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是啊。西海龍聖很清楚聖元儀的力量,所以之前使用祖龍聖牙封鎖寧安城聖廟,最近封禁西海,都能避開我等監視。方聖在寧安的時候,有沖之先生分身暗中保護,所以化險為夷,但西海之事真險。」

    「西海龍聖一直在西海暗中布局,方聖又是直接挪移到西海,我們沒能監察到。等發現的時候,戰鬥已經進入尾聲,我們不知道裡面的情況,需要眾聖商議,結果沒等眾聖討論出結果,戰鬥就已經結束,這是不幸中的萬幸。」

    「很明顯,聖元儀已經過於落後。方聖手裡怕是有不少神物,新建聖元儀會更加方便,只是,還需要一尊半聖一直煉製,這可是麻煩事。」

    「當年煉製聖元儀的時候,千年協定還在,現在,人族已經抽不出手。」

    「希望方聖能儘快晉陞亞聖,到那時候,最多一個月便可煉製出新的聖元儀。」

    「亞聖之路,難於半聖,方聖縱然有是不世出的大才,也至少二三十年。」

    「二三十年很快了。二三十年後,他才四五十歲,我等那時候大都未成大儒。」

    「只是,妖界未必給我們二三十年……」

    突然,山谷中發出刺耳的警報聲,接著,聖元儀上發出紅光。

    眾人急忙向聖元儀望去。

    就見兩道漆黑的光芒從昆崙山發出,沿著北半球的上空直入外太空,並且以恐怖的速度延伸,所過之處星辰碎裂,甚至快要突破太陽系。

    「大事不好!」

    「眾聖請儘快聖裁!」

    「到底是誰!」

    昆崙山中,方運現身。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方運視線所及,虛空崩裂。

    就見從方運的雙目開始,兩道一寸寬的虛空裂痕向前極速延伸,最後猶如兩道黑光一樣,直落星空深處。

    兩道虛空裂痕所過之處,無數小行星破碎。

    方運輕輕轉頭,虛空裂痕隨之橫移,橫掃星空。

    太陽系最外面的一顆行星正好路過虛空裂痕,就見那直徑數萬里的行星如同肉丸子一樣被一刀橫切開,星辰炸裂。

    這裡的空間,竟然無法承受方運的目光!

    與此同時,一道道驚恐的聖念升騰而起,遠遠地望著方運,望著兩道恐怖的虛空裂痕。

    哪怕是大聖出手,也不過此等威能!

    不止眾聖覺察,連一些目光敏銳的讀書人都感覺天空有極細的黑線,散發著莫大的威能,只是看一眼就膽戰心驚。

    方運急忙閉上眼,落在昆崙山中,足足修鍊了三個時辰,才再次睜開眼。

    雙眼之中,依舊星光璀璨,但再無虛空裂痕。

    半空之中,一尊半聖化身走出。

    「方小友!」老者微微點頭。

    在看到祖沖之分身的一剎那,方運腦海中瞬間閃過無數的記憶碎片。

    「謝過沖之先生!」方運卻突然致謝。

    這就是半聖強大的力量,聖道連結。

    與祖沖之有關的記憶全部在方運腦海閃現一遍,如同半聖之身重新經歷,用時不過一剎那。

    直到這時,方運才發現,自己在封聖前,無論是去慶國文戰,還是在寧安革新,無論是去摩妖山修行,還是出征狼蠻,暗中都有這位老人的身影。

    只是,當時自己完全沒有發現。

    都說南聖祖沖之遊戲人間,但絕不可能真的是遊玩,必然是在修鍊的同時,背負一定的使命。

    方運已成半聖,在見到祖沖之的一瞬間,就已經知道他的使命。

    祖沖之卻搖搖頭,道:「無非是力所能及而已,力所不及之事更多。」

    方運點點頭,道:「先生此來可是為剛才虛空碎裂?」

    祖沖之面露無奈之色,道:「聖元大陸少有虛空開裂,此次又是直抵星空,老夫職責所在,不得不問。」

    方運一攤手,道:「力量失控。」

    「果然……」祖沖之這才仔細看方運的雙眼,但一息之後,頭暈目眩,雙眼一閉,身體一晃,突然爆裂,化為無數光芒散逸。

    方運無奈地看著原地爆炸的半聖化身。

    聖元儀山谷中,四尊半聖化身與眾大儒目瞪口呆。

    「方聖這是殺了沖之先生的化身……」

    「他這是準備向人族半聖動手?」

    「他難道被妖蠻聖祖奪舍?」

    「完了完了……」

    「人族危矣……」

    大儒們紛紛驚叫,四位半聖化身卻哭笑不得。

    那些大儒只能看到聖元儀上的一切,但半聖化身卻能神念懸空,直觀天地,看清楚發生了什麼,雖然驚訝,但不至於懷疑方運出手。

    祖沖之在聖元儀身邊的化身無奈道:「莫要大呼小叫,那是方聖威力太甚,我分身強行感悟,聖道崩散。」

    眾大儒愕然,難以置信地看向四尊半聖化身。

    四位半聖化身各個面帶無奈之色。

    一位大儒忍不住問:「眾聖化身與本體的差別,只是量的區別,質上幾乎沒有變化,本體懂的,化身也都能懂,這豈不是說……」

    「就你多話!好了,眾聖自會處理。」旁邊的大儒急忙攔住。

    那大儒這才意識到自己失言。

    四位半聖化身很丟臉,非常之丟臉!

    如果祖沖之化身看到方運的雙眼僅僅是眩暈,那只是聖道在「量」上的不足,但分身直接潰散,那就是在「質」上有巨大的差距。

    就如同一個大儒強行探究半聖的聖道偉力,必然會文宮炸裂。

    「老夫再走一趟吧。」

    聖元儀前的祖沖之化身消失,出現在昆崙山前。

    這一次,大儒們學乖了,不惜消耗神念,細觀天地。

    他們看到,堂堂南聖的化身目光躲閃,竟然不敢直視方運的眼睛!

    他們本能地去看方運的眼睛,只看到無盡星空閃爍,連參悟的機會都沒有,個個一翻白眼,昏死過去。

    聖元儀前的三尊半聖化身相視一笑,頗有一種看到別人家熊孩子倒霉的模樣。

    祖沖之化身避開方運的雙目,道:「方小友,您還是以聖念籠罩雙目吧。若是老夫沒猜錯,您正在修鍊大聖之術吧?老朽佩服。」

    「並非大聖之術。」方運微笑道。

    祖沖之倒吸一口涼氣,道:「那老夫明白了,方小友真乃當世奇人。」

    方運道:「我剛才收斂目光,已經是極限。如此一來,只能緊閉雙眼,待群星之瞳修鍊完成,才能收放自如。」

    「聖念勝過耳目,如此也好!」祖沖之分身點點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