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前一陣,方運不在的時候,慶國一直在暗地裡玩小動作,新仇舊恨加到一起,張破岳想要再次報復。

    張破岳的親信突然道:「將軍,您之前說過,當時為了景國不得不提前晉陞大儒,過於倉促,根基不穩,正在想辦法彌補。您也說過自降文位然後請半聖出手,可以圓滿重登大儒。您現在自降文位,待奪州之戰完成,再請方聖出手相助,就不算干預奪州之戰,豈不是兩全其美?這件事對方聖來說是舉手之勞,不可能不同意,就算他不同意,您也可以撒潑打滾……咳咳,是死纏爛打,絕對能成。」

    張破岳猛地一拍大腿,叫道:「就這麼干,干他娘的!」

    「我勸您還是等等,先不著急。一旦那些新式機關出廠,您可能會白降文位。」那輔修工家的將軍道。

    「新式機關真那麼強?」

    「當然!」

    眾聖殿中。

    方運本體緩緩睜開雙眼,眼前雷霆閃爍,虛空碎裂,萬里天空震蕩,隨後恢復平靜。

    米奉典與封述的分身亦睜開眼睛。

    「方聖,此戰怕是大不易。」米奉典微微皺眉。

    一旁的封述也輕輕點頭。

    兩人心知肚明,景國現在之所以能勝過慶國,一切的根源都是方運。

    李文鷹與張破岳等人再強,也只是能勉強抵禦慶國而已。

    更何況,兩人都是大儒,無法參戰。

    論翰林之下的年輕才俊,景國已經不輸於慶國,但論翰林和大學士,慶國依舊佔據巨大的優勢。

    如果大儒能參戰,兩聖也不會擔憂,畢竟慶國的雜家大儒基本已經在上次聖道鎮壓的過程中遭遇重創,至今無法恢復。

    「無妨,若勝,景國可更進一步。若敗,景國受到教訓,知恥而後勇。更何況,妖蠻暫時放棄兩界山,他日必然捲土重來,人族不能懈怠,此次奪州之戰,就當練兵吧。只是難為荀家了。」

    兩聖化身都露出哭笑不得的模樣。

    聖院正式宣布奪州之戰開啟后,兩國朝廷開始厲兵秣馬,全力準備。

    象州與夕州邊境風雲突變,眾多人拖家帶口撤離邊境城市。

    三月二十六,新慶君登基,並親自誓師。

    慶國大軍開始急速向夕州集合。

    不過短短數日,五百萬慶國大軍陳兵夕州。

    而象州滿打滿算只有百萬大軍,遠遠不能與慶國大軍相比。

    四月初三的凌晨,四支百萬慶國大軍兵分四路,直取泰閤府十城之四。

    百萬大軍抵達各自的目標城市后,目瞪口呆。

    就見城門大開,城中百姓與官員夾道歡迎,載歌載舞,美食堆疊,好像在迎接親人一樣。

    除了百姓的笑容有些假,所有象州官員的表情都無比真摯。

    「空城計?」

    所有慶國人都懷疑這是景國的計謀,四支百萬大軍硬是不敢進城,而是等待京城的消息。

    足足拖了一天,四支大軍才各派遣隊伍進入城市,佔領四城,其餘兵將在城外安營紮寨。

    這一夜,全軍未睡!

    按照先前的計劃,這是一場硬仗,結果一箭未發輕取四城。

    慶國全軍心虛。

    慶國朝廷也心虛。

    慶軍詢問四城官員,結果他們的回答無比一致,這是景國內閣的命令,他們什麼都不知道。

    沒有抵抗,慶軍一個人都不敢殺,敢動一個人,全人族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淹死他們。

    慶軍不知道景國的意圖,沒敢貿然前進,硬是在四城駐紮了七天之後,才繼續向泰閤府進軍。

    畢竟,四百萬大軍的補給、後勤、調動、駐紮等等各方面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任何一點出問題的,最可能影響整支大軍。

    從高空看去,四支百萬大軍如同一條長龍沿著官道向下一座城市進發。

    每個慶國將士心裡都在發毛。

    自從踏入象州的地界,一個敵人沒看到,所有看到他們的人都如同遇到自家人一樣愉快地歡迎。

    百萬大軍不斷行軍,很快到達下一座城市。

    讓所有慶國將士難以置信的是,在上一座城市遇到的一幕再度發生。

    眼前的城市城門大開,官員和民眾夾道歡迎,一臉迎接救世主降臨的模樣,好像之前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越是這樣,慶國人心中越是焦躁,越是這樣,慶國人越不敢破壞城市,除了少數人留在城中,大部分兵將都駐紮在城外,絕不進城。

    當天晚上,論榜上出現成片歌頌慶國將士的文章。

    被「收復」的八城讀書人不斷稱讚慶國人,稱讚慶軍秋毫無犯,令行禁止,還是人族楷模。

    各地讀書人都已經知道這場人族歷史上最詭異的戰爭,看到那些讀書人不斷稱讚慶國人,一頭霧水。

    慶國人頭上的霧水更重。

    他們至今還是懵的。

    佔領城市的讀書人越是誇他們,他們也不敢亂來,明明是一群凶神惡煞的兵油子,到了象州全部變成了正人君子。

    每個慶國兵將都懷疑,這是一個巨大的陷阱,只要他們佔領的城市出問題,整個慶國都會面臨口誅筆伐。

    為了避免陷入輿論的攻擊,慶軍在各地下了嚴令,堅決不能讓各城死一人,一定要好吃好喝伺候著各城居民!

    於是,各地的兵家讀書人在論榜上上開始推演,想推演出景國的真正目的。

    很快,一些推演成為共識,比如,景國在延長慶國的補給線,畢竟維持四百萬大軍所需的後勤保障是一項艱巨的任務,甚至於比攻城略地都更難。

    比如,景國知道使用正常的方式無法取勝,所以在尋找慶國的破綻,一旦找到破綻,便會出其不意,打蛇打七寸。

    還有人猜測,景國在準備強大的力量,只等慶國深入腹地,便一網打盡。

    更有人猜測,景國一定會利用象州發達的水路,一旦慶國戰線拉長,景國人便會全線出擊,憑藉水路的優勢,切割慶國大軍,分而殲之。

    無論什麼推演,都無法掩飾一點。

    這是慶國歷史上最心驚膽戰的一場戰爭。

    許多士兵晚上經常做噩夢。

    明明一場戰鬥沒打,明明一個人沒死,四月初十,慶國大軍竟然因為有人夢遊,讓巡邏的士兵誤以為景國偷襲,結果全軍大亂,好在有大學士出面彈壓,才沒有釀成大禍。

    但是,慶國因此鬧出了大笑話。

    四百萬大軍出動,沒殺一個景國人,但自己炸營誤殺了七人,傷者過百。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