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隨著人族不斷進步,《民報》已經改為兩天一刊。而就在方運回聖元大陸之後,每份《民報》之中,都有關於孔家的負面新聞。

    不過,在慶君死之前,那些孔家的負面新聞不疼不癢,有些甚至是眾人皆知的事,但是,自從慶君死後,關於孔家的負面消息增多。

    尤其是外界傳言方運瞎了之後,《民報》開始整版報道孔家的負面消息。

    最讓孔家人無法接受的是,所有的事完全是真的,但曾經被孔家和聖院刻意掩蓋。

    眾人仔細回憶這些天的《民報》內容,發現《民報》出現了一批叫「記者」的人,正是這些人採訪了所有事件的當事人,並通過官府或聖院的卷宗,披露出孔家的種種問題。

    同時,《民報》中還偶爾揭露宗家的種種罪行,但沒有人過度在意。

    在論榜的文章之中,詳細列舉了最近整整一千期《民報》有關孔家負面新聞的篇幅和字數。

    經過論榜文章的總結,眾人確定,在方運返回聖元大陸前,《民報》從來只報道孔家好的不報道壞的。

    自從方運回返之後,《民報》就跟吃了熊心豹子膽一樣,開始報道孔家的負面新聞,而且越來越多。

    文章最後得出結論,有人在利用《民報》污衊攻擊孔家,一定要揪出這個黑手,還孔家一個清白,還人族一個朗朗天空。

    這篇文章下面,一開始沒有多少人回復,原因很簡單,所有看完文章的人都在思考。

    能且敢利用《民報》抹黑孔家的,全人族都找不出一個人。

    如果非得找一個,那隻可能是方運。

    除了方運,眾人無法想象誰還敢這麼干!

    劍封宗聖,刀斬慶君,筆指孔家,連起來看,如果事情真是方運做的,就變得可以理解。

    許久之後,文章下面的回復開始大爆發。

    慶國和反對男女同考的讀書人如同聞到血腥味的鯊魚一樣,聚集在一起,上竄下跳,或嘲笑,或挑撥離間,雖然隻字不提方運,也不罵髒字,但利用讀書人的各種手段影射,簡直群魔亂舞,如同一場狂歡。

    終於抓到方運的把柄了!

    這是許多人的心聲。

    大多數人都沉默,不敢過早定論。

    一些人厭惡那些人攻擊方運,開始反擊,認為《民報》有權刊發任何真實的新聞,哪怕是孔聖本人的負面新聞。

    少數景國讀書人卻不爭論,只是不斷把《民報》的新聞內容發到回復中,他們用自己的文位保證,新聞里說的每一個都是事實。

    沒過多久,一個叫張宣的舉人的大篇幅回復引得議論紛紛。

    「我叫張宣,孔城人,不是什麼天才,只是一個舉人。我不說孔聖,不說孔家,也不說別人,只說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我當年還是童生的時候,因為作詩小有名氣,被文華書院看中,並通過考試。你們也都知道,文華書院是孔城十大書院之一,通過考試后領到文華書院的錄取文書。我們全家歡天喜地慶祝,鄰居街坊都來道賀,但在入學的前一天,文華書院的一位翰林來我家,說錄取文書需要換新,便取走原來的錄取文書。」

    「第二天,文華書院的人告訴我錄取人員的時候出現意外,我其實不在名單上,並送了一百兩銀子作為補償。當時我們全家感到天都塌下來,然後打探情況,還是好心的鄰居打探到,原來一個孔家支脈的弟子從外地遷來,直接頂替我的名額,不經過考試,進入文華書院。我至今記得那個人的名字,我至今記得這件事。這麼多年過去,我已年過五十,已經不怨那人,也不怨孔家,我只怨自己當初沒看開。」

    「如果當初我開看了,發憤圖強,現在翰林可期。但我當年終究只是個普通人,沒有咽下這口氣,耿耿於懷,最終耽誤了聖道。最後,我再次重申,我張宣以項上人頭擔保,說的一切都是事實,我已經不想找那位大學士的麻煩,也不想攻擊孔家。我只想說,至少在我看來,《民報》說出了我的心裡話,我支持《民報》!」

    張宣用最樸素的文字書寫自己的經歷,許多人看完之後,忍不住一聲嘆息。

    孔聖世家加子思子世家分家,兩者的世家弟子加一起不知多少萬,加上其他分枝散葉的孔家人,數量更多。

    如此龐大的數量,必然良莠不齊,必然有孔家人作惡。

    但是,孔家的的確確有大功於人族,而且孔家的絕大多數弟子都是非常好的讀書人。

    孔家弟子的平均道德水平、平均實力水平和平均戰功戰績,包括死亡率,都遠遠超出普通讀書人。

    但是,孔家弟子因為權勢極大,一旦犯錯,也遠比常人的罪行惡劣。

    《民報》報道的孔家事情很多,其中有三個人的事情極為惡劣。

    孔家舉人孔直因為行為不端被孔家懲罰,之後便自暴自棄,利用孔家人的身份,強奪了許多人的家產,在一座縣城裡當上太上皇,連縣令都不得不巴結他。

    僅僅他一人,便直接間接殺過二十三人,玷污良家女子過三十人,栽贓陷害更是不計其數。

    就這樣一個作惡多端的人,最終也只是被孔家圈禁,至今活著。

    孔直在被抓前還大笑,說這輩子值了。

    孔天臨在北堂書院任職,利用手中權力,操控改變北堂書院的錄取名額,弄得北堂書院烏煙瘴氣,在十幾年中導致成千上萬優秀的讀書人失去本應該屬於他們的優秀教育資源,最終去了普通書院,成就平平。

    如此作惡多端的孔天臨,事發后,也只是辭去北堂書院職位,沒有受到任何懲罰,依舊是孔家家老。

    最後一個在讀書人看來斯文掃地的敗類孔四爺,因為科舉屢屢失敗,乾脆放棄學業,為了金錢無所不用其極。最後竟然成立了一個幫會,在孔城附近的城市作威作福,壟斷了幾個城市的眾多行業,包括喪葬、河運、車行等等,鬧得怨聲載道。

    如果不是得罪了更有權勢的孔家人,這個孔四爺永遠不會被圈禁。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