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所以,孔城一直流傳一句俏皮話。

    孔家人不會因為任何罪名被捕,如果一個孔家人被抓了,一定是得罪了另一個孔家人。

    這句俏皮話里,流淌的都是血淚。

    在張宣的回復引發熱議后,各地曾經被孔家人欺辱的人陸續說出自己的親身經歷。

    許多讀書人看得義憤填膺,恨得咬牙切齒。

    許多人是真不知道孔家人做出如此多的惡事。

    沒過多久,一個慶國人竟然發布了一篇新文章。

    《原來搶奪張宣錄取名額的是著名大學士孔德源》

    那個慶國人利用各種詳細的實例分析,並聯繫道張宣的鄰居,最終把所有矛頭指向孔德源。

    於是,大批憤怒的讀書人在回復中抨擊甚至咒罵孔德源。

    因為,他做出了所有讀書人最恐懼也最不能容忍的事!

    用卑劣的手段,搶奪別人晉陞的機會!

    連景國讀書人都始料未及,論榜上所有的怒火如同江河決堤一樣,一泄千里,都沖向孔德源與孔家。

    這一次,那些幫方運的人感到不妙。

    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幫方運最好的方式不是責怪孔家,而是避免方運與孔家全面衝突。

    一旦讀書人的怒火全部沖向孔家,那孔家與方運的關係必然出現裂痕,甚至可能徹底對立。

    所以,許多人意識到,是慶國人和宗家人在玩驅虎吞狼的手段。

    於是,許多讀書人希望大家冷靜下來。

    但是,火焰很快燒到孔城。

    一些正義的讀書人在別有用心的挑撥下,聚集在孔城的孔家大宅門前,要求孔家給個說法。

    一開始沒有多少人在意,但是,很快前來聲援的讀書人越來越多。

    三天之後,足足十餘萬人族各地的讀書人齊聚孔城,要求孔家制裁兇犯。

    隨後,方運再次出現在論榜之上。

    讓所有人震驚的是,方運竟然火上澆油!

    方運發布文章盛讚這些讀書人,認為讀書人們做得對,並準備親自前往孔家,與孔家家主交涉。希望孔家能遵從民意,承認錯誤,避免事態惡化。

    在最後,方運還說,孔家是孔家,孔家的不肖子弟是孔家的不肖子弟,兩者不能混為一談,那些不肖子弟又不是老虎的屁股,怎麼就摸不得?

    一文既出,人族轟動。

    人族的半聖除了發布聖諭很少出現在論榜,也很少現世,只有在人族遇到危機的時候才會親自出手。

    哪怕是雜家鎮封景國,半聖也不會出手。

    歷代半聖對內出手基本有兩個原因,一是報復仇家,像方運殺慶君一樣。二是遇到大奸大惡之徒,比如誅殺逆種。

    像方運這種在論榜上發文的半聖不僅少,而且是反對孔家,簡直前所未有。

    讓所有人疑惑的是,方運明明說要把孔家和孔家的不肖子弟分開,可為什麼又要找孔家家主?

    方運發表意見后,論榜的討論再度陷入了火熱狀態。

    那些原本攻擊方運的人此刻都變成方運的擁護者,拚命支持方運,希望方運為民請命,讓孔家交出罪犯。

    事情的發展變得無比怪異,那些低文位的讀書人還在吵吵鬧鬧,或支持孔家,或支持方運,或兩不相幫。

    但是,高文位的讀書人徹底在論榜上銷聲匿跡。

    根本沒有任何大學士或大儒在站隊。

    因為這場爭鬥很可能遠遠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一方是巔峰半聖,攜不敗之威,鎮龍城,御四海,踏蛟聖。

    一方是萬古第一世家,聖人後裔,獨領風騷千年,威名遠播萬界。

    雙方一旦爆發矛盾,整個人族必將陷入浩劫。

    沒有人知道方運是怎麼想的。

    也沒有人知道孔家是怎麼想的。

    所以,每位大儒和大學士都小心翼翼。

    即便是對方運恨之入骨的雜家大儒大學士,在此刻也沒有親自上陣。

    他們在等待最後的機會。

    孔城的讀書人越聚越多,終於,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出現了。

    刑殿閣老商苛在論榜發文。

    商苛的文章內容不長,聊聊幾百字,只有兩個觀點。

    站在個人的角度上,他認為孔家人應該享有特權,但是,站在法家聖道的角度上、站在律法相關者的角度上,他認為包括孔家在內所有眾聖世家應該放棄干涉律法,將犯罪的孔家人移交給司法機構。

    直到商苛出面,所有讀書人才愕然發現,商苛的要求,就是之前方運對景國的革新。

    景國搗毀一切宗族的私牢,將法律徹底控制在國家手中,對地方宗族勢力形成了毀滅性的打擊。

    實際上,景國後期做得比想象中更狠。

    景國皇室成員原本也不受三法司管轄,但方運革新后,直接廢了皇室這一項特權。

    以後除國君之外,皇室所有成員都由司法相關各部負責,皇室無權過問。

    景國的司法權,徹底收歸閣部。

    現在,方運不過是把目標瞄準孔家,準確地說,是眾聖世家。

    司法權,徹底收歸刑殿!

    方運已經與刑殿聯手!

    從法家建立起,法家與儒家的爭鬥就沒有結束,當年有孔聖在,法家一直不敢造次,而且為了避免與儒家聖道相爭,逐漸剝離法家之中關於政治、權術的東西,不過一直沒有剝離乾淨。

    哪怕是韓非子那等半聖,也在強調權術,也沒有讓法家脫離對君權的依附。

    直到方運的出現,政道長河降臨人族,那些影響法家的雜亂聖道才被徹底剝離。

    孔聖已隕,有方運支持,法家毫不猶豫選擇了支持。

    商苛發表文章之後,眾多法家大學士和大儒紛紛發表早就醞釀好的文章。

    於是,論榜之上出現了法家盡奪天下的氣概。

    甚至有激進的法家人說,如果孔家不給出一個章程,那刑殿就衝進孔家拿人。

    隨後,方運破天荒地宣布了一件幾乎得罪除法家之外所有世家的聖諭。

    方家宣布徹底放棄世家司法特權,方家所有人所犯罪行,全部交由當地法律機構審理。

    一石激起千層浪,很快,法家眾聖世家也宣布放棄世家司法特權。

    終於,孔家宣布,放棄孔家的司法特權,並陸續把孔家拘禁的成員交由孔城官衙接管。

    消息傳開后,無論是孔家門前還是論榜之上,都是一片歡騰。

    但是,就在當晚各地讀書人慶祝的時候,方運在論榜上發布了一篇文章。

    文章名為《批孔子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