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第二道聖諭的內容很簡單,他以消耗自身聖力為代價,為所有金榜題名的女子進行才氣灌頂,同時,放棄自己手中的文曲星碎片,將其拋向聖元大陸太空,專門為聖元大陸女性提供文曲星力。

    所有人都讀懂了聖諭中的潛台詞,女人不會與男人爭才氣和文曲星力,一切女人的力量都由方運提供。

    看完這道聖諭,哪怕是之前反對最激烈的人,也沉默了。

    每個人都知道方運做這件事的代價是什麼。

    半聖的才氣一旦賜予他人,就等於徹底消耗,不像使用戰詩詞之後能恢復。

    不用說方運,哪怕是孔聖當年如果做這件事,也會影響聖道。

    孔聖那麼無私偉大,也是在死後才將自己才氣分給眾聖和人族。

    方運竟然在生前就這麼做,而且在需要晉陞亞聖的時候這麼做。

    這是何等無私的奉獻精神?

    跟方運一比,萬界眾聖都黯然失色。

    方運,簡直是萬界最高尚的聖人!

    是一尊與孔聖比肩的真正君子!

    一些讀書人在論榜上反覆閱讀聖諭,甚至紅了眼圈。

    經過這些天的辯論,大多數讀書人都明白,讓女子參與科舉,會讓人族實力空前提升,大大提高對妖蠻的勝算。

    但是,每個人都是自私的,如果所有女人都能參與科舉,那自己高中的可能性可能只剩一半,沒人願意生生丟掉整整一半的晉陞可能性。

    但現在,女子所得的才氣與文曲星力完全獨立於男人,在大大增強人族的同時,不會與男人爭利!

    在這一刻,幾乎所有讀書人都心生愧疚,都被方運偉大的人格征服。

    不止普通讀書人,連大儒甚至人族半聖都被這個聖諭驚呆了。

    有人聽到,養病的王驚龍重複妖蠻半聖的一句話。

    「天不生方運,萬古長如夜。」

    還有人聽到,米奉典喃喃自語。

    「中興之主,無愧天地。」

    甚至有人聽到,舊桃山中,似乎有人在長長嘆氣。

    於是,一篇最新的文章開始獲得大量的回復。

    「請方聖至少收迴文曲星碎片,我們願意與女子共分文曲星力!」

    讀書人看到這篇文章,心情複雜。

    天降才氣是最重要的,這涉及到科舉名額,他們真不願意讓出。

    文曲星力不同,實際上,隨著文曲星不斷變強,人族的文曲星力是用不完的,多餘的文曲星力都進入人體或山川之中,緩慢改造聖元大陸,不如直接讓女子吸收更高效。

    現在,眾聖的力量仍然在阻止女子吸收文曲星力。

    文章的最後一段話打動了所有人。

    「方聖此前不僅冒著生命危險戰妖蠻、誅龍聖,不僅犧牲了聖力,還犧牲了文曲星碎塊這種對聖道至關重要的神物,我們身為男人,難道一點讓步都不做嗎?他犧牲了聖道,我們連用不著的文曲星力都不能犧牲嗎?人族,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卑劣!人族,什麼時候連妖蠻都不如!人族,到底還有沒有人性!哪怕不為我們的母親、妻女,為方運,我也願意犧牲文曲星力!你們呢?」

    回復最快的人中,有最先大罵方運背叛讀書人的許亭。

    「借這篇文章,我向方聖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我簡直是被豬油蒙了心,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方聖根本就沒有背叛讀書人,他是在為人族默默犧牲啊!我今天才從米聖世家的人那裡得知,方聖從一開始就說,為了人族,他不得不讓女子參與科舉,但是,他也不忍心看到因為女子的出現,讓男子落榜!所以,他不僅增加男子的科舉名額,還承擔所有女子讀書人所需要的才氣與文曲星力!如此偉大之人,我還能說什麼?我只能說,我也願意!並加上三個字,我錯了!」

    因為大學士許亭的回復就排在第三,許多人都能看到。

    原本就被文章感動的讀書人紛紛落淚。

    「我願意!我錯了!」

    「我願意!我錯了!」

    ……

    密密麻麻相同的回復出現在這篇文章的下面。

    和當時「天誅景國」的回復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江州,玉海府,許宅。

    一位老人坐在輪椅上,用微微顫抖的手拿著手帕,低頭擦了擦眼角。

    老人一邊擦眼淚一邊道:「這到底是誰寫的,我明明從頭到尾都知道這個計劃,為何還會落淚?」

    「不管是誰寫的,對方聖的感情都是真的!」

    許亭點點頭,擦乾眼淚,放下手帕,盯著玉海知府。

    「方黨人才輩出啊。」

    玉海知府忙道:「都是出於赤誠之心!」

    「當然!不管怎麼樣,能幫到人族,幫到方聖,都是老朽的榮幸!不得不說,方聖真是厲害啊。」

    「是啊。」玉海知府輕聲感嘆。

    「馬知府,老夫真羨慕你啊。若是當年老夫的同窗中有一個方運,現在老夫必成大儒。」許亭遺憾地道。

    馬淵笑了笑,道:「這都是托方聖的福,沒有他的帶領,沒有他的影響,我現在最多只是個小舉人,哪可能早早成了進士,並主管一府。」

    「當年方聖的同窗,現在都是青雲直上,令人羨慕。」許亭道。

    「是啊……」

    馬淵望著遠空,面帶微笑。

    現如今,方黨已然徹底掌控景國。

    「那悟道河,到底是真是假?」許亭問。

    馬淵想了想,道:「前些天我去了一次,發現和第一次見到時,大不一樣。」

    「為何?」

    馬淵想了想,道:「在方聖封聖之後,那悟道河好像完全不一樣了。」

    「看來老夫也要去看一看了。」

    與此同時,景國處處貼滿了告示,各城中皆有人舌綻春雷,誦讀三部新法律,每天各一次,維持了整整五天。

    下到三歲幼童,上到八十老叟,全都知道了這三部新法律。

    與此同時,景國各地的文院進行大規模改建,除了保留關鍵地方,如考房等建築全部改建為學堂。

    由於景國內閣下了嚴令,所以各地官員完全是當成頭等大事,挨家挨戶統計適齡女子男子,凡七歲以上、十二歲以下,不論男女,都將在今年秋後強制入學。

    若是不識字,無論男女,二十歲以下都可以自願入學。超過二十歲,可以進入以後開辦的夜間學堂。

    為了避免各家後悔,各地官府要求各家人簽字畫押,保證所有孩子都能秋後入學。

    遇到拒絕簽字畫押的,差役先是好心勸說,如果依舊行不通,各地官僚為了政令,開始使用各種手段。

    比如加征徭役,比如以抗法為理由關押,比如加稅,使用各種不夠道德但合法的手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