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衍聖公長長一嘆,自己不能欺騙自己,學到更高明的方法,發現更廣闊的角度,有了更清晰的視線,已經無法忍受過去的腐朽。

    方運淡然一笑,道:「我們把歷史想象成橫在眼前有刻度的尺子,就會發現,在西周時期,禮樂如煌煌太陽,照亮西周所有的刻度。但是,到了東周時期,也就是春秋戰國時期,隨著尺子延伸,禮樂太陽並沒有變,對,它並沒有變弱!但是在春秋時期,孔聖的時期,升起了新的太陽,這輪儒家太陽,比禮樂大日亮百倍千倍!」

    「春秋時期的人們,依舊可以感受到禮樂的光芒,但春秋戰國最光輝的存在,是儒家的太陽!我們應該去吸收儒家太陽的光輝,而不是愚蠢地去吸收禮樂太陽的光芒。」

    「禮樂思想很偉大,禮樂的太陽,依舊能照耀我們。當我們接受了儒家太陽的照耀后,我們身上雖然依舊有禮樂的光輝,但是,我們每一個人,已經比禮樂太陽更燦爛!」

    「而在不久的未來,在人類歷史的刻度尺上,必然會出現比儒家太陽燦爛百倍千倍的新太陽,而那時候的人族,依舊沾染儒家太陽的光芒,但他們每一個人都比儒家太陽更光輝!」

    「禮樂沒錯,仁政沒有錯,儒家沒有錯,它們都是某一個時代最光輝的存在。但是,如果我們永遠留戀他們光芒的溫暖,不去追尋或創造新的太陽,那麼,我們一定錯了。」

    方運盯著衍聖公微垂的眼帘,道:「所以,見不賢而內自省是說,我們要看看自己身上,有沒有和先輩一樣的錯誤,哪怕用刀把這種錯誤割掉,哪怕鮮血淋漓,我們也應該去做!不然,當先賢錯誤的巨瘤不斷增多,總有一天會吞噬我們的身體,一起滅亡!」

    「認清方向,認清學什麼,比學習和努力本身更加重要!」

    方運靜靜地喝著茶,一杯又一杯地喝著。

    許久之後,衍聖公抬頭,道:「我不想承認,但無力反駁。」

    方運依舊不說話,直到把所有茶水喝光。

    「下一壺。」方運道。

    衍聖公哭笑不得道:「你怎會不知龍茶的珍貴?這一壺,便是三百年的產量啊!這一壺,我孔家喝了四百餘年還沒喝完!」

    「別人會等你,我不會。」方運靜靜地看著衍聖公。

    衍聖公如醍醐灌頂,喟然長嘆。

    「是啊,時不我待!老朽空長你數十載,卻還是放不下得失二字,還是看不透取捨二字,還是看不清自我啊!」

    衍聖公說完,面帶淡淡的悲色,似乎在哀悼自己的年華。

    「你站在山峰太久,只能看到遠方的白雪皚皚,並沒能看到自山腳萌發的新綠將席捲天下!你知道大儒需要什麼能力才能晉陞半聖嗎?」方運問。

    「學生不知。」衍聖公畢恭畢敬。

    他終究不是真正半聖。

    這一刻,他代表的不是孔家,是他自己。

    他叫孔長遜,只是一位擁有半聖力量的大儒。

    只是大儒。

    方運面帶和善的微笑,道:「當一個人有超脫世俗的眼界,又有觀察世俗的眼睛,眼中永遠不會只看到一面的時候,他才能開啟封聖之路!」

    孔長遜呆坐石凳,汗流浹背。

    孔長遜的眼中,無數記憶碎片流轉,他讀書學習,他肩負偉大志向,他一步一步科舉,他上陣殺敵,他四處磨礪,他娶妻生子,他在孔家步步高升,最終集萬千榮耀與使命於一身,成為本代家主。

    他認為自己是天之驕子,為了孔家,不得不放棄封聖之路,認為自己乃是一代文首,本來可以窺破聖道。

    直到今日他才明白。

    不是繼承孔聖力量便失去真正封聖的機會,而是孔家歷代家主根本就沒有封聖的能力。

    每一任孔家家主,都高高在上,從來不知道一件至關重要的事。

    何為人世間。

    歷代孔家家主,都沒看到過世間的真實!

    過了許久,孔長遜才長長呼出一口氣,周身冷汗散盡。

    「多謝先生教導,學生……有負先祖。」孔長遜面生愧色。

    方運卻淡然道:「孔家歷經多代,到你之手,未墮英名,難能可貴。」

    孔長遜苦笑道:「苦苦支撐罷了。若非您運籌帷幄,有負岳相助,倒峰山之外,已化為萬里焦土。」

    「孔家沒有自大便好。」方運道。

    孔長遜想了想,正色道:「學生覺得您所謂的尺度和其細節,大有學問,您可否詳細教於學生?」

    方運一言不發,一疊文稿自虛空飛出,落在孔長遜面前。

    草稿正文書寫著三個大字。

    統計學。

    孔長遜的雙手輕顫,猶如撫摸珍寶一樣撫摸文稿。

    方運心中一嘆,這門學科一直都極為重要,但總是被人忽視。

    方運開始拿出自己的神茶,燒水,沏茶,喝茶。

    孔長遜慢慢地翻看,看了許久,又沉默許久,道:「老夫動用半聖之力,每個字都認得,大概意思也明白,但總覺……自己缺了點什麼,所以看不懂。」

    方運默默收迴文稿,道:「此方聖道還未成形,你先打好數學基礎吧。」

    「是。」孔長遜面紅耳赤。

    方運心道古人真忠厚啊,等他學會了統計學就知道,剛才講的其實跟統計學沒多大關係。

    「我回答完你的問題,你該回答我的問題了。」方運看著孔長遜。

    這一刻,兩人心態逆轉。

    方運好似在俯視堂堂孔家家主。

    這天下的讀書人,到底是在敬孔家,還是敬孔聖。

    孔長遜沉思許久,無奈道:「當然是敬孔聖。」

    「那孔家能助長孔聖威名,還是相反?」

    孔長遜面露慚愧之色,道:「雖然老朽不想承認,但是,如果學您一樣,跳出孔家,用更大更高的尺度來審視孔家,孔家其實實在消磨孔聖的威名。」

    「不過,你們孔家認為,正是有孔家人的歷代努力,人族才能維持基本的團結,避免分裂。如果沒了孔家,人族必然會分崩離析。」方運道。

    孔長遜正色道:「無論外界如何認定,孔家一直在堅守一點,定要消弭人族的任何禍患!」

    「如果,孔家本身成為人族的禍患呢?」方運問道。

    孔長遜一愣,想起方運剛才講的異族故事,想起方運這些天的種種做法,猛地瞪大眼睛。

    豁然開朗。

    隨後,孔長遜驚駭地看著方運,目光連閃。

    方運愣住了,這孔長遜的神色太過怪異,到底發生了什麼,就算髮現自己意圖,也不應該如此啊,莫非孔家根本就不想看到人族好,為了孔家利益寧可埋葬人族?

    方運心中突然戒備。

    孔城上空,有涼風掠過。

    然後,孔長遜就呆坐在石凳上,一言不發。

    方運也不知孔長遜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也不說話,一杯接著一杯喝茶。

    直到天光微亮,孔長遜的目光才穩定下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