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這一天,人族的家庭與性別矛盾前所未有地激烈。

    丈夫打妻子、父親打女兒、兄長打姐妹……

    一切矛盾的起源都是女人是否能參與科舉。

    各地男人撕毀女人的書籍,扔掉女人的文房四寶,開始大規模壓制女人。

    但是,又一個消息引爆聖元大陸。

    景國連續出台了三套新的法律。

    《女子權益保護法》《兒童權益保護法》和《義務教育法》。

    新法律中,女子與兒童的受教育權不容侵犯,從明年開始,全景國適齡兒童,從七歲開始,無論男女,必須接受為期六年的義務教育,未來義務教育會延長。

    在景國,任何阻撓子女教育的家長,都要被判三年以上七年以下的有期徒刑,若是當眾宣揚對抗新法律,則按顛覆景國政權判罰,十年有期徒刑起步。

    在義務教育過程,一切費用由景國國庫承擔,若力有不逮,由血芒商會無償提供。

    在進入海崖古地之前,方運就已經提出五年制義務教育,但只是革新計劃,並未形成法律,景國一直沒有落實。尤其在方運進入海崖古地后,許多革新中斷。

    但現在,義務教育正式立法,會在全國強制推行。

    同時還有一項看似不起眼的律法修改,刑事責任年齡大幅度降低,刑事責任年齡之上,同刑同罰,年齡不能成為影響量刑的因素。

    法律修改解釋非常明確,這樣做是為了讓兒童在極小的時候就有法律觀念,低齡犯罪的對象大多是同齡人,這麼做是真正保護低齡兒童。同時,人族是不斷進步的,在古時候十幾歲的孩子一無所知,而隨著受教育程度和接受信息量增加,低齡孩童越來越早熟,依舊對低齡罪犯無條件保護,就是在戕害真正守法的兒童和成年公民。

    不出意外,這一次最先反對新法律的依舊是景國人,而且是景國法家人。

    三部法律出現后,論榜出現了明顯的分化。

    對於女子保護法,絕大多數人都反對,只有極少數童年遭遇母親被父親家暴或者親眼看到女性親屬受到虐待的讀書人支持。

    不過,反對的人佔壓倒性優勢。

    關於兒童的保護法,支持的人開始多了起來,但是,掌握家長權威的大多數讀書人還在反對,認為方運這是在對抗宗法制,是在否定列祖列宗。

    《義務教育法》引發了最為激烈的爭論。

    一部分人全面反對,但許多有志之士覺得強制男孩進行蒙學教育是巨大的進步,高度讚揚方運,但不提女孩。只有極少數的人也支持女童讀書。

    於是,論榜由討伐方運的一塊大戰場,分裂成無數個小戰場。

    大家已經不再罵方運,而是在激烈地對新法律展開辯論。

    有人譏諷道,方運只是扔了一塊骨頭,一群狗就開始瘋狂搶奪。

    讓人類保持理智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也就是在景國三部新法律頒布的第二天,武君下達聖旨全面推行《義務教育法》,但不涉及另外兩部法律。

    反對新法的人,立刻嘲諷武君為「武君學步」。

    哪知武君如獲至寶,堂而皇之派遣特使前往景國,大張旗鼓請方運賜下「武君學步」的親筆聖書。方運的分身在景京,很乾脆地賜下墨寶。

    武君直接將「武君學步」四個字掛在龍椅之後,每天上朝退朝都反覆觀摩,如獲至寶。

    全人族都被武君的不要臉震驚。

    理越辯越明,很快,關於《義務教育法》的爭論停止。

    因為,東聖閣宣布,建議各國在有條件的前提下,推廣《義務教育法》,並高度稱讚了景國與武國。

    很快,所有人知道了一件大事,因為《義務教育法》的誕生,人族教化聖道以及所有聖道,無論是儒家、法家、工家、農家還是兵家,凡是人族的主要聖道,都在快速增強!

    此法之功,遠勝當年商鞅變法,堪稱人族有史以來對聖道幫助最大的一部法律。

    面對如此大功,哪怕最敵視方運的人也不得不閉嘴。

    因為在鐵一般的事實面前嘴硬,代價可能是文膽破碎文宮崩裂。

    於是,眾人轉而攻擊另外兩部新法。

    義務教育法的勝利,改變了一些讀書人的觀念,支持保護兒童的讀書人多了許多,支持保護婦女的讀書人也逐漸增多。

    讓許多讀書人沒有預料的是,非讀書人中支持這兩部法律的開始增多。

    很快,眾人發現罪魁禍首。

    象州的《民報》已經遍布各國,尤其慶君死後,連慶國也不敢阻撓《民報》。

    就在這些天,《民報》一直在刊發各種虐待女子兒童的負面新聞,讓人族對女子和兒童的待遇有了清晰的認識。

    那些孝順母親、心痛妻子、喜愛女兒的男人,觀念慢慢改變。

    少數原本反對這兩部法律的讀書人知道實情之後,仰天長嘆,知道大勢已去。

    他們知道,跟方運比,自己在所有方面都差了太多,不是螞蟻對抗大象,而是螞蟻在對抗龍聖!

    於是,這些人為了繼續反對方運,減少討論新法律,而是抨擊方運關於科舉名額的政策。

    就在第二次抨擊方運的浪潮高漲的時候,方運在聖院親自發布聖諭。

    方運正式成為今年的主考官,並宣布今年的科舉,所有文位錄取名額提高三成!

    那些蒙童依舊有怨言,但童生、秀才和舉人非常高興,三成是一個相當龐大的數字。

    因為女子今年只能參與童生試,就算有天才中童生後繼續參加今年的秀才試,全加起來也只有幾千人,對非蒙童的影響微乎其微。

    於是,原本反應特別激烈的一些人,放棄反對,變得沉默。

    吃人家的嘴軟,拿人家的手短。

    許多讀書人懷疑,方運這麼做,其實就是向讀書人妥協,既然自己得到好處了,那就沒必要窮追猛打,先看看情況再說。

    反對的聲音驟降。

    論榜終於恢復了正常的程度,雖然每天都有人在攻擊方運讓女子參與科舉,但已經沒有之前的勢頭。

    不過,反對方運依舊是論榜之上最大的浪潮。

    慶國讀書人依舊是這股浪潮的中堅。

    直到方運頒發了第二道聖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