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於是,眾人帶著默哀祭奠的心思進入文章,結果發現,文章原作者在回復里活蹦亂跳,不斷感謝支持他的人。

    眾人又重看全文,沒錯啊,的的確確在批方運,指責方運驕橫殘暴、破壞祖宗法、挑起聖道之爭等等。

    進士可以批聖?

    於是,一個時辰后,論榜歷史上最奇葩的一幕出現了。

    論榜之上,除了最方運的文章,所有文章標題整齊劃一。

    全是《批方聖》。

    看著這幾天論榜上的一切,許多讀書人再一次感覺到,自己心中有什麼堅不可摧的東西瓦解了。

    整整一天,論榜群魔亂舞,連許多支持方運的讀書人看到滿篇的《批方聖》,也充滿了好奇。

    「批方聖之日」聲勢浩大,但是慢慢慢慢,許多讀書人就覺得膩味了。

    因為批來批去都是一些那些東西,基本只有兩種。

    一種是認為方運對人族手段太過狠辣,殺了很多不該殺的人。

    許多人對這種論調嗤之以鼻,方運肯定是做過一些有違道德的事,但儒家從孔聖誅少正卯開始,就沒有真的被道德束縛。倒不是說儒家是偽道德,而是所有儒家人都認為,為了更高境界的理想,完全可以犧牲一定程度的道德。

    讀書人連自己都敢犧牲,還在乎一點道德嗎?

    越是文位高,越是經歷過與妖蠻戰鬥的讀書人,越懶得在意這方面。

    人人都有道德瑕疵,絕不存在真正完美的道德聖人。

    再老實的人,內心也有過陰暗的想法。

    只要不是大罪惡,一切都可以彌補。

    第二種人認為,方運可能把人族帶到深淵。

    和上一種反應不同,人族各地的讀書人都在認真探討。

    反對男女同考為主的人,大都認定方運為人族指出一條絕路。

    但是,許多務實的工家、農家、醫家、法家等等讀書人,卻羅列出翔實的事件甚至數據,做出了有力的回擊。

    一切靠感覺的人,都認為人族要完。

    一切靠事實和數據說話的人,都發現人族正在以恐怖的速度大發展。

    如果說以前人族許多方面的成長曲線像是角度低於5度的小斜坡,那現在人族的發展簡直就像是超過80度的大陡坡。

    所以,怪異的是,即便論榜滿篇都是批方聖,可越來越多人認為,批到方聖的後果,就是人族倒大霉。

    於是,許多原本旁觀的讀書人,為了人族的未來,為了心中的正義,也加入了支持方運的行列。

    但是,人類難以保持理智。

    尤其是被方運批聖的那些世家子弟。

    很快,人族各地的世家弟子串聯起來,陸陸續續抵達京城,大部分人都是直接利用世家特權,通過文界或者才氣挪移直達孔城。

    孔城人都知道,半個孔城是孔家的,剩下的半個,是眾聖世家的。

    孔城一直都是眾聖世家的自留地,這裡到處都是各種文會場,各種大宅院。

    孔府十七號,是一家私人經營的文會場,從正門看,在孔城很普通,只是牆有些高大,大門也算不上輝煌,甚至有些陳舊。

    但是,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孔府十七號兩側的宅院都是偽裝的,都是孔府十七號整座大宅院的一部分。

    這天晚上,孔府十七號的所有門前車水馬龍,一輛又一輛馬車停下,一位又一位讀書人走出來。

    走進孔府十七號的正主,不乏翰林甚至大學士,沒有舉人以下,連僕從都至少是童生。

    華燈初上,繞過正門前的花園,沿著走廊走過細流,繞過照壁,才能看到孔府十七號的正堂大廳。

    這是一座足以容納上萬人的大型會場,哪怕在各國國都,都沒有如此大的私人宅邸。

    這裡,才是真正的孔府十七號。

    這裡,擠滿了各地的讀書人,以世家子弟為首、名士為輔,沒有一個無名之輩。

    大廳之中,一排排的圓桌整齊排列,兩側竟然仿照方運在景國的聖道文會的布置,設立了許多自助台,上面擺放了許多食物和低度酒,大量的僕從在大廳各處穿梭。

    不多時,一個清亮的聲音響起。

    「支持男女同考的,請移駕他處,若是接下來有所誤會,動起手來,就不好看了。」

    許多人笑起來,也有人凝神望向大廳深處的平台之上。

    一個身形挺拔的年輕讀書人站在上面,一身白衣墨梅翰林服,由於被燈光照耀,皮膚泛著美玉般的色澤,左眉外端一粒綠豆大的黑痣格外醒目,讓他增添一絲奇異的特質。

    點眉奇才孔維山,是最近幾年孔家最令人注目的新秀。

    論文,詩成鳴州,論武,戰功位列三十歲以下孔家人前十。

    他是孔德源的兒子。

    孔德源就是那個搶了孔城張宣書院名額的大學士,已經被逐出孔家,交由孔城審查。

    鑒於此事影響巨大,事情惡劣,懲罰必然會加重,至少會流放古地五年。

    大廳之中,宗家讀書人微笑著看向孔維山。

    這一次,雜家人一直在推波助瀾,沒想到孔維山聯合眾聖世家,便欣然加入。

    孔維山哪怕是孔家人,哪怕是翰林,也用不起這孔府十七號。

    甚至於,連他父親孔德源都沒有資格站在這裡。

    他偏偏成為這裡的發起人,那麼,他背後的勢力是誰,呼之欲出。

    孔維山掃視全場,看到沒有人退出,緩緩道:「那位……過分了!」

    在場的許多人臉上閃過一抹怒意。

    自家的先祖,竟然被方運當眾批判,而且是如兒戲一般批判!

    半聖批半聖,就是聖道之爭!

    孔維山道:「那位的功績,震古爍今,堪稱千古絕奇,我從不否認,至今,我仍然深深景仰他,除孔祖之外,到現在,甚至未來,他都是我最敬重的讀書人。」

    眾人不僅沒有生氣,反而輕輕點頭,對這個孔維山心生敬意,充滿了欣賞。

    身為世家子弟,哪怕與方運有巨大的利益衝突,他們也瞧不起那些面對方運時如瘋狗的人。

    「不過,他太過分了!他可以殺慶君,他可以指責孔家的疏漏,甚至,他可以批聖。但是,當他與法家合謀奪取世家特權的那一天,他的野心,已經超過他的功勞,也邁過眾聖世家的底線!」

    「對!」

    「說的好!」

    大廳里的眾人紛紛低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