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孔長遜長長一嘆,然後很自來熟地拿過方運的茶壺,對著壺嘴,把水倒入自己口中。

    堂堂孔家家主,位比半聖,竟然咕咚咕咚地大口喝著茶水,喉結上下滾動,毫無讀書人風采,更像是綠林好漢。

    方運有點心疼自己的神茶。

    這報應來的有點快。

    喝空茶壺,孔長遜長長一嘆,跟喝酒喝多了一樣,目光有些迷茫。

    方運一看時間,科舉馬上就要開始,自己這個主考官得回眾聖殿監考。

    如果不把事情解決了,今天白來了。

    方運道:「衍聖公,本聖此來的意圖,你可知曉?」

    「確已知曉。」孔長遜的語氣中充滿濃濃的遺憾。

    「你當如何?」方運問。

    孔長遜長嘆一聲,道:「該來的總會來。」

    這下輪到方運疑惑,不知道這孔長遜打的什麼啞謎。

    數息后,孔長遜道:「先祖聖隕前,曾對當時家主說過一句話,代代相傳,一直傳到我。包括我在內,歷代不能完全確定是什麼意思,直到今日。」

    「孔聖說過什麼?」方運好奇地問。

    方運知道華夏古國的《史記*孔子世家》末尾,孔子哀嘆自己將亡,但是,在聖元大陸,孔子封聖,聖隕前到底說了什麼,無人知曉。

    「先祖聖隕前,足之蹈之曰:『吾道窮矣,莫將宗予。』隨後說,那個人若是到了,便要聽那人的。時任家主問那人是誰,先祖說,那人到了你們便知曉。」

    方運眉頭皺起。

    華夏古國的《史記》中記載,孔子的確因為過於悲觀,說過「吾道窮矣」,認為自己的儒家之道已經行不通。華夏古國,孔子臨終前說過「莫能宗予」,意思是沒有人能奉行他的主張。

    但聖元大陸的孔聖聖隕前說「吾道窮矣,莫將宗予」,則是說他知道自己的聖道已經達到盡頭,不要讓人繼續繼承他的主張和聖道。

    說出這兩句話的時候,孔聖竟然在高興。

    方運突然眼前一亮,想起一個細節。

    兩本《史記》都記載一件事,魯哀公十四年,在大野這個地方,魯哀公狩獵的時候遇到麒麟,被孔聖取走!

    這就是著名的「西狩獲麟」的典故。

    在華夏古國,這只是一個傳說,但在聖元大陸,這是孔聖的一個轉折。

    因為不久之後,孔子封聖!

    方運突然露出神秘的微笑,問:「那頭麒麟呢?」

    孔長遜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聲音顫抖道:「您……使用太古星河支流去了哪裡?」

    「你說呢?」方運嘴角浮現奇異的笑容。

    孔長遜盯著方運看了許久,從頭皮到手指都在哆嗦,激動得不能自已,最終面露複雜之色,道:「如果真是您,孔家上下,不敢違命。」

    「如此痛快?」方運微笑著問。

    孔長遜嘆息道:「您有所不知。歷代家主都在思索先祖遺言。我們的猜測非常一致,先祖胸懷萬世,根本不會沉浸於自己的虛名之中,所以他不僅不怕看到有人超越自己,甚至會很高興看到有人超越自己。在臨終前,他晉陞聖祖,參悟更多,因此意識到必然會有人自創新道,超越他,所以非常高興。至於那個人,我們都在猜測,但沒想到會是您,直到……我們從妖界與龍族得到有關您的推測,再加上您突然問起麒麟,最大的可能性呼之欲出。怪不得當年孔聖會將《春秋》的力量賜予您。這樣一來,您能闖過九山,見到山頂之物,也就理所當然。」

    方運道:「封聖之前,我並不知情,但封聖之後,我才明白為何所有亞聖聖隕之後,眾聖壽命突然變短。」

    「唉……」孔長遜長嘆。

    方運露出敬重之色,道:「我封聖之後發現,每尊半聖的壽命明顯不止於兩百歲,而是兩百歲之後,半聖若不能突破亞聖,會漸漸衰弱。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但是,人族半聖不是妖蠻半聖,沒有那麼貪生怕死,所以他們乾脆在巔峰時刻聖隕,保留力量,定住聖道支流!」

    方運抬頭望天。

    人族的天空之上,聖道長河支流浩浩蕩蕩。

    每條聖道長河支流之中,都有或多或少的半聖之影。

    每有一尊半聖聖隕,人族相關的聖道長河支流就增強一分。

    這就是人族成長速度遠超任何族群的原因!

    每一尊半聖,在巔峰時刻聖隕,將最強的力量用來增強後代!

    方運又道:「除了聖道長河,他們還有另外一處戰場……」

    孔長遜驚道:「有些典籍只在先祖文界保存,你還未翻閱,怎麼知道那裡……我明白了。從時間上說,您恐怕比先祖知道得更早。」

    方運輕輕點頭。

    「那老朽明白了,您這次從龍城回來,便急不可耐革新,恐怕也是為了那裡。」

    方運再度點頭。

    「如此一來,還請方聖下令,孔家上下唯您馬首是瞻。」孔長遜態度完全改變。

    「麒麟之事,可有外人知曉?」方運問。

    孔長遜搖頭道:「只有歷任家主知道麒麟與那人也就是您有關,其餘人只是猜測先祖得到麒麟的指點,才能封聖。」

    方運突然看了一眼倒峰山下的方向,嘴角浮起一抹冷笑,道:「看起來你們也沒說黃昏虛日碎片之事?」

    孔長遜忙道:「此物太過珍稀,事關重大,一旦泄漏,萬界眾聖恐怕會聯手攻打聖元大陸。所以收到此物的眾聖與亞聖世家家主不敢外泄,那些小崽子並不知情,不然也不會愚蠢地聚集在倒峰山下。要不要……」

    方運隨口道:「你們世家自行解決吧,我去主持童生試。」

    方運說完轉身走了兩步,停在涼亭的台階上。

    「孔聖他老人家已經很累了,讓他老人家歇歇吧。」

    孔長遜眼中神色變幻,最終嘆道:「謹遵方聖聖諭。自此之後,孔家撤出孔城,回歸曲阜,不再以世家之首自居,並將孔城移交給聖院。自我之後,孔家再無家主半聖!所剩聖氣,全部由聖院調配!」

    「我方家亦世代居於血芒界。」方運點點頭,走出孔府。

    孔長遜看著方運的背影消失,喃喃自語:「他做的沒有錯。人族不需要一個無所不能的聖祖,百姓不需要一個掌控一切的國君,聖元大陸也不需要一個高高在上的孔家,甚至不需要不可批判的眾聖,包括他自己。誰能想到,那麒麟竟然是他的……」

    突然,孔長遜大喊道:「如果您眼前只看到白雪皚皚,又當如何?」

    「自會有人攜新綠登門!」

    方運的聲音在涼亭中回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