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姜河川掃視眾人,緩緩道:「甚至於,他會說,孔子只是個教書的,孟子只是個說客,說先賢古人都是糟粕,但是,只要他說要不斷學習,好好做人,要用自己的雙手創造財富,要讓自己的家人感到更幸福,要讓自己的子女多讀書多學習,要熱愛腳下的土地,那麼,你便會知道,他就是你的後代!」

    姜河川輕嘆一口氣,道:「我們人族,傳承的是精神,傳承的是文明,傳承的是知識。我沒有資格判決今天的儒家是不是儒家,我也沒資格判決以後的儒家是不是儒家,但只要我們一直在進步,一直在學習,一直在努力,甚至於,哪怕我們的後代忘記『儒家』這個詞,但我依舊敢說,那是儒家!」

    雲駱獃獃地看著姜河川。

    其餘人也看著姜河川。

    姜河川笑了笑,道:「這就是我離開京城,來到聖院的原因。我相信他!相信方運!」

    雲駱道:「現在的問題是,誰也分不清方聖在替換舊的木板,還是在鑿沉這艘船。」

    姜河川好奇地道:「我們人族蒙昧不知多少萬年,這艘船沒有沉!妖蠻半聖控制商朝,這艘船沒有沉!百家爭鳴,這艘船沒有沉!千年條約失效,這艘船沒有沉!大聖殺到兩界山外,這艘船沒有沉!在人族有痕迹的幾十萬年中,這艘船都沒有沉,而且越來越大,越來越快,你現在告訴我,一個方運就能鑿沉這艘船!這種話,你們相信嗎?我現在不相信,也永遠不相信!」

    在場的閣老們眼前一亮。

    是啊,人族遇到那麼多苦難都堅持下來了,而且越來越好,為什麼會認定方運的革新會導致人族崩潰?

    「我……」雲駱徹底說不出話來。

    眾人都在回味姜河川的話。

    大殿沉寂許久,巫九皺眉道:「不好。我得到消息,雜家人和一些反對方聖的人,可能要在暗中進行一次大動作,但是,具體不知道是什麼。之前……我不想干涉,但現在,我想把他們扼殺在萌芽狀態!」

    哪知姜河川豁達一笑,道:「就如同我們不相信方聖能鑿沉人族這艘大船,難道會相信那些鼠雀之輩能妨礙到方聖?」

    所有閣老輕輕點頭,哪怕是雲駱都本能地點了兩下頭,然後發現不對,突然停住,如同落枕一樣。

    過了許久,雲駱長嘆一聲,道:「方聖這麼繼續下去,我們整個禮殿都可能被革新掉,難道我們就眼睜睜看著,什麼也不做?」

    姜河川微笑道:「怎麼會?我們把跟禮殿有關的一切記錄下來,讓後人知道,在人族文明的高地中,有一層沙土叫禮殿。」

    眾閣老坐在大椅上,靜靜地望著前方,雙目之中彷彿有迷霧翻騰。

    每位大儒都好像看到了另一個方向。

    「罷了,此事老夫不插手……」雲駱說完,緩緩起身,雙手背在身後,慢慢向外走去。

    禮殿的門打開,又合攏,一如往常。

    童生試的日期慢慢迫近。

    整座聖元大陸風起雲湧,而各地的蒙童與讀書人都開始忙碌起來。

    抵達孔城的少數讀書人散了去,但大多數讀書人都已留下。

    因為許多人都知道,一部分男讀書人已經準備上書聖院,要求取消男女同考。

    孔家雖然已經承認錯誤,但偶爾有景國的讀書人繼續攻擊孔家,反倒是慶國讀書人竭力為孔家辯護,並不斷影射是方運在針對孔家。

    論榜上的文章不如以前激烈,但依舊有大批讀書人在反對男女同考,反對方運的批孔子。

    加上為慶君招魂的,加上方運的宿敵,加上雜家人,加上林林總總的人,依舊在論榜上擰成一股巨大的力量。

    不過,這些人極為巧妙,從來不直接攻擊方運的聖道,也絕不會咒罵侮辱方運,一直在玩文字遊戲,不斷挑起別人對方運的不滿。

    許多讀書人站出來反擊,但大多數人都在旁觀。

    因為,所有人都意識到,方聖與宗聖的聖道之爭已經白熱化。

    或者說,在方運立政道對抗雜家聖道的那一天開始,雙方的聖道之爭就已經正式開始。

    此次的聖道之爭,將空前絕後地慘烈。

    所以,越來越多的人兩不相幫,遠離這場漩渦。

    但是,這是聖道之爭,是關係方聖、宗聖、雜家、儒家、政道、景國、慶國等等巨大勢力的爭鬥,沒有人真正可以置身事外。

    所以,這次聖道之爭,竟然隱隱有變成房間里的大象的趨勢。

    每個人都知道聖元大陸這座大房間中出現了一頭大象,但除了相關人員,大多數人都好像看不見這頭大象。

    茶館里的,酒樓里的,官衙里的,書院里的,學宮裡的,孔城的,聖院的,公開談論這件事的讀書人越來越少。

    但是,一切只是表象。

    在各地讀書人的私密文會中,幾乎九成的文會主題是方宗兩聖的聖道之爭,而所有的文會或多或少都會談起這件事。

    無論人族的海洋如何暗流涌動,但表面上還是風平浪靜,不過偶爾濺起一點浪花。

    慶國,新京瑞都。

    慶國大多數官員移居到瑞都,繼續管理全國。

    只不過,慶君之位懸而未決。

    各王與皇子們上演了奪嫡之爭中能發生的一切。

    紀府。

    雖然這個紀家不是「一門三狀元,父子四學士」的紀家,但與那個紀家同族同宗,家主紀全老翰林乃是那個紀家家主的堂侄。

    自從紀安昌成為大儒后,即便文比李文鷹失敗,畢竟是大儒,紀全也跟著水漲船高,但不幸的是,沒隔多久,紀安昌喝醉酒嘲諷方運的事廣為流傳。

    誰人江上稱詩聖,錦繡文章借一觀。夜靜不堪題絕句,恐驚星斗落水寒!

    前半句乃紀安昌酒醉未醒嘲諷方運,后句乃是方運回應。

    本來這件事最多是笑談,紀家不至於如何,畢竟方運是景國的方運,而紀安昌是慶國的大儒。

    但是,當方運封聖之後,這件事和詩再度被人提前,意義大不一樣。

    紀安昌竟然嘲笑方聖不是詩聖。

    再加上方運斬了慶君,慶國高層內心充滿驚懼,只能疏遠紀安昌,生怕惹到方運。

    現在的老翰林紀全也受到影響,本來運作的一個禮部右侍郎的職位也被搶走,甚至可能因為紀家失勢而被貶謫到清水衙門。

    紀府這幾天一直愁雲慘淡,直到三月初七的晚上,突然傳來老翰林的咆哮聲。

    「你要想考童生,就從老子的屍體上跨過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