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刑殿,如同懸在所有人族頭頂的利劍。

    就在三月初十的這一天,刑殿人員四處出動,遍布聖元大陸。

    如池塘落雨,驚起陣陣漣漪。

    刑殿的威懾力太大,許多人即便知道有人被抓,也陷入沉默。

    一開始,論榜只是有人零星反映,有一些人因為阻止女眷參與科舉被抓。

    當天的夜晚,方運在論榜頒布聖裁。

    在聽到「聖裁」二字的一瞬間,許多讀書人身體一顫。

    聖裁平時一般是指請眾聖裁決,但是,如果是半聖主動發布聖裁,那必然是有大事發生。

    刑殿是利劍,聖裁是雷霆。

    大量讀書人進入論榜,瀏覽聖裁內容。

    許多人只看了開頭就全身冰涼,看完全文後,百味雜陳。

    這篇聖裁之上,羅列了上千個人名。

    排名第一的,是慶國禮部尚書郝文義。他在慶國極富盛名,桃李滿天下,現在被押解上聖院,將被刑殿廢除文位,剝奪才氣!處死!

    這個大學士的罪名不僅僅是阻止自家女性參與科舉,同時還仗著自己的身份,直接以慶國禮部的名義,私下傳書,嚴令慶國各地女子禁止參與科舉,並要求各地衙門禁止女子入考場。

    這是人族歷史上第一個不是涉及叛族逆種且被聖院剝奪才氣、判處死刑的個大學士。

    一開始讀書人看到他的判罰同情,但是看完他的行為,許多人不知道是否應該同情。

    誠然,方運的男女同考很激進,許多人也在反對。

    但方運是半聖!

    歷代半聖任何聖諭,有自己收回的,有之後修正的,但沒有被聖院否定的!

    聖諭,就是人族最高的法令,任何人都不能公然違抗。

    郝文義阻止自家女眷參與科舉不是什麼大事,但卻號召整個慶國讀書人反對男女同考,這就是對抗聖諭!這就是對抗半聖!

    當年方運最出格的事,也不過是對抗刑殿,而且是以虛聖的身份,最後還認了罰。

    當年聖道之爭,方運再囂張,也沒有指責宗聖如何。

    聖諭有問題,可以反對,可以罷官罷考,可以糾結讀書人抗議,甚至可以圍堵聖院!

    但是,一個大學士竟公然對抗聖諭,這就是對抗聖院!

    眾聖都保不住他!

    現在,許多慶國人雖然同情郝文義,但也不認為刑殿做錯,甚至可以說,刑殿這次是留情了,因為沒有株連。

    除了這個郝文義被剝奪文位、才氣和處死,其餘讀書人都沒有死罪,也沒有被剝奪才氣。

    剩下的讀書人的懲罰各有不同,發配古地、流徙十年、圈禁三年等等居多。

    紀全因為阻撓女子參與科舉,被圈禁三年。

    三年不得離家,一旦離家,便等同違抗刑殿諭令,刑殿可將其直接擊殺。

    這份聖裁最後,還有極為醒目的說明。

    這只是第一批名單。

    陸續還會有別的名單放出來。

    很快,有慶國讀書人分析這個聖裁,併發布文章。

    文章分析得出,刑殿只敢緝捕那些用強行手段阻止女子參考的人,沒有緝捕口頭上反對或宣揚反對男女同考的人,也沒有在孔城和倒峰山下抗議的人。

    最終,文章呼籲,請讀書人放棄阻撓女子,改為來倒峰山下抗議,爭取讓聖院廢除男女同考。

    於是,許多讀書人紛紛響應,尤其是離孔城較近的一些人,開始披星戴月前往孔城。

    第二天,第二批聖裁名單發布。

    結果,聖裁不僅沒有堵住讀書人的嘴,甚至還引發了極為強烈的反彈。

    許多人開始竭盡全力抗議和反對。

    論榜上反對男女同考和批判方運批孔聖的新浪潮再次席捲一切。

    除了少數讀書人,大多數讀書人都冷眼旁觀,既不反對,也不支持。

    所有人都以為方運會安安靜靜等到三月十五,挨過自己主持的第一次科舉再說。

    結果,三月十一聖裁剛剛發布,晚上方運再次在論榜發文。

    《批文王書》。

    論榜的讀書人又一次炸了。

    整整一個晚上,人族各地讀書人使用頻率最高的一句話就是「好好當半聖不好么」。

    許多人一晚上沒睡好覺,為人族擔憂,為方運擔憂,為儒家擔憂,為科舉擔憂,為自己未來擔憂,紅著眼睛迎來了清晨,還沒等吃上早飯,就收到一個消息,急匆匆去看論榜。

    三月十二的清晨,方運又批聖了!

    這次是《批孟子書》。

    「心累啊」,成為論榜上的最高頻回復。

    讀書人們看完《批孟子書》,已經做好心理準備,確信明天早上方運肯定還會選一尊亞聖批,等著就好。

    結果,午後剛過,許多人都在午睡的時候,人族各地紛紛傳來讀書人憤懣的哀嚎。

    「瘋了!」

    「我不想活了!」

    「人生真艱難啊!」

    「我不想當讀書人了,太累了,真的太累了!」

    因為,方運在午後一口氣連批曾子、荀子、子思子與顏子四尊亞聖,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很快,許多原本冷眼旁觀的讀書人開始下場回復。

    「批聖之月到來,道路崎嶇,過於顛簸,請各位扶好馬車!」

    「論榜治國!」

    「今年的蒙童們好慘,不管男女,估計已經懵了。你們猜猜,這些批聖書會不會出現在考卷上?」

    「雖然方聖的許多內容很有道理,但……我現在靜不下心來研究啊,誰告訴我為什麼?」

    「大家好,我在鎮獄海閉關修行一年,剛剛出關,請問,我是不是計算錯了時間,其實我是閉關百年?」

    三月十三,方運繼續批聖,現在輪到半聖,每個時辰一篇。

    「我兒子剛才口吐白沫,說再也不考童生了!以前他們先生考前都會押題,今年他們先生瘋了……」

    「方聖這是把論榜當成自家書房的廢紙簍了嗎?」

    「我忍不住了,我有種感覺,如果我不發泄出來,我也會瘋!」

    「蒼天啊,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去年才文宮成形,萬一過幾天就崩碎了怎麼辦?」

    「昨夜全城讀書人跑文院開了一場文會,文會的主題就是,在如此瘋狂的時期,如何保證文膽不碎!」

    三月十四,一篇前所未有的文章橫空出世。

    《批方聖》。

    文章撰寫者,赫然是一個年輕的進士。

    全人族震驚,同時心生敬佩之情,因為至少大儒才能批聖,區區進士批聖,批完必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