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辯論文會結束的第二天夜晚,論榜公布了所有獲獎人的名額。

    但是,讓所有人意料不到的是,眾聖認為此次辯論文會的效果遠超想象,除了兩位半聖弟子名額不變,其餘名額擴充了三倍!

    看到這個消息,一些原本在暗中準備鼓噪的雜家讀書人只覺有什麼東西噎在喉嚨里,說不出話。

    按照雜家人的計劃,一旦方運公布獲獎者,他們會質疑獎勵的公平性,讓一些本有可能得到獎勵的辯論者在論榜上大鬧,畢竟此次獎勵太驚人了。

    結果方運這一手釜底抽薪玩得非常巧妙,直接擴大到三倍的獎勵,哪怕雜家人再如何搗亂,也不可能形成浪潮。

    但是,雜家人不死心,發了一篇文章,挑出一些沒得獎的優秀辯論回復和辯手,為這些人鳴不平,影射這次獎勵不公平。

    結果,回復中是鋪天蓋地的反對聲音,最可笑的是,雜家人列舉出那些沒有得獎的辯手,都承認自己的確不如那些得獎的辯手。

    隨後,一些得獎的辯手表示,自己和文中列舉的辯手水平其實相差不大,如果眾聖選別人沒選自己,自己也不會憤恨。

    不得已,發文章的人只能申請刪除這篇文章。

    但是,論榜不予通過。

    結果就是,許多讀書人開始在這篇文章下面分析其用意,最後把文章中挑撥離間禍水東引的各種伎倆扒得一乾二淨。

    一些讀書人因為沒得獎很不滿,但也知道自己水平不行,所以把怒火全灑在這挑撥離間的人身上,一口咬定要是沒這種人,眾聖一定會給更多的獎勵名額。

    最後,眾多讀書人達成一致,以後誰再發這種文章,大家可以盡情攻擊,萬一因為這種人搗亂眾聖不再舉行辯論文會,不再給各地讀書人這種獎勵,那讀書人將失去巨大的機會!

    因為辯論會的獎勵,公平程度與科舉等同,世家子弟後台再大,也無法影響這種文會,哪怕最貧窮的讀書人,也有機會得到世家子弟都得不到的獎勵。

    這就導致,再也沒人敢發文章反對此次辯論文會。

    慶國,新慶京。

    一個大消息轟動全國,慶國皇室已經與慶國世家選出新的慶君。

    舊慶君年方七歲的幼子,將在三日後登基。

    晨光之下,整座新慶京四面八方塵土飛揚,大量的工家讀書人在拓展新慶京,一切百廢待興,生機勃勃。

    新慶京有一座舊皇宮,這也是新國都定在這裡的原因。

    舊皇宮的正殿之中,眾多讀書人或坐或站。

    正殿的龍椅之上,空無一人!

    大殿中的讀書人,文位最低是進士,除了官員,還有眾多眾聖世家的家老。

    慶國,重現人族當年出現過的群臣議事。

    此次會議的一切決議,不需要慶君同意,只需要得到半數以上人的同意,便可直接形成政令。

    只有在一國之君駕崩或者被俘的時候,才會出現群臣議事。

    大殿之中,彷彿剛剛下了一場冬雨,陰冷冰涼,好像凍結所有人身上的每一個毛孔,以致於人人面無表情。

    一個久未現世的老者,坐在輪椅之上,出現在大殿的最前面。

    老人花白的頭髮中透著病態的枯黃,臉上的皮膚好像半熔化的蠟堆疊在一起,皮膚上的老年斑太多,以致於老年斑的顏色已經完全取代皮膚,成為新的膚色。他微微低著頭,明明像是很努力在睜眼,卻只能勉強露出一道縫隙。

    這個人的頭稍稍向左側傾斜,嘴角與眼角也一起歪斜,身體一顫一顫,左手在無規律地顫抖著,像是風中的破布條一樣。

    許多人望著那老人,露出惋惜和同情之色。

    才幾個月不見,宗甘雨便已如垂死。

    若不是有宗聖分身相救,宗甘雨已然亡故。

    宗甘雨身後,宗午晏長嘆一聲,道:「爺爺的情況,諸位也已經知道。諸位不知道的是,我們宗家已經在為爺爺準備葬禮。但是,得知慶君被那……人殺害之後,爺爺便不斷恢復生機,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迴光返照。在此次論榜辯論文會之後,爺爺認為,有些事,他必須要說出來。他也不想出現在這裡,他知道,他出現在這裡,得到的是諸位的同情,甚至還有嗤笑,臨死臨死,他更想平平淡淡的度過。但是,他卻不得不來!哪怕被天下人嘲笑,他也要來這裡。接下來……」

    宗午晏眼眶一紅,停頓剎那,繼續道:「接下來,爺爺會強打精神,憑藉神葯恢復力量,強行說話,不能持續太久,還請諸位看在爺爺一心為慶國,不要打斷爺爺。如果有誰不同意,現在可以提前說出來,避免爺爺無法把話說完。」

    「誰敢阻止宗老,就是與慶國讀書人作對!」

    「對,宗老請說!」

    「哪怕那人在,也不敢堵宗老的嘴,您老放心說!」

    殿中群臣群情激奮。

    沒有人反對。

    宗午晏紅著眼眶道:「多謝諸位!爺爺,我幫您化開神葯。」

    宗午晏說著,伸手按在宗甘雨的肩膀之上,就見宗甘雨嘴中有淡霧飄散,異香陣陣,遍布整座大殿。

    一些讀書人暗暗呼吸著葯香。

    宗甘雨的身體慢慢變化,頭顱開始向正中移動,手抖得也不再那麼劇烈,脊樑也慢慢挺直,渾濁的雙眼變得稍稍透亮。

    「呼……」

    宗甘雨長長呼出一口濁氣。

    他緩緩掃視大殿。

    在這一刻,那個曾經叱吒風雲的宗甘雨好像回來了。

    宗甘雨露出極淡的微笑,這份笑容中好像帶著一絲冬季才有的冷意。

    「老夫時間不多,那便開門見山,若有得罪,等我死了去我墳前罵吧。」宗甘雨展現梟雄本色。

    眾人輕聲嘆息。

    宗甘雨臉上的笑容消失,繼續道:「老夫,很不喜那人,卻無比敬佩他的功績。我們一切的錯誤,都是因為低估他。老夫就直截了當說出心中的想法,今年之後,待他主持完此輪科舉,聖道根基穩固,將無人能治!萬界之大,他隨處可去!宗家與慶國,必然是他的踏腳石!」

    眾人心中一震,看向宗甘雨的目光中充滿尊敬,這個老人已經中風,隨時可能去世,卻依舊能做出如此清醒的判斷,若是沒有方運,在文曲星光普照天下的時代,極有可能封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