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各國讀書人得知這個消息,紛紛嘲笑慶國,這就是典型的作繭自縛,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讀書人不僅不罵顏域空,反而稱讚顏域空,因為顏域空雖然離開慶國,但加入的是孔城,沒有加入景國,不算背叛國家。

    甚至於,連一些慶國讀書人都幫顏域空說話,畢竟內閣離間方運和顏域空的做法過分了。

    大多數慶國人沒有罵顏域空,而是罵慶國內閣,罵宗家,罵雜家毀了慶國的未來!

    許多慶國讀書人甚至氣紅了眼,跑到新京的皇宮前破口大罵。

    因為,顏域空原本是他們的希望!

    顏域空原本是慶國的希望!

    顏域空原本是下一尊慶國半聖!

    現在,顏域空走了。

    是被內閣和雜家人逼走的。

    暴怒的讀書人知道不是顏域空的錯,換做自己是顏域空,也會離開。

    所以,大量慶國讀書人匯聚在慶國新京,舉行聲勢浩大的抗議活動。

    慶國閣部官員難以置信,一時間慌了手腳。

    這不是雜家對付方運屢次使用的手段么,怎麼在自己身上發生了?

    事情很快發酵,傳遍全慶國乃至全人族,幾乎所有人都意識到,慶國現在已經風雨飄搖,大廈將傾。

    離開慶國的讀書人越來越多。

    有些讀書人對慶國徹底絕望,沒有去景國,而是去其他國家。

    結果就是,景國在陵州的奪州非常順利,每奪一城,城中文武官員豪門大戶主動幫助維護秩序。

    陵州的一些城市距離夕州較遠,還沒有被攻克,那裡的官員怕有人暗中搗亂,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城裡的流氓地痞全部抓捕乾淨,塞進監牢。

    陵州的地痞流氓很無奈,只能默默地啃著發霉發臭的牢飯。

    慶國失去民心,整個陵州士氣大降,慶國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景國的新式機關出問題,然後他們拒絕聖院裁決,與景國交戰。

    但是,慶國很快得到氣歪了鼻子的情報,景國竟然有專門的機關後勤團,全部由工家人組成,專門負責維護新式機關!

    那些新式機關可能用不了幾年,可只需要撐幾個月,拿下陵州就夠了!

    慶國原本的計劃泡湯。

    九月的舉人試后,景國吞掉大半個陵州,然後不得不加快腳步。

    原因是陵州其餘各城的讀書人著急了,不斷請景國友人上書內閣,讓景軍快點!

    十月一過,陵州全部落入景國之手。

    之後,景國內閣傳出消息,年前不會再發起奪州之戰。

    慶國人甚至慶國文武百官都鬆了一口氣,這下可以過個好年了。

    豐州百姓和宗家人也鬆了口氣,看樣子最壞的情況沒有發生,景國人沒有對豐州進行奪州之戰。

    這一整年的時間,方運都在眾聖殿,擔任本年度童生試、秀才試、舉人試和秀才試的主考官。

    這一年,連登三科從蒙童直接中舉的女子超過一千兩百人。

    這一年,四位女子從聖前童生到聖前秀才再到聖前舉人。

    這一年,所有女舉人放棄考進士,表面上是實力不足等下一年,實際上是向方聖致敬,不想打破方聖同年連登四科成為四聖前的記錄。

    這一年,舉人試和進士試的考題總量增加三成,其中儒家和雜家等內容減少,其餘各家內容增多。

    人族讀書人各家比例出現變化,輔修儒家的比例不變,但主修儒家的比例明顯減少。

    工家、法家、方家政道的讀書人猛增。

    在新的一年的大年初一,方運代表眾聖在論榜致辭,並表示加大力度普及景國工家技術,同時加強跟其他族群的合作,讓人族更加富強富裕。

    大年初二,景國對慶國豐州發動奪州之戰!

    人族嘩然。

    宗聖,便在豐州!

    論榜之上,滿篇「瘋了」二字。

    聖元大陸,各地讀書人都在喃喃自語「瘋了」兩字。

    景國憑什麼這麼做!

    為什麼這麼做!

    後果是什麼?

    雖然已經有人推測出這個可能,但還是無法承受這個結果。

    一旦景國出兵豐州,這就意味著人族來之不易的和平將被徹底打破。

    哪怕宗聖是全天底下最和善的人,是人人見到都會欺負的窩囊廢,這一刻,也會奮起反擊。

    讓所有人稍稍安心的是,景國只是發起對豐州的奪州之戰,並沒有立即出兵。

    許多人懷疑,這只是景國的一種手段,這是在拿豐州待價而沽,以此來換取更大的利益。

    大年初二,慶國皇宮之中,群臣畢至。

    這裡已經沒了宗甘雨的身影。

    因為宗甘雨早上剛剛昏迷,被送入聖院搶救。

    這一刻,慶國眾官真真正正體會到了什麼叫風雨飄搖。

    宗甘雨不在,宗家人放棄了話語權。

    沒了宗家人主持,朝會陷入激烈的爭論。

    「不能看著豐州被奪,必須議和,全面議和!」

    「不可!現在議和,將來一定後悔!」

    「那也勝過現在後悔!」

    「不如我們糾集讀書人去倒峰山前,懇求方聖停止奪州之戰!」

    「去倒峰山做什麼,找抽嗎?」

    「那我們請宗聖出馬!」

    「放肆,宗聖自有定奪!宗聖聖意,豈容爾等窺探!」

    「那老夫不管了,你們等著舊桃山被百萬景軍圍困吧!」

    「放肆!」

    慶國金鑾殿吵作一團,彷彿重現景國方黨與柳黨之爭。

    「我們,到底怎麼辦?」

    「只能祈禱宗聖大計能成!」

    開了一天的朝會在深夜散去,最終也沒討論出如何抵抗景國大軍。

    所有人聽天由命。

    時間慢慢過去,直到二月二當天人族各地吃豬頭,景國也沒有派出一兵一卒。

    一些小道消息流傳,景國文武百官對此事爭議很大。

    一些將軍拒絕參與對豐州之戰。

    萬一宗聖暴怒,聖體降臨,彈指便能屠滅全軍。

    一些將軍的反對引得內閣大怒,全部奪官,並禁止那些將軍三代之內從政從軍。

    直到這時候,所有人才確定,在慶國發起奪州之戰前,方聖就已經在讓景國準備。

    如果不是慶國發動奪州之戰,那很可能是景國主動發動奪州之戰!

    而且很可能上來就奪豐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