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從來不反對陸媚兒讀書,我也不反對她參加科舉,我不會說她什麼,我只是……今日在我父親和兄長墳前的時候,我祭拜他們的時候,說起最近的事,我很高興。我說方聖安全回返,是他殺了古虛,是他斬了幾十尊妖蠻半聖,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方聖一回來,就殺了三海龍聖,斬了無道昏君。我對父親、大哥和二哥說,你們沒有白死,你們當年也沒有看錯人,方聖的的確確讓我們人族崛起。」

    「然後我說到男女同考,我說女人也能成為讀書人,以後人族會越來越強大,但是,當我說到童生試的時候,我不知道怎麼說下去。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說,我甚至急哭了,我流著淚站在父親、大哥和二哥的墳前,站了很久,我不知道說什麼。我能說什麼?」

    「我難道說,你們放心吧,現在連妓女都能考中童生了!這是人族多麼偉大的創舉啊!」

    「我難道說,科舉是那麼神奇,能讓妓女洗心革面成為讀書人了!」

    「我難道說,父親,大哥,二哥,你們一定很高興,因為以後我們的女兒,我們的妻子,會和妓女一起進考場,一起並肩戰鬥!」

    「我難道說,人族的好男人都死絕了,人族的好女人都死絕了,所以才讓一個妓女成為童生!」

    「你們讓我說什麼?你們讓我怎麼面對列祖列宗?我不想指責陸媚兒,我也很同情她,但是,誰來同情我?誰來同情那些拚死戰鬥最後死無全屍子女都不如一個妓女的烈士?」

    「誰來同情那些哪怕家裡無比窮困窘迫依舊咬著牙養兒育女為人族延續生命的人?」

    「誰來同情那些寧可挨餓受寒依舊用雙手去養活自己卻根本沒有時間讀書的女人?」

    「我做不到心安理得讓陸媚兒成為童生,我做不到!」

    看完谷國劉舉人的回復后,原本激烈的回復區突然變得不再那麼激烈,回復的人越來越少。

    許多人反覆閱讀這篇回復,心中充滿了慚愧。

    無論正反雙方,都被劉舉人的回復所震撼。

    這一刻,所有人才真正發現那個贊的真正意義,無論哪一方,哪怕明知道這個劉舉人會得獎讓自己少一個機會,許多人還是默默地點下那個贊。

    由於這個回復獲得大量的支持,被半聖化身挑出來展示,讓更多的人看到。

    此時已經是深夜,讀書人們不再像之前那樣激動,因為這場辯論持續三天。

    許多人離開論榜,靜靜地思考。

    就在下半夜,又出現一篇長篇回復,是一名叫蘇靈的女子的回復。

    「小女子是巾幗社啟國京城分社社首,剛中童生,人微言輕,位卑學淺,本不應該參與此次群雄雲集的辯論。小女子一篇接著一篇看,越看心裡越堵得慌。最終按捺不住,選擇了『參考辯論』。幸好,我站在媚兒姐姐一方。對,我是想要獎勵,但我更想要的,是說說媚兒姐姐這個人,一個被無數不了解卻在談論的人。」

    「我最初得知陸媚兒姐姐,是從別人那裡聽到,大概是十餘年前,我還是十三四歲的年紀。那時候的陸媚兒,是啟國京城最有名的花樓女子之一。我畢竟是名門之女,對這種人是不屑的。過了幾年,我不斷長大,早早嫁人,生兒育女。我從小就喜歡讀書,從小就不服輸,所以哪怕有了兒女,也依舊讀書,夫君不僅不反對,還支持我。至今我還記得,他說,做一個老實人,不需要讀書,但做一個真正有道德的人,就必須讀書。他說,男子女子都一樣,有才才能有德。當然,他說的才不只是讀書,泛指一切手藝、能力、學問,知識淵博只是才的一種。」

    「大概七年前,我開始加入一些女子的文社。我們的文社遠遠比不上諸位讀書人的文社,不多過是交流一些淺薄的學問,以詩詞為主,風花雪月,有佳人無才子。當時有個蒙面人也加入文社,除了當時的社首,無人知道她是誰。」

    「直到五年前,我才知道,那個蒙面女子便是陸媚兒。那時候的陸媚兒,已經年過三十,加上身體羸弱,逐漸淡出花樓。身為名門之女,尤其是一個淺薄的名門之女,我表面上並不為難她,但內心還是難以接受這種人加入巾幗社。」

    「後來,巾幗社被打壓,獲得方聖鼎力支持,我們各地女子紛紛響應,陸媚兒也參與其中,我們漸漸熟絡,才了解她的身世。」

    「她和大多數花樓女子一樣,家道中落,被賣於花樓。她那時只有七歲。我不知道諸位七歲在做什麼,但我知道,我的七歲就是和弟弟妹妹一起玩鬧,偶爾讀一些書,偶爾學學女工,雖然母親總是念叨我學的女工不好,但父親總是不甚在意,只想我過的好一些,將來嫁個好人。」

    「媚兒姐姐七歲時,同樣讀書識字,同樣學琴棋書畫,同樣學女工,學的比我很多,比我還好。我學習的時候,有爹娘照顧,媚兒姐姐沒有。花樓女子忌諱破相,所以誰學的不好,花樓會使用各種不傷皮肉的懲罰,有時候用針扎不顯眼的地方,不是扎一下就結束,而是慢慢扎進去,再慢慢拔出來,如此反覆。」

    「有時候直接把人頭按進水裡,直到差點嗆死才提出來,還有時候跪在冰塊上,一跪跪一晚上,至於冰天雪地赤著身子站在外面等等懲罰應有盡有,有些手段,我想都想不到。十歲以後,媚兒姐姐還要學習,但是,她學習的,已經和我們尋常女子完全不一樣。她要學習煙視媚行,要學習如何說話,要學會唱歌,要學舞蹈,還有學我不想說的男女之事。」

    「我不想細說一個十歲的女孩兒是如何學那些東西,如果你們只是以為看看那些畫就算學,只能說你們低估了人世間的惡毒。有些話,我委實說不出口,我只能說,我願意用我永世不得超生為代價,詛咒那些畜生!」

    「待她過了十四歲后,便正式成為花樓的一員,就像你們看到的那樣,成為一名花樓女子。因為美麗,因為懂詩詞歌賦、琴棋書畫,她成為頭牌。一開始,她只需要展示才藝,用手段籠絡客人,在年齡稍大的時候,便不可避免走上每個女子都走的那條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