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大儒或半聖批聖很正常,批孔聖也有,但這種文章都會經過聖院審核,交由半聖化身裁定,基本只在大儒或半聖之間公開,很少流落在外。

    畢竟,任何程度的批聖,都會影響人族聖道長河,都可能引發人族聖道危機。

    批判聖人是好事,但批判得太狠太對,那就壞事了,很可能會有相關聖道的讀書人無法理解,導致文膽破碎。

    而且,批聖是一種比較功利性的手段,要麼是為了上位,要麼發生在聖道之爭。

    方運已經成就半聖,沒必要踩著孔家上位,而且與孔家也沒有聖道之爭,為何要批孔聖?

    剛剛為孔家讓步而歡呼的讀書人,突然覺得無比心累,怎麼自從方運回來,聖元大陸就沒安定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先是三海龍王聖隕,接著慶君被砍頭,之後是男女同考,後來孔家倒霉,現在一把火燒到孔聖他老人家身上。

    怎麼看方運都像是在作死,而且在作大死。

    好好活著不好嗎?為什麼總是搞事!

    無論對方運的文章如何腹誹,讀書人們還是認認真真去看全文。

    方運批孔子的第一條,婦人之仁。看到這一條,讀書人鬆了口氣,關於孔子封聖前做事過於瞻前顧後的評價,一直都有,連孔家人都承認過。

    方運的這條,是指責孔聖既然知道當時無明君,就不應該抱著固有的幻想,無須非得找明主投奔,應該奪魯君之位取而代之,統一全人族。

    這個批判,並不嚴重,眾人急忙去看第二條。

    第二條,猶豫不決。眾人一看更無所謂。

    當年有逆種或妖蠻搗亂,發布各種假的眾聖經典,甚至篡改《論語》內容,醜化人族眾聖,製造一些明顯前後矛盾的內容。即便沒有那些逆種篡改的內容,眾聖經典原本中也記載了孔子的一些人性弱點,在一些事情上瞻前顧後、猶豫不決,並非完人。

    眾人看了第三條,心中一驚,這第三條才是千百年來第一次。

    方運批評孔子在政治理念方面,一味崇古,天真空洞!

    看到這第三條批判,許多高文位的讀書人不僅沒有憤怒,反而長長一嘆。

    這麼多了,終於有人說出一部分人想說的話。

    孔聖雖然有一些瑕疵,但在教書育人方面,在待人接物方面,在許多地方是真正的楷模,他說的道理,他的言行,充滿智慧,傳承萬載不朽。

    方運認為,孔聖的仁是對的,但「仁政」就是空中樓閣。

    實際上,人族在各種私下文會中尤其是法家人雜家人,都討論過這一點,但因為牽扯太大,沒有在這方面指責孔聖,畢竟一旦儒家聖道動搖,各家也可能受到影響。

    但現在不同,方運直接搶奪了儒家的政道力量,對儒家的影響會小很多。

    方運通過兩個角度議論為何孔聖的政治理念天真空洞。

    第一個角度是人性,方運拿出之前和醫家聯手調查的數據,利用從小分開的雙胞胎兄弟姐妹的喜好、性情等等來作為論據。

    這個調查之前方運用過,證明有人與生俱來的固有特性,孿生兄弟姐妹哪怕在不同的環境成長,哪怕從未見過面,他們長大后,在很多方面的喜好或習慣都會驚人一致。

    方運以這個論據證明,人性之中有固有的東西,是極難被改變的,孔聖認為君臣願意施仁政,認為百姓可以被仁政教化,這是一廂情願的天真幻想。

    方運的第二個角度,理想與現實。

    方運認為,孔聖雖然從粗鄙的低起點一步一步成長,最終成為人族百代師,開創了仁政的理念之後,但最終走上一條建造空中樓閣的道路,忘記了最關鍵的問題。

    那就是「政」的最後一步。

    住在黃土地上的一家人種粟米還是開闢水田種水稻?冶鍊鐵犁應該是彎刃還是直刃?一個孩子被另一個孩子欺負是應該讓雙方和解還是懲罰施暴者?一個婦女喪夫后挺著大肚子爭奪家產應該怎麼辦?一個女子被父母被迫嫁給自己不喜歡的人是忍氣吞聲還是勇敢反對……

    這無數的問題,都是政的最後一步,都需要具體而現實的解決手段。

    人族有數不清的人,數不清的心思,數不清的活法,數不清的困難。

    人族最需要的,是解決問題的方法,以及解決問題更好的方法。

    仁政從來不是人族最需要的。

    不斷的革新才是。

    方運認為,有教無類,即所有人都可以接受教育,是正確的,人皆可以為堯舜,也是可能的,但這個過程不是去追求什麼堯舜周朝那種落後的文化、制度或生活方式,而是通過不斷學習,不斷努力,去達到內心的至高境界。

    堅守先輩優秀的精神是絕對正確,而且要不斷堅守,但過度崇拜古老而輕視現在甚至未來,必然邁向腐朽!

    人可以仁,政則不能。

    仁政必然意味著亡國。

    方運最後列舉出歷史上無數例子,比如春秋五霸,比如戰國七雄,比如秦漢的延續,人族每個國家的強大,其內在核心都不是仁政,用鐵一般的事實擊碎了假象。

    方運在這條最後重申,他個人特別希望人族是行仁政的,但實際上,在弱肉強食的聖元星,在更危險的萬界,仁政是一劑劇毒。

    幻想和理想,一定要區別開。理想是應該有且可以實現的,仁政是應該有但屬於不可實現的幻想。

    仁政可以當幌子,甚至可以假意樹立為絕對正確,假意樹立為普及世界的觀念,但如果真正嚴格施行,自己的國民相信,那就會成為一個族群的枷鎖,甚至斷頭台!

    孔聖認為仁能解決一切,而孟子則單獨把仁與政相結合,重點闡述過仁政,所以,這第三條不僅批孔聖,也等於在批孟子。

    少數人看到這裡,感覺方運好像收斂鋒芒忌憚什麼,這根本不是在批聖,甚至主要也不是指責仁政,更像是在說,我們即將遇到「仁政」無法解決的敵人,如果不拋棄一些東西,必然面臨毀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