。

    米奉典伸手拿起面前的茶杯,先是輕啜一口細細品味,隨後一口喝下。

    「好茶!」

    他還是沒有這等好物。

    方運也拿起茶杯,細細品味。

    兩人也不說話,只是喝著神茶。

    喝到第三壺,米奉典才依依不捨放下香氣已淡的神茶,道:「老夫此來,一公一私。你乃新聖,今年科舉你為主考官,我與雲聖各遣化身相助。今年科舉,得益於文曲星光更盛,錄取名額再增,將會動用孔聖文界,連通各地聖廟,讓萬千學子入孔聖文界。其餘細則皆如往年,當然,你為主考官,可酌情修改。」

    「未經眾議,方某已是主考官?」方運目光輕動,看著米奉典。

    米奉典徐徐轉動左手的兩個玉球,輕輕點頭,道:「去年老夫是主考官,今年當由老夫指派,除非眾聖大議推翻。」

    「在您說的基礎上,今年錄取童生名額增加總數的兩成。」方運道。

    「哦?」米奉典雙目中的迷霧開始快速流動。

    「這兩成,皆為女子名額。」

    米奉典干如樹皮的面龐浮現一抹血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