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人看到楊玉環的名字后,都愣了一下,隨後都無比羨慕,有一尊半聖親自教導,而且有各種神物當飯吃,楊玉環現在絕對有大儒之資。哪怕之後楊玉環重複方運的道路,一年四聖前,直接由童生晉陞為進士,都不會讓人覺得驚訝。

    一門雙聖前,人族第一次,夫妻雙聖前,同樣是人族第一次。

    一些讀書人酸溜溜地說,如果有下輩子,一定當女人,而且當半聖的女人。

    沒過幾個時辰,平和甚至酸味十足的論榜突然變得熱鬧起來。

    原來,七十一位聖前童生之中,有啟國名妓,陸媚兒。

    這個陸媚兒不是那種只賣藝不賣身的,也不是清倌人,艷名和其他名聲在啟國京城極為響亮,幾乎所有形容妓女的詞語都可以用在她身上,一直周旋於客人之間,被害過,也負過別人的心,染過病,墮過胎,至於爭風吃醋等等都是小事。

    在看到陸媚兒並且得知她的事情后,論榜立刻掀起了一輪討伐狂潮。

    數不清的讀書人請願,要求廢除陸媚兒的聖前童生資格,並剝奪她的才氣。

    有無比正義的讀書人列舉種種規矩和律法,證明哪怕是男人做了那些事也不配當讀書人。

    有歷經多年才考中的人氣急敗壞,罵這種殘花敗柳就不配讀書,更不配參與科舉,讓這種人參與科舉,就等於讓全人族染上花柳病。

    有平和一點的,認為這種女人有辱人族,哪怕不懲罰,也不應該讓這種女人成為讀書人。

    許多人讀書人按捺不住,開始發表各種惡毒的言論。

    「陸媚兒,感謝你!無論是反方聖的還是支持方聖的,無論支持男女同考不支持的,無論是慶國人還是景國人,無論是雜家人還是方家人,無論是誰,在這一刻,都因為你團結起來!」

    「我以前對人族充滿失望,因為連妖蠻入侵的時候,人族還在內鬥,但是,你讓我對人族重拾希望!謝謝你,陸媚兒。」

    「都說仗義每從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太對了!陸媚兒的恩客呢?出來說兩句啊,我還沒嘗過女童生的滋味兒呢。」

    「唉,晚了一步,從今兒個起,陸媚兒一晚上至少過千兩,還是黃金!」

    「聖元大陸最會打廣告的人出現了,陸媚兒,生意鬼才!」

    ……

    論榜的各種文章下面,充斥著對陸媚兒的極度羞辱之言。

    這一刻,陸媚兒成為全天下人的公敵。

    好像不把陸媚兒千刀萬剮,人將不人。

    論榜所有文章和回復在一夜之間超過千萬,無一人反對。

    第二天,各地陸續公布童生榜單。

    啟國京城人山人海。

    當看到童生試榜首寫著陸媚兒之時,慶國學宮門前的所有讀書人憤怒了。

    「反對陸媚兒成童生!」

    「這是對啟國乃至人族最大的侮辱!」

    「陸媚兒滾出啟國!」

    「殺死陸媚兒!」

    接著,各地大量讀書人聚集在文院前,抗議陸媚兒成為童生。

    這場反對聲勢太過浩大,甚至超過之前對男女同考的反對。

    之前的男女同考,有人族的大義在,許多讀書人不敢做出格的事。

    但是,如果敵人僅僅是一個娼妓,那麼,他們便生出了無盡的勇氣,無所畏懼。

    啟國,王宅。

    「老王頭,病怎麼樣了?」

    「混賬小子,看我老人家病了,連稱呼都改了?果然膨脹了!」

    「你看我這玄冰奇酒如何?」

    「嗯……我其實挺喜歡老王頭這個名字。」

    「這裡還有天火落雨酒,與玄冰奇酒搭配,堪稱絕品。」

    「行行行,以後你隨便叫。」

    「我這裡還有萬千桃光酒,喝了之後,會陷入你想要的任何幻境。」

    「嗯……」

    「還有最新發現的純黑真釀,顏色黑乎乎的嚇人,入喉的感覺絕了,聖念不斷被那酒吸進去再噴出來,如此反覆,絕對會讓你獲得前所未有的神奇體驗。」

    「你走吧。」

    「嗯?」

    「一連拿出四種神酒誘惑,一定是我做不到的事。」

    「那你真的不想喝這四種酒了?」

    「不想!」

    「好,那我可給別人喝了……」

    「等等,你先說說你想讓我老王頭做什麼?」

    「三天後收陸媚兒為弟子。」

    「你……你……四種不夠!」

    「五種。」

    「十種!」

    「六種!」

    「成交!」

    「對了老王頭,我要舉辦一個文會,你得出分身幫我做評委。」

    「再加三種。」

    「最多一種,不答應我找其他半聖去。」

    「成交!」

    夜幕降臨,論榜上越來越火熱,大量罵陸媚兒的文章不斷出現。

    一些景國人敏銳地發現,雜家人和慶國人在渾水摸魚,不斷暗示陸媚兒跟方運有關,認為是方運故意選她,就差說方運和她有一腿。

    景國人憂心忡忡,但這種時候根本不能站出來幫陸媚兒說話,風險太大。更不能主動幫方運辯解,那簡直是故意把方運和陸媚兒強行聯繫到一起。

    所有景國讀書人都看得出來,方運現在的處境遠遠超過之前,哪怕與孔家對立都不如這次兇險。

    如果方運不奪陸媚兒的童生文位,讓一個妓女當童生,那很可能背負千古罵名。

    如果方運向讀書人妥協,剝奪了陸媚兒的童生,短時間看是廣納諫言,但實際上是喪失威信的表現,以後駕馭聖院難上加難。

    方運第一次主持科舉,身為主考官,自己錄取的童生被別人逼著奪走文位,有何威信可言!

    景國眾人憂心忡忡。

    突然一篇金光文章出現在論榜最上面。

    眾人看到是方運的文章,急忙翻閱,這一看不要緊,看完無比茫然,方聖這是在玩兒什麼?

    原來,這不是普通的文章,而是方運利用半聖的能力,把自己這篇文章設置為辯論文章。

    這篇辯論文章的主題就是「陸媚兒應不應該成為童生」。

    方運在上面說得明白,所有人在進入文章后,能看到回復內容,但不能直接回復。

    要想回復,必須用神念選擇文章末尾的「參與辯論」四個字。

    一旦選擇參與辯論,自己就會隨機獲得一個身份,或者是「應該」擔任正方,或者是「不應該」擔任反方,會在回復的時候自動展示出來。

    這篇文章的回復不能說廢話,內容必須要嚴格尊重主題,並且按照文章列出的規矩回復。

    選擇「應該」一方的,必須要證明陸媚兒應該成為童生。

    選擇「不應該」一方的,必須要證明陸媚兒不應該成為童生。

    如果胡亂證明甚至違背本方身份,會被取消回復資格,同時以擾亂文榜的罪名,封禁十年。

    這次論榜辯論文會,由王驚龍、米奉典、封述、陳慶之和方運共五尊半聖的化身主持。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