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一篇長篇回復沒有指責陸媚兒,但是,卻用充沛的感情闡述了自己的觀點,那就是,他可以接受陸媚兒,但列祖列宗無法接受,那些祖輩犧牲卻無法讀書的女子也無法接受,所以他認為陸媚兒不應該成為童生。

    不多時,就有人對他的觀點做出反駁。

    「我是世家子弟,已經知道方聖與孔家家主的部分談話。方聖有一個觀點特別讓我震撼,那就是,我們看待問題的尺度一定要擴大,不斷擴大,擴大到我們所能理解的極限。當我們從貫穿人族的整條歷史時間線去衡量,就會發現,當年刀耕火種的先祖未必接受我們穿起華服,商周的先祖也未必願意廢除奴隸,在孔聖之前的先祖也認為只有少數人才配得上教育。而就在幾天前,不,甚至可以說現在以及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也依舊有人認為女子不應該參與科舉,但是,我最後要引用方聖的三不足來結束我的回復。」

    「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

    接著,又有人反擊第一篇長篇。

    「如果我是女子,我的父親死於對抗妖蠻,而我為了不賣身於花樓,所以辛苦務工務農,沒有時間讀書,是,我的的確確會抱怨。但是,我會抱怨什麼?我會抱怨那些花樓女子嗎?不會!為什麼?很簡單,她們的心裡比我苦!你們明白嗎?我做工務農的時候是苦,但我苦的是身體,而我的精神,我的心中,最多是疲憊而已,我自力更生,我是一個健全的人,我可能偶爾會覺得苦,但更多的時候,我看到那些花樓女子,我內心是充滿驕傲的。我沒有鄙視她們,但我確確實實比她們高尚一點!」

    「如果我抱怨,我會抱怨什麼?我最先抱怨妖蠻,因為它們殺了我父親!之後會抱怨什麼?抱怨官員,因為那些官員沒有幫助我這樣的烈士家屬,是那些該死的狗官導致我沒有時間讀書!最後抱怨什麼?最後抱怨的是站在人族最頂端的那些人,是,我理解他們,他們不是全知全能,但是,他們的的確確沒有做到更好!」

    「所以,女子們會嫉妒陸媚兒,甚至會有些怨恨,但是,最後終歸會覺得她應該成為童生!」

    對於第二篇的長篇,卻很少有人進行反對。

    因為,蘇靈的回復角度非常非常巧妙,在講述感情的同時也加入了事理,不去批判,不去指責,也沒有控訴,最終的觀點是陸媚兒只是證明自己沒有錯,這是一個非常奇特的角度,以致於很多人覺得如果窮追猛打,自己良心上過不去,便乾脆不反擊這條長篇回復。

    反方雖然不反對蘇靈的回復,但依舊從各種角度辯論,反對陸媚兒當童生。

    整整過去一天之後,這場辯論的熱度都沒有消散。

    許多人開始在論榜新開文章,整理雙方的觀點,然後羅列出優秀的辯論回復,一一點評。

    既然是點評雙方觀點,就必然要保持中立和客觀,於是,論榜歷史上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明明所有人都被強行分了陣營,可那些受歡迎的文章之中,幾乎看不到爭論或相互攻擊,全都在稱讚那些辯論回復,偶爾會指出一些瑕疵,被指出瑕疵的原作者不僅不生氣,反而表示感謝。

    風暴之中,扁舟不沉。

    這就導致,越來越多的人因為能平和地看待辯論,開始平和地看待陸媚兒成為童生,甚至平和地看待男女同考。

    這種影響非常之巨大,因為論榜上所有文章都在傳達一個信息:我們只討論陸媚兒應該不應該成為童生,至於男女同考已經沒必要考慮,反正已經成為事實,懶得反對了。

    雜家和慶國讀書人很快發覺事態不對,意識到這是方運轉嫁焦點的手段,心中佩服的同時,開始行動。

    於是,一部分人繼續惡毒攻擊陸媚兒,但是,另一部分人卻開始玩起捧殺!

    「陸媚兒就是完美無瑕的聖女,我認為,聖院應該將其納入聖院,封她為聖女,位同虛聖!」

    「你們這些男人真是卑劣,論才論德,絕大多數都不如陸媚兒,所以請你們閉嘴,陸媚兒將來必然能成大儒,甚至半聖!」

    「陸媚兒的一切都是被逼的,她是無辜的,她絕對沒有任何錯誤,錯的我們男人!我們必須要為陸媚兒洗刷一切污名,讓她成為我們讀書人的精神領袖!」

    對陸媚兒的捧殺,自然引起更強烈的攻訐,論榜原來的大好局面開始出現動搖。

    直到陸媚兒本人的回復出現在辯論文章之中。

    「造化弄人,既然我被分配到反對的一方,那我就說說,我為什麼不應該支持我自己成為童生!」

    「我沾滿污穢,我歷經黑暗,我受盡羞辱,這真的不算什麼,我已經坦然承受。我也天真地認為,我科舉高中之後即便遇到攻擊,我也依舊能承受。但我錯了,我已經站在崩潰的邊緣,我無法承受天下人的指責。」

    「我可以自信地說,我陸媚兒絕對是人族最堅強的女子之一,但即便是我,都無法承受這種壓力,我自然認為陸媚兒不該成為童生,也不應該希望其他花樓女子參與科舉。」

    「這些天,我終於知道,這不是一個相信有教無類的世界,這不是孔聖光輝照耀的世界,這也不是洗心革面之人可以重新再來的世界!這個世界,容不得別人身上的污穢,容不得別人背後的陰影,也容不得任何站在黑暗中仰望光明之人!」

    「陸媚兒,配不上這個世界。」

    「所以,我陸媚兒不應該成為童生!」

    「但我未曾後悔。」

    陸媚兒的辯論回復,讓辯論文會再度出現短暫的平靜。

    許多人看得出來,陸媚兒在回復的時候充滿憤怒和無助。

    她的辯論角度沒問題,她已經承受不住壓力,所以為了避免死亡,乾脆不當童生,避開漫天的流言蜚語甚至攻擊。

    可是,任何有理智的讀書人,都能明白陸媚兒真正的意思。

    如果花樓女子不能當童生,不是因為罪惡,不是因為錯誤,不是因為學識淺薄,只是因為眾人的指責,這樣的世界,不是讀書人的世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