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人族一直有批聖的傳統,但如果批判得不夠正確徹底,反而會被聖道反噬。

    如果只是評論半聖,不涉及聖道之爭,每個讀書人都可以。

    無論是反對還是如何,只要不出現污衊性的語句,甚至偶爾帶點花邊桃色消息,都可以討論,但桃色消息很少出現在論榜。

    幾天前,整個論榜對方運毫無條件地歌功頌德,哪怕一些孔家人都稱讚方運堪比新時代的孔聖,絕對是人族的中興之主。

    但是,就在這種全民狂熱的氣氛中,論榜出現一篇直指方運背叛的文章!

    《震驚!方聖竟然背叛讀書人!》

    看到這篇文章標題的時候,許多讀書人風中凌亂,心道現在真是什麼人都有,一定是哪個慶國的讀書人瘋了,說不定就是慶君那幾個不成器的兒子,畢竟現在慶國諸王為慶君之位爭得頭破血流,要不是慶國的世家壓著,慶國已經四分五裂,上演九龍奪嫡的大戲。

    這種文章沒有被刪,說明方聖沒有震怒,或許文意和標題相反,這是常用的手段。

    於是,眾人忍不住點進去看。

    十個看完九個變色,還有一個發獃。

    發文章的,不是慶國人,是景國人,名為許亭。

    許亭本是景國一位頗有名望的大學士,每次論榜上有人指責方運,許亭都是衝鋒在前,用盡一切手段為方運辯護。

    以致於一些慶國人罵他是潑婦大學士,結果許亭反以為榮,自號潑婦翁。

    許亭年老體衰,不能參戰,每天除了讀書養花,就是逛論榜,在論榜頻頻出現,是論榜著名人士,在景國甚至別國都有大量的追隨者。

    許亭去年壽誕之時,各地讀書人紛紛到訪,舉人以上就有千人,甚至有世家子弟,無比風光。

    現在,許亭竟然反戈一擊,直指方運。

    文章的內容和主題一致,許亭從方黨中堅那裡得到消息,並且得到半聖世家家老的肯定,方運今年擔任科舉主考官,甚至允許女子參與科舉!

    所以最後許亭下了定論,一口咬定方運背叛讀書人。

    雖然文章之中除了「背叛」二字沒有特別極端的語句,但卻有各種影射,差一點就在影射方運是逆種。

    最可怕的不是文章本身,而是文章下面,許多跟方黨走得很近的讀書人和世家子弟都承認,方運的確說過這種話,而且是跟米奉典米聖親口說的。

    但是,許多人還是不信。

    最終,孔家的嫡系孔德論在下面答覆,承認方運說過這話,並表示堅決反對,已經傳書給方運,請方運收回聖命。

    看著這篇文章和回復內容,數不清的讀書人義憤填膺。

    許多人不敢直接攻擊方運,但都在反對。

    極少數人模稜兩可,沒有反對,但也無一人支持。

    因為沒有女人能在論榜發言。

    最後,更讓人震驚的回復出現,景國國君剛剛下達聖旨,強硬要求各地書院文院招收女蒙童,如果明年女蒙童的比例達不到三成,則裁撤書院,文院所有官員一擼到底。

    至此,天下皆知方運要女子參與科舉。

    於是,論榜之上,各種文章紛紛出現

    《旗幟鮮明反對方聖!》

    《女人?相夫教子都做不好,憑什麼跟男人搶科舉名額!》

    《某人大概是被耳旁風吹多了,耳根子軟了!》

    《方聖膨脹了!》

    《關於景國太后、長公主以及那誰之間的事》

    《牝雞司晨,可笑之極!》

    短短一天之間,整個論榜形勢突變。

    許多人彷彿坐在高速奔跑的甲牛車上,然後翻車了。

    這一波變化,讓許多人措手不及。

    哪怕是那些最支持革新的年輕讀書人,一時間也都懵了。

    那些老人、文位高的讀書人只是觀念受到衝擊,但那些年輕人不一樣,他們意識到,自己的競爭對手會增多,而且會極大增多!

    聖元大陸男尊女卑,男人在讀書學習方面天然瞧不起女子,但總會有一些出類拔萃的女子在各個方面超過許多男人。

    歷代著名的女子,不是男人捧出來的,而是憑藉真正的能力脫穎而出。

    這些女子,本來就讓年輕男人有壓力,現在這種壓力陡增百倍。

    許多年輕人開始在論榜上發出憤怒的言論。

    「只要有一個女子參與科舉,我就撞死在倒峰山下!在下人微言輕,但也不能容忍禍國殃民之事!」

    「我不撞倒峰山,我去撞方家祖祠!我倒要看看,方家的列祖列宗如何看待方聖!」

    「先殺慶君,后殺天下讀書人!這殺雞儆猴的手段,妙啊!可惜,老子不怕!只要女人參與科舉,老子哪怕落草為寇,也要殺光景國女人!殺殺殺殺殺殺殺!」

    論榜之上群魔亂舞,很快,一個經典的回復吸引了所有人,數以百萬計的讀書人不斷複製同一個回復。

    「一開始他殺柳家人,我不是柳家人,我不說話。接著,他殺雷家人,我不姓雷,我也不說話。後來,他殺水族,我不是水族,我也沒說話。之後,他殺了慶君,我不是慶國皇室子弟,我還是不說話。現在,他提著血淋淋的毛筆,向我走來,已經無人為我說話。」

    大量的相同回復在論榜上出現,聖元大陸處處都是雙眼通紅的讀書人。

    一開始,眾人只是反對方運。

    但事態越演越烈。

    「天誅景國!」

    「天誅景國!」

    ……

    最後,沒有人在爭論此事,因為大量讀書人都在論榜回復「天誅景國」四個字。

    所有人都知道,他們要誅殺的不是景國。

    是方運!

    一些與景國交好的讀書人都開始大罵,而整個慶國更是瘋狂,把憋了多日的憤怒徹底發泄出來。

    論榜竟然形成方運過街人人喊打之勢。

    然後,又一篇微微發光的文章引爆全論榜。

    《朕旗幟鮮明支持方聖革新!今天就讓朕的女兒進文院》

    文章發布者是武國國君。

    於是,無比憤怒的讀書人立刻調轉矛頭,用各種極端的語言侮辱、咒罵、攻擊武君。

    不是能罵半聖,但可以罵國君!

    武國群臣差點瘋了,不用武君召集,從武京四面八方沖向皇宮,一些大學士和大儒甚至不顧禁空令,駕雲直落皇宮之中。

    這一天,武國皇宮比論榜還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