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孔維山和身後的所有讀書人眼中都閃爍著敵視的光芒。

    他們如同被激怒的狼群,無所畏懼。

    顏域空笑了笑,就如同在文會上遇到多年未見的好友一樣,可能笑容中沒那麼熱情,也沒那麼熟悉,甚至還帶著一點陌生。

    但這種笑容,永遠只會給朋友。

    「你們之中,有我的好友。」顏域空溫和地說著,溫和地笑著,溫和地看著。

    幾十萬人的隊伍,瞬間停滯,隨後繼續前行,只是慢了那麼一點點。

    看不出來,只有心能感覺到。

    數十萬的敵意,在一瞬間消融。

    「在我身後,也有我的好友。」

    巨大的廣場,明明有幾十萬人在行走,卻突然靜悄悄的。

    顏域空帶著溫和的笑容繼續道:「你們之中,有和我一起在炎炎夏日擦著汗讀書的好友,有在滿堂燈火中參加文會的好友,有從未說過話但遙遙相視一笑就繼續戰鬥的好友,甚至有從未見過但是看到對方的名字內心會跳得比平常快那麼一點點的好友。你可能吃麵食而我喜歡吃大米,你可能喜歡說兒化音我不太會捲起舌頭,你喜歡絲綢而我只喜歡穿棉製衣服,你可能修的是兵家而我主攻儒家,甚至可能有一天,你恨不得我去死,但我相信,我的好友不會把你的劍捅進我的心窩。」

    說著,顏域空指了指自己的心臟。

    「哪怕你真的捅進去,我還是會說,在你捅進去之前,你還是我的好友。」

    顏域空轉頭看了一眼倒峰山的山頂,又回過頭道:「上面也有一位我的好友。他讓我在龍舟文會上一敗塗地,但在聖墟之中,我們把後背交給對方。他曾在十國大比隻身鎮十方,壓得我們所有人喘不過氣來,但在進士獵場,我們依舊肩並著肩殺瘟疫之主的分身。你們可能會說,我顏域空站在這裡,是因為他是半聖,我們這些人,是為了利益,為了名譽,為了能得到半聖光輝的照耀。」

    顏域空笑了笑,道:「並不是,因為半聖不需要保護,人類任何一尊半聖都不需要保護,他們比我們在場甚至不在場的所有人都會保護自己。但上面那個我的好友,需要保護。」

    「你們或許會說,為什麼我不保護你們,我卻偏偏選擇了那個最強大的好友。你們會覺得我偏心,會覺得我功利,甚至會覺得我勢利。那我告訴你們,我看到的是什麼。」

    顏域空臉上的笑容依舊,眼眶卻突然紅了。

    「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和我們一樣,也有朋友,也有親人,也有一個國家,但是,他的朋友、他的親友、他的國家,把榮辱與未來,押在他的身上。在龍舟文會之前,我以為我在與景國文比,等比賽結束后,我看著他,我才知道,是我和我的朋友、我的親人以及我的國家,在跟他一個人比。他的朋友,他的國家,沒站在他的身後,也沒站在他的兩側,而是站在他的肩膀上。」

    顏域空眼中泛著晶瑩的東西。

    「在十國文比的時候,我還是站在他的對面,我還是以為,是我們十個人,跟景國十個人比,但是,在萬題海的時候,景國是九個人,少了一個人。然後我看到,他以一心二用之能,兩手持兩筆,分答兩份試卷。當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他一個人身上的時候,當所有景國人的希望灌注在他一個人身上的時候,他其實沒得到任何幫助,他還是一個人,一個人在對抗我們所有人。」

    「在聖墟的時候,在進士獵場的時候,我說我們並肩作戰,我說我們背對背戰鬥,但那只是我的錯覺。如果我擁有記憶回溯的能力,我重新去看過去發生的戰鬥,我就會知道,不止我,所有自認為和他一起戰鬥的人都會疑惑地發現,為什麼我們看到的一直是他的背影?」

    「是他跑得太快?是他心裡沒有我們?還是他並不喜歡我們?不是!在那些地方,我們不知道往哪裡走,無論前後左右,我們根本不知道,但是,每當看到他的背影,我就會知道,我和他之間的那段路,是安全的。因為,那是他走過的路。」

    「我們並沒有跟他並肩戰鬥,我們只是在他的背影下,沿著他走過的那條安全的路,跟隨他前行。」

    「甚至在三谷連戰,在寧安之戰,在其他古地,在龍城的時候,他都是一個人在前行,只是,我跟不上他了。」

    顏域空的鼻子泛紅。

    「當我與他越來越遠,我內心是有些慌張的,因為我不僅跟不上,我甚至看不到他的背影,他好像進入遠方的迷霧中。直到他照見萬界,當他再一次出現在我的面前,當我看到他笑容的時候,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

    「我已經不用跟著他,我已經不用看著他的背影,因為他已經獨自一人殺光四面八方每一條路上可能會傷害我的敵人,他殺了古虛,殺了妖蠻半聖,殺了三海龍聖,殺了一切我根本看不到的敵人!」

    「但是,我從來沒看到他身邊站著別人!」

    「古虛傷到他的時候,沒人會幫他擦拭嘴角的鮮血!」

    「三海龍聖圍攻他的時候,沒人會幫他看好身後!」

    「他被你們用文字的刀劍劃破心臟的時候,我也看不到誰能為他包紮傷口。」

    「你們有很多人在幫你們,你孔維山有你父親在幫你,有孔家在幫你,有幾十萬的讀書人在幫你。但是,我看不到我朋友方運身邊有人,真的看不到!」

    顏域空用袖子擦掉滑落面龐的眼淚。

    「我不理解他為什麼去殺慶君,我也不理解他為什麼殺龍族半聖,我同樣不理解他為什麼好好的文曲星碎片不要非得送給別人然後樹立幾十億的敵人。我從來都不理解他!」

    「方聖不需要我一個小小的大學士,我甚至無法透過方聖的光輝就看到他的容貌。但我能聽到,也確確實實聽到,我的朋友方運對我說,他想有人幫幫他!」

    「然後,我來了。」

    顏域空望著前方的幾十萬人,淚滿青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