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金鑾殿中,少數讀書人沉默不語。

    其中就包括已經被列入暫時戰死的宗軒。

    「宗大元帥,您為何一言不發?甚至還常常皺眉,難道是被岳陽城一戰嚇怕了嗎?」

    按照宗家人的脾氣,誰敢如此對宗家人說話,所有宗家人都會群起攻之。

    但現在,沒有一個人幫宗軒說話。

    包括宗甘雨。

    因為自從那一戰之後,宗軒便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甚至有人懷疑,他的文膽已經蒙塵甚至開裂。

    一開始很多人同情他,因為這可能是歷史上輸的最慘的一次戰爭,對方一人未出,三百萬大軍便一敗塗地。

    那一戰是沒死人,那是因為對手太仁慈,也太強,強到不需要殺人就可以獲得絕對的勝利。

    但沒過幾天眾人發現,宗軒變化太大,偶爾會說慶國這不好那不好,對景國卻隻字不提。

    所以,很多人已經不願意與他說話。

    「老朽乃是敗軍之將,暫時死亡,沒什麼好說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宗軒的臉上布滿密密麻麻的皺紋,皮膚像從結實的牛腱肉變成剁碎的肉餡,鬆鬆垮垮。

    「怎麼沒什麼好說的?就在前不久,你還說滿朝文武都是廢物!」

    眾人用異樣的目光打量宗軒。

    「氣話而已。」宗軒軟塌塌地靠在椅子上,像個大麵糰。

    「哪怕是氣話,也太過分了!」

    「好吧,那其實不是氣話。我就重複一遍,在那人面前,滿朝文武都是廢物!」宗軒緩緩抬起頭,挺直身體,用明亮的雙目掃視全場。

    所有人愣住了,每個人都想反擊,但是,看到宗軒的眼神,竟然不敢開口。

    因為所有人的內心深處都感到宗軒是對的。

    跟方運相比,在場的所有人的的確確都是廢物。

    「宗帥,您未免太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我們縱然不如那人,但也不能束手就擒!」

    宗軒冷漠地看了那人一眼,道:「既然你們要我說,很簡單。景國突然冒出……嗯,叫黑工技,連眾聖都無法預料,我們第一次的奪州之戰,沒有問題,宗伯父也沒錯。但是,面對如此強大的力量,你們還妄圖螳臂當車,就是太蠢了,蠢到家了!對,你們沒有聽錯,我就是在說,到現在還認為慶國有勝算的人,都是蠢到家了!我們唯一的希望,是宗聖!從現在開始,除他之外,一切的爭鬥,我們都會一敗塗地!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很簡單,拖住景國,哪怕用割地求和緩兵之計,也要去做!一旦景國按照自己的步伐開始反攻,進行反奪州之戰,我們將成為慶國的罪人!」

    「宗軒先生這是要開辯論文會嗎?我慶國再不堪,對景國也有一戰之力。」

    「沒有!」宗軒道。

    「你……」

    「好了!宗軒的看法,不失為一種新的方向。」宗甘雨道。

    「但是,真要拖下去,萬一景國彌補新式機關的缺陷……」

    眾人頓覺頭疼,現在真是進退兩難,現在的確要拖,但必須要拖到恰到好處,一不小心,就可能萬劫不復。可景國又不蠢,一旦發現慶國的意圖,必然會改變。

    「我看,不如分兩步走。一方面麻痹景國,派出使團求和,探尋他們的意圖。他們既然想有如此大的優勢,不會只談判,一定會一邊反奪州一邊談判。目前看來,離我們最遠的永州是他們最好的目標。永州本來就是雞肋,打爛了也無妨,那我們就和他們在永州跟他們開戰。他們既然在談判,必然不會全力以赴,我們也好趁機尋找新式機關的弱點和應對之策,同時像前面說的,爭取獲取一些新式機關,成為我們慶國反敗為勝的力量!」戴朗道。

    「我看戴家主是老成之言。」

    「我支持戴家主!」

    宗甘雨點點頭,道:「我傾向於戴兄的手段,誰人反對?」

    無人開口。

    「那好,我們這就根據戴兄的方針制定計劃。找一些能言善辯……你們說,讓顏域空去如何?」

    眾人愣了一下,隨後露出笑意。

    「宗老大才!」眾人紛紛稱讚。

    「很好……」宗甘雨自得地笑了笑,但是,還沒等笑夠,所有人的官印劇烈震動。

    眾人急忙看聖院新傳書。

    在看到傳書內容的一剎那,所有人的面色都出現明顯的變化,有的怒不可遏,有的面有悲色,有的難以置信。

    但更多的人經過短暫的思考後,氣得咬牙切齒,恨不得與景國拚命。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噗……」

    「宗老!」

    就見宗甘雨張嘴噴出一大口,身體委頓在輪椅之上。

    醫家眾人急忙外放醫書,拚命救治。

    金鑾殿亂作一團。

    即便如此,還有人一動不動坐著,難以從聖院傳書的消息中醒來。

    景國對慶國發動反奪州之戰。

    這次奪州之戰的目標,不是與象州隔著洞庭湖的永州。

    而是與夕州接壤的陵州。

    許多人望向大殿中的地圖。

    地圖之上,長江南側,有三州一字排開。

    左面是象州,中間是豐州,右面是陵州。

    在象州、豐州和陵州下方,是相對狹長的夕州橫卧,夕州剛剛被景國奪走。

    臨江三州,皆與下方的夕州相連。

    現在,景國以夕州對陵州發起奪州之戰。

    現在有兩個巨大的問題擺在所有人面前。

    一個問題是,舊慶京就在陵州之內,景國奪了陵州,就等於奪了舊慶京,這將是慶國歷史上最恥辱的一戰!

    而且,新慶京就在陵州邊緣,距離陵州最近的城市不足百里!

    而且,席聖世家也在陵州。

    第二個問題更嚴重。

    景國得了陵州,那麼,豐州將被三面包圍,北面是長江,對岸是景國江州,基本等於被四面包圍。

    豐州不是普通的州,豐州有有宗家,有宗聖。

    方運劍陣封舊桃山,景國四面困豐州!

    自此以後,宗聖和慶國,將會背負永世的恥辱。

    所有人只能用四個字來表達。

    欺人太甚!

    無論是最霸道的武國,還是最昌盛的啟國,抑或是曾經壓著景國打的慶國,都沒有做出過這種事。

    只有妖蠻才能做出這等欺辱一國之事!

    待眾人想通之後,面色灰敗,絕望至極,生氣又能怎麼樣?還不都是自找的!

    但是,一切又都回到了出發點,為什麼景國會有那麼強大的黑工技!憑什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