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扭頭看了一眼聖元大陸方向,道:「勞煩沖之先生,晚輩準備去拜訪驚龍先生與慶之先生。」

    祖沖之分身眼睛一亮,道:「您得到神葯了?」

    方運點了一下頭,道:「黃昏虛日碎片雖強,但只能用作修鍊,無法用以治療傷勢。我此次得了一些神葯,準備送給他們兩位。到時候,可能需要百草爐和雲聖相助。。」

    「兩人的傷勢至關重要,老夫這就親自去借百草爐並請雲聖。」祖沖之道。

    「有勞沖之先生。」

    待祖沖之分身消失,方運望向王家所在,邁出一步,身體融入虛空,消失不見。

    剎那之後,王家園林。

    王家后宅,綠竹掩映,流水潺潺。門口的翠綠的鸚鵡用漆黑如鉤的鳥喙梳理羽毛,一排排竹籠里的蟈蟈發出有氣無力的嘶鳴,池塘中的錦鯉徐徐遊動,雍容華貴。

    那鸚鵡看到方運,鳥頭一抖,鳥喙不小心啄掉一撮羽毛,尖叫道:「貴客臨門!嚇死了!嚇死了!」說完便扇動翅膀撲稜稜地飛入屋內。

    方運莞爾一笑,這鸚鵡竟然是靈物,怪不得沒有被拴著。

    「方小友請進,恕老夫無法出門迎接。」王驚龍蒼老的聲音傳來。

    方運一邊進門一邊道:「你這把老骨頭還是好好躺著吧。不能動的滋味如何?」

    「哼!」王驚龍道,「多謝方小友的黃昏虛日碎片,還做了一個不知道好不好的夢。」

    「驚龍先生還會做夢?」方運邁步進入王驚龍的卧房,葯香刺鼻。

    床榻之上,躺著一位瘦得皮包骨的老人,眼窩深陷,簡直像兩個黑瓷碗,頗為駭人。

    王驚龍瞎了。

    方運卻依舊面帶微笑。

    王驚龍的雙眼中露出幽幽的光芒,未見張嘴,神念發聲道:「我昨日夢到,我辛辛苦苦修鍊上百年,終於摘得夢寐以求的神物,一瓣月蓮。卻看到有個面容模糊的年輕人走到我面前,放下背簍,然後自問自答:今天吃哪塊月蓮呢?還是吃最大的吧。說完,那個年輕人就把月蓮當地瓜一樣生嚼生啃。背簍里,放著無窮無盡的月蓮!」

    「我怎麼覺得您在夢裡比現在還慘?」方運笑著坐在床頭,伸手搭在王驚龍的手腕上。

    方運輔修醫家多年,一摸便搖頭咂舌。

    「我收回剛才的話,您現在是真慘啊。用傳奇小說里的話,那真是筋脈盡斷、走火入魔,活不長了。」方運道。

    王驚龍沒好氣地道:「少廢話,趕緊拿出神葯!我知道你小子有好東西!我那天收到黃昏虛日碎片的時候差點哭出來,早讓我十年……不,哪怕是五年,我現在也不至於這麼慘!有了黃昏虛日碎片,你信不信我能揍敖禹?」

    方運看著面部像被抽干血液一樣的王驚龍,道:「其實吧,西海龍聖前不久已經晉陞大聖。你叫他的名,他肯定聽到了。」

    「那個老東西藏得這麼深?沒事,反正我活不了多久,不怕他!」王驚龍一閉眼,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

    方運面帶微笑,右手依舊在給王驚龍把脈。

    實際上,現在把脈已經沒用。

    王驚龍的身體就像把粉碎瓷器重新粘起來,再精美,也是粉碎的瓷器。

    祖寶之力,便是如此恐怖。

    方運無奈道:「我手頭的這些神葯,應該只能讓你恢復七八成的實力,以後災難寸進……」

    「真能恢復七八成?」王驚龍突然瞪大眼睛,空洞的眼眶中突然冒出大白眼球,無比驚悚。

    方運笑道:「當然。」

    「我不僅僅是身體的傷,還有聖道和聖念問題,幸好文界沒碎,不然……」王驚龍話沒說完,情緒再度變得低。

    「我知道,我一看你就知道,你的聖道被祖威沖級。這種事太簡單,只要有一點本源聖力,再加上十幾顆聖念果,沒幾天就恢復個七七八八。」方運道。

    王驚龍苦笑道:「你說你有聖念果我信,十幾顆真不信。至於本源聖力,更不可能,那東西也就在龍帝時代有過,龍帝時代之後,再也沒有出現過。」

    方運也不答話,舉起右手,對準王驚龍的額頭拍下。

    就像是教書先生在懲罰不好好聽課的學生。

    在碰觸王驚龍額頭的一瞬間,方運的右手掌心出現一縷黃澄澄的光芒,混合著方運獨特的文曲聖道偉力,宛如長江一樣,灌進王驚龍的身體。

    方運的左手,像往池塘里扔石塊一樣,往王驚龍文界里扔聖念果。

    王驚龍瞪大眼睛,腦子是空白的,人是懵的。

    他知道方運肯定有神葯能幫助自己,但最多能讓自己恢復兩三成,但這種把聖祖才能享用的聖念果當花生吃是什麼意思?

    至於那本源聖力,同樣是聖祖們用來療傷的神物,方運怎麼就有了?

    數息之後,王驚龍周身聖威浩蕩,王家老宅最終無法完全吸收力量,聖威外泄。

    這一刻,全聖元大陸人都看到,一道金色聖光自王家老宅上空躥出,直上雲霄八千里,久久不散。

    王聖世家的讀書人看到這一幕,淚流滿面。

    「老祖傷好了!」

    倒峰山中,祖沖之本體托著百草爐,正準備去請雲聖,現在卻扭頭望向王家方向,一臉迷茫,到底還需不需要請雲聖了?

    王家老宅,王驚龍卧室。

    就見王驚龍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乾癟的肌肉慢慢鼓起,緊縮的皮膚徐徐膨脹,血管之中乾涸的血液再次流淌。

    僅僅過了十數息,王驚龍的身體便基本恢復,只是有些蒼白。

    王驚龍睜開眼睛,雙手撐著床緩緩坐起,難以置信地打量自己的身體。

    「您老沒穿衣服。」方運無奈道。

    「你瞎了?」

    「你怎麼罵人?」方運道。

    王驚龍沉默半晌,道:「我是問,你怎麼瞎的?」

    「我沒瞎!我只是閉著眼尋找萬界的真諦!」方運道。

    王驚龍撇撇嘴,緩緩穿衣服,道:「我假裝信了。」

    「您老還是多躺一會兒吧。」方運道。

    王驚龍拍了拍黑色長袍,兩條比羊腿還細的老腿耷拉在床邊,然後小心翼翼落地,踩著鞋慢慢往前走。

    「大夢一世,天地由我!」王驚龍驕傲地自言自語。

    方運看著王驚龍彎腰駝背哆哆嗦嗦往前走,肅然起敬,王驚龍果然韌性十足,在此戰之後,似是有所突破。

    隨後,王驚龍的聲音傳遍王宅。

    「給老子把最好的酒都搬出來!」

    方運繼續閉著眼,抬頭望天。

    「高估這個老傢伙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