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聖瞎了!

    一個經過確認的消息如同長了翅膀一樣,飛遍聖元大陸。

    慶國人拍手稱快,許多男人也拍手稱快,但各地女人失聲痛哭,認為這是方運為了她們傷了自己。

    接連拜訪完王驚龍與與陳慶之,方運回到泉園,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正在喝茶,要不是半聖控制能力強,差點把嘴裡上好的霧靈神茶噴出去。

    霧靈神茶的每一滴水中都包裹這一片完整的茶葉,每一片完整的茶葉上都有一隻霧靈在沉睡,每一隻霧靈都是一株完整的神葯。

    方運搖搖頭,繼續飲茶,思索。

    這個時候方運沒有真正的休息,因為他聖念正在快速回憶從上一次離開聖元大陸進入海崖古地直到今天發生的一切。

    回憶一遍還不夠,方運還反覆思索。

    反覆思索還不夠,在文界之中,神念方運還以神念化字,記錄一切重要的事情。

    僅僅記錄還不夠,方運還進行判斷,是對是錯,是好是壞,有沒有更好的選擇,如果現在做的話會怎麼做等等。

    過去發生的一切不能改變,但通過過去發生的事,可以改變現在和未來的一切。

    行動已經完成,方運做出反思之後,並沒有停下,而是進行第三步,總結。

    聖念全力發威,強大聖道偉力開始就之前反思內容進行總結,提取出各種規律、規則,讓方運對許多事物的看法有了新的變化。

    革新自我,才能革新世界。

    在封聖前,方運便意識到自己之前對自身的革新不夠重視,是能力不足,也是晉陞太快,磨礪不夠。

    但是,太古時代彌補了這個不足。

    在太古時代,方運學會自我革新,自我迭代。

    此刻,方運已經總結出自我革新的步驟,粗分四步。

    記錄行為,反思行為,總結規律,檢測反饋,然後繼續記錄行為,形成一個往複不斷的循環,從而不斷革新自我,不斷提升自我,讓自我變得越來越強大。

    這四步看起來非常簡單。

    方運按照自我革新的標準,觀察回憶過去認識的人,有了新的發現。

    幾乎所有讀書人都能完成第一步,而非讀書人很多人甚至連第一步都完不成,他們與其說是前進,不如說是被動原地打轉。

    很多人往往記不住發生的一切,也不會主動記錄過去的事物,那麼,一切便等於沒有發生。

    讀書人中,大多數人都無法完成第二步,不是他們沒有反思,而是他們沒有完成反思前最重要的基礎,認清自我。

    這些人有一些共同的特點,有時候大大咧咧,有時候得過且過,遇到失敗就說是運氣不好、是失誤、是外界因素,有的會主動去做事,有的甚至發現自己不足或能力不夠。

    但是,僅僅如此還不能算認清自我,認清自我不會籠統地說自己不足,而是能發現自己在某個具體的點上不足,並且會有一個趨勢,這種趨勢就是,想盡辦法彌補這個具體的不足,而不是覺得自己能力不足就算了。

    只有想方設法彌補不足,人才能有意識去反思。

    至此方運才明白,曾子能說「吾日三省吾身」這種深刻的道理,不是曾子足夠智慧;孔子能說出「三人行必有我師焉」「見賢思齊」,也不是因為孔子足夠智慧。

    甚至,也不是孔子與曾子足夠謙虛。

    是兩人有認清自己、看透自我的能力,並有改變和進步的動力。

    沒有根基的謙虛,只是逃避和自我放棄。

    認清自己之後的謙虛才是謙虛。

    大多數人之所以做不到認清自我,是因為認清自我太痛苦,如同自己拿著一把刀,仔仔細細地解剖自己的皮膚、肌理、血管、骨骼,絕大多數人無法承受這種痛苦,所以選擇了逃避,所以無法真正謙虛,也就不可能完成反思。

    在反思的基礎上,才能透過行動和經驗的表象發現一切的內在規律。

    但是,任何人發現的規律都不可能絕對正確,必須要進行最後一步,以總結的規律為基礎,去檢測這些規律,去接受外界的反饋,繼續行動,繼續反思,繼續總結,繼續檢測……

    當這個自我革新的體系開始循環起來,如同風車一樣持續轉動,這個人必然會越來越強大。

    這樣的人,或許無法擁有至高的聖道,但一定比別人更接近至高的聖道。

    完成總結之後,方運這才停止自我革新,閉目養神。

    小睡之後,方運瀏覽論榜,快速看完論榜的內容,不僅沒有生氣,目光中反而流露一絲明悟。

    論榜之中,反對男女同考的文章層出不窮,一些人還隱晦地點出方運之所以眼瞎,就是因為做了錯事,受到上天的懲罰。

    方運的聖念進入論榜,開始記錄大量的言論,然後進行整理分析,最終發現許多有趣的事。

    在斬殺慶君的討論中,有人只能看到表象,認為方運純粹是小人得志、心態膨脹,仗著半聖的身份胡作非為,對方運的行為充滿失望。

    有人則擁有不同角度的視野,認為方運是行為不妥,但慶君也該死,方運不過是在行使半聖之權。

    有的人不在乎慶君死活,只在乎慶國人以後過得怎麼樣。

    只有少數人根本沒有關注方運殺慶君的行為,而討論背後的深層原因,探究方運的意圖。

    每個人對萬事萬物的認識不同。

    有些人的認知更深,有些人的認知更廣。

    有些人,自以為認知又深又廣。

    每個人的認知,都表現在話語中,都表現在行動中。

    只有革新的風車轉動起來,認知才會加深或增廣。

    方運嘆了口氣,若沒有奇書天地,沒有在太古時代的經歷,自己也不會選擇這一條路。

    既然選擇,那就走下去。

    獨居一室,方運緩緩睜開眼睛。

    方運的臉上,浮現前所未有的堅毅之色。

    離三月十五的童生試越來越近,論榜上反對男女同考的言論越來越激烈。

    但是,又一個大新聞在論榜爆開。

    《定要揪出污衊孔家的兇手!》

    看到題目的讀書人們嚇了一跳,那可是孔家,就算現在活著的半聖加一起都不可能扳倒孔家,還有人敢針對孔家?

    眾人好奇點進去細看,看完之後,心中掀起驚天海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