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些鐵甲機關下沒有車輪,而是有著怪異的攙雜著神金的金屬履帶,上方有小型炮塔,嵌著較小的才氣炮筒,在才氣炮筒的兩側,各有一架小型機關連弩。每架機關連弩都有擋板,擋板後面各站立著一個威風凜凜的讀書人,隨時可以發射連弩。

    三百輛鐵甲機關行駛到慶國大軍和岳陽樓之間后,便如同在演習一般,相互穿梭移動,炮塔不斷轉動,配合揚起的灰塵,狀若凶獸群。

    如果說才氣大炮只是讓人覺得強大,那飛行機關與鐵甲機關的出現,徹底絞碎了慶國所有人最後的一絲掙扎,陷入深深的絕望之中。

    何瓊海道:「老夫聽說,景國還有更強大的機關,正在裝配過程中,這種機關的攻擊距離,可達五百里。」

    「什麼?」

    慶國將士目瞪口呆,五百里,那是大儒都達不到的距離,只有半聖才能做到!

    如果五百裡外就能展開攻擊,仗還怎麼打?挖地洞等死算了。

    高文位讀書人卻聽到最關鍵的詞語「裝配」!

    不是研發,不是構想,不是準備,而是裝配!

    這意味著,景國的工家技術,已經超出各國不止一個時代,甚至可能是幾百上千年!

    十位大儒靜靜地看著宗軒。

    孫鞅的眼中露出遺憾之色,這已經不是他能阻止的,甚至連他背後的孫子世家在這件事上都無能為力。這種時候,孫家不僅不可能幫助宗家或慶國,甚至還要徹底拋棄!

    哪怕是最普通的兵家讀書人,也能意識到景國的工家技術會給兵家帶來何等變革。

    整個人族甚至萬界的戰爭,都會被景國的兵家新技術改變!

    在神鐵洪流面前,在機關集群面前,連萬界最強大的妖蠻都會顫慄!

    在看到這些機關的一剎那,所有人都明白一件事。

    從現在起,不僅法家完完全全站在方運身後,工家與兵家,也將徹底與方運結盟!

    「這就是方聖曾經說過的……降維打擊么?雖然我還是不懂這個意思,但能感覺到就是這個詞語。」宗軒望著岳陽城,望著那些奇特的機關,喃喃自語。

    當年方運利用各種醫家農家工家技術,對妖界生態系統進行打擊,導致這些年妖蠻的出生率不斷下降,天災蟲災連綿不斷,妖界至今都沒有懷疑過人族。

    何瓊海突然抬起手腕,翻開衣袖,露出聖元大陸從未見過的物件。

    「現在是晚八點四十五分,你們還有十五分鐘的時間決定。嗯,也就是一刻鐘。」

    其餘人好奇看向何瓊海的手腕,孫鞅則不動聲色地用衣袖蓋住手腕,放在身後,他也有一塊手錶。

    「我們認輸!」宗軒毫不猶豫地回答。

    「很好。現在你們留下所有的兵器和機關,只帶乾糧和必要的物資,回返慶國。順便把其他城市的所有兵將帶走。」何瓊海道。

    「一座城都不留?」宗軒有些不甘心。

    「你們退回夕州后,其他未被判陣亡的可以堅守夕州最後一城。」何瓊海道。

    宗軒沉默不語。

    奪州之戰,若是一方只剩一城,在聖院的同意下,可以死守,只要對方在一年內無法攻破,那這座城便依舊屬於原來的一方,不會被判給勝利者。

    宗軒身後的眾將士看著那些新式機關,沒有人敢開口說出死守最後一城那種話。

    景國的新式機關,能直接夷平一座城市!

    岳陽樓的城牆上,張破岳嘆息道:「這的確就是方聖說的降維打擊。幸好我沒亂降文位,否則現在成了笑話。誰能想到,工家的進步如此快。」

    「是方聖的進步快。」

    眾將紛紛點頭。

    「那麼,輪到我們了!」張破岳微微一笑。

    所有人挺胸抬頭。

    「諸將聽令,秀才試之後,全軍大反攻,目標,夕州!」

    號角長鳴,戰鼓陣陣。

    岳陽城之戰的結果,傳遍論榜,甚至出現了虛樓珠的影像。

    每一個觀看影像的人都被恐怖的場景震撼。

    尤其是工家人和兵家人,個個狀如瘋魔,在論榜之上不斷發文章或回復,分析這些可怕的新式機關。

    工家和兵家讀書人最後達成一個共識。

    才氣開啟了人族第一個時代,這些機關,將開啟人族第二個時代!

    人族極為關鍵的秀才試,甚至沒有在論榜掀起一點水花,哪怕女子再次出現十四位聖前秀才,哪怕許多女子一年雙考雙中,哪怕人族的秀才再度增加了一大批,也上不了論榜熱門話題。

    直到秀才試和上書山結束,論榜關於新式機關的熱度才停下來。

    六月二十二,景國大軍從岳陽城出發,直奔夕州。

    和慶國的四百萬大軍相比,景軍的戰兵人數少得可憐,只有區區三十萬。

    但這三十萬,全都是讀書人!

    這些讀書人的服飾和任何一國都不同,個個身穿迷彩裝,全都乘坐甲牛車,沒有任何步行的隊伍。所有運輸新式機關的載具,都是人族失傳已久的木牛流馬!

    工家人看到新型木牛流馬後,激動得熱淚盈眶。

    木牛流馬是工家人的夢想之一,可惜當年只有諸葛亮憑藉強大的文台、家國天下和文界才能使用,其餘人的木牛流馬都不能大規模使用。

    這是人族歷史上第一次在戰爭普及木牛流馬。

    只不過,這些木牛流馬形狀有點特別,也更大。

    這是一支號稱全機關化隊伍。

    所過之處,密密麻麻的微型偵察機關遍布四周,慶國用盡各種辦法,無論是誰,只要靠近這支大軍,都會被提前發現。

    慶軍嚴格履行撤退計劃,不僅三百餘萬大軍全部撤退,各城市駐紮的官兵也全都離開。

    在他們離開的時候,熱情的象州人民依舊載歌載舞歡送。

    這是慶國人最心累的一次戰爭。

    景國大軍的行進速度太快了,部分慶國大軍還沒等撤出夕州,景國大軍就已經突破夕州與象州的分界線,沖入夕州。

    慶國妄圖負隅頑抗,但是,聖院不能眼睜睜看著人族將士白死,根本不允許慶國出戰,直接進行表決,每一次都是全票通過。

    於是,景國重演了慶國入侵象州的一幕。

    景國所到夕州之城,不用戰鬥,直接佔領。

    機關化大軍不在夕州任何一城駐軍,後面的景國各軍會填補這個空白。

    就這樣,景國大軍一路平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