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從高空看去,人們猶如黑色洪流一樣,包圍孔城,深入孔城,抵達倒峰山下的大廣場。

    大廣場的四面八方都有人衝來,他們或是頭巾凌亂,或是長袍濕透,或是滿腳泥漿,但他們的目光無比堅定,在陌生的地方沒有一絲慌亂。

    沒有人指揮,也沒有人引導,他們本能地避開孔維山的隊伍,沖向顏域空的身後。

    當四面八方的人族開始出現的時候,孔維山的隊伍終於停下來。

    這支幾十萬人的隊伍只走了一萬多人,並沒有讓隊伍看上去縮小。

    但是,對面的隊伍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壯大。

    全聖元大陸各地的人,加入顏域空身後的隊伍。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很快,顏域空身後變成了人族的汪洋大海,以致於顏域空不斷向前走,讓更多的人站在他的身後。

    不多時,顏域空已經被身後越來越多的人推到孔維山面前。

    孔維山在後退,幾十萬人的隊伍在後退!

    顏域空前進,顏域空的隊伍前進。

    很快,顏域空身後的總人數超過千萬!

    而且,這個數字還在快速增加。

    那些之前一直旁觀的孔城人突然有些茫然,為什麼在這麼一會兒,孔維山和倒峰山之間,多了一片大海!

    一片彷彿眾聖都無法跨過的海洋,一片彷彿永遠不會消失的海洋。

    顏域空繼續前進,孔維山繼續後退。

    最終,整座大廣場站滿了人族,超過一億的人族!

    這個數量遠超人族歷史上任何一次集會!

    這個數字,還在增加!繼續增加!一直增加!

    孔維山幾十萬人的隊伍,被逼出了大廣場。

    然後,他們被徹底包圍!

    遠遠望去,孔維山的隊伍就像是刑場的囚犯,而顏域空的隊伍,像是包圍整座刑場的監斬官和民眾。

    從第一批外來支援的人出現后,孔維山身後的人就慌了。

    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只能像海中的魚群一樣,聚集在一起抱團,希望避開兇猛的捕食者。

    他們那個巨大的橫幅,早就被對面的人搶走撕爛。

    不可一世的孔維山,除了後退已經不會做任何事,只能茫然看著前方,偶爾茫然看看左右。

    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在孔城一呼百應,在論榜從者雲集,可對面的人越來越多。

    為什麼自己人不斷在論榜呼喊,在孔城呼喊,可沒有人加入自己的隊伍?

    自從顏域空說完那番話,沒有任何一個新人加入孔維山的隊伍。

    孔維山無法理解。

    眾聖世家呢?

    孔門子弟呢?

    儒家人,雜家人呢?

    他們都在幹什麼!

    孔維山的內心在嘶吼,在吶喊。

    沒有人回答他。

    當倒峰山下的支援人數超過三億后,人數的增加在開始減緩,但只是減緩,總量還在增加。

    三億人聚集在一起,如海如山,如雲如雨。

    孔維山隊伍的空間被進一步壓縮,如同一群受氣的小媳婦兒一樣擠在一起。

    顏域空望著前面的孔維山。

    「你要比人多?」顏域空緩緩問。

    孔維山悲憤地道:「你們竟然勾結龍族,你們這是作弊!」

    「你說話小心點。」敖青岳冷冰冰地盯著孔維山。

    孔維山急忙閉嘴,悲憤地道:「正確只掌握在少數人手中,你們人再多,也無法代表眾聖!你們不要猖狂,眾聖會救我們的!眾聖世家馬上就會派人援助我們,你們空有人數,但不堪一擊!」

    「維山啊……」一個蒼老的聲音在人群中響起,傳遍天空。

    眾人循聲望去,就見一大批身穿紫袍的老人排開人群,緩緩向孔維山等人走去。

    隊伍中有一兩個大儒不算什麼,但當數以百計的大儒竟然集中在一起,個個手中拎著鞭子向前走,個個沉著臉,個個殺氣騰騰,瞬間成為全城的焦點。

    即便是三億人合力,都不如這幾百位紫袍大儒更能吸引人。

    孔維山喜極而泣,扭頭對身後的人說:「你們看,是孔家家老!孔家家老來救我們了!不僅孔家家老,六大亞聖世家的家老都來了!還有其他世家的家老,都來了!我們得救了!」

    孔維山隊伍中的許多人淚流滿面,終於結束了,終於等來了救星。

    被超過三億的人族當眾圍觀,太恐怖了。

    寧可被眾聖凝視,也不想被這麼多人看著。

    這簡直是噩夢一樣的經歷。

    眾人看向那數百名紫袍大儒,很快看到自己特別熟悉的面容,但是,仔細看去,他們全都有些疑惑。

    因為這些大儒氣勢洶洶,好像在生氣,可總覺得那裡不對。

    雙方離得越近,他們越是疑惑。

    眼看雙方就要相遇,孔家家老孔英實咬牙切齒地看著孔維山。

    「維山啊……事到如今,你竟然死不悔改!你不僅違抗聖裁,還狐假虎威,私自打著孔家的旗號,勾結宗家雜家,收買各世家不成器的廢物,僅僅是為了報復你父親被孔家懲罰之仇!你,為了一己之私,葬送孔家的聲譽,葬送眾聖世家的聲譽,葬送了幾十萬讀書人的前途!你,惡貫滿盈,罪不可恕!」

    孔維山和身後的所有人愣在原地,難以置信地看著繼續靠近的孔維山。

    他們眼前一片模糊,腦海中一片空白,目光茫然,甚至無意識地輕輕轉動頭顱,就好像在確認自己是不是還有思考能力。

    這是怎麼回事?

    各世家高層不是暗中支持自己嗎?

    怎麼就突然變成自己做錯了?

    這是不是方運的幻術?

    孔英實走到孔維山面前,高高揚起鞭子,厲聲暴喝:「畜生,跪下!」

    強大的大儒威壓宛如海浪一般向前衝擊,孔維山不過是區區翰林,猶如狂風中的野草一樣,雙腿一軟,膝蓋重重砸在地上。

    膝蓋的疼痛讓孔維山驚醒,他猛地挺身要站起來問個清楚,但孔英實的鞭子劈頭蓋臉抽下來。

    啪……啪……

    一鞭又一鞭落在孔維山的身上,甚至有幾鞭子抽在最脆弱的頭上,在黑髮之中抽出一條條血痕。

    孔維山疼痛難忍,也顧不得問個清楚,急忙用手護住頭顱和面部,同時大喊道:「我做錯了什麼事?沒有孔家刑堂的公文,誰敢打我!住手!我是孔聖之後,我是人族翰林,你們不能打我!我是讀書人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