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謹言慎行,鎖死的不只是我們的唇齒,還鎖死了我們的心、我們的頭腦、我們的腳步,甚至,鎖死我們的希望,鎖死我們的未來!」

    「一直有人疑惑,為什麼有的族群會出現萬界之主,為什麼有的族群卻迅速衰落,是不是有的族群掌握了正確的方向?實際上,萬界萬族哪有什麼正確方向,無非是硬著頭皮四處亂撞而已!」

    「無論是龍族、古妖、妖蠻,還是我們現在的人族,無非是走在一條被先賢用頭、用血、用骨生生撞出來的一條崎嶇之路!這條路上,四面八方都有阻礙,我們只有不斷用我們的頭、我們的血、我們的骨去一點一點撞擊,找出最薄弱的地方撞碎,而後人族才能前行!撞不碎,就繼續撞,因為這種選擇永遠勝過在原地等死!」

    「龍族不撞了,古妖撞出一條更優秀的道路;古妖不撞了,妖蠻撞出一條更優秀的道路;妖蠻不撞了,我們人族就有可能撞出一條新的道路!若是有一天,人族的後輩放棄了去撞擊阻礙,那自然會停止,自然會毀滅,自然有新的生靈來取代我們!」

    「我們人族最優秀的地方便是,不會被眼前的事物遮住視線,我們不僅會看眼前,也會看過去,看未來,從而看到最接近真相的一切。我們要把所見的一切,提煉出來,總結歸納,成為我們前行的方法!的確,大家都在撞,各族都在撞,人族要做且能做到的,就是用更高效地方法去撞!這樣的我們,在短期內或者無法撞破障礙,但如果用更長遠的眼光去看,我們人族,必將會遙遙領先所有族群!」

    「所以,我們要擺脫所有影響我們撞擊障礙的因素,比如,謹言慎行!謹言慎行的土壤,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愚昧官僚,是蠅營狗苟的落後組織,是自閉保守鎖死創新的衰亡族群。我們人族,既然能看到這一切,就必須改變!我們或許無法改變整個族群,但我們就是要從自己開始,多去說,多去做!」

    「允許大膽說話,是一個族群前行的基礎!」

    「是,我們可能會說錯話,會錯做事,但我們只要記錄下來,回頭分析,認真總結,所有的錯誤,都會成為我們向上的階梯!在場的都是大儒,諸位在年輕的時候,除了少數過目不忘的妖孽之輩,大都有厚厚的錯題本,記錄了我們在做題方面的錯誤。有錯題本的舉一下手!」

    超過七成的大儒舉起手,隨後,王驚龍和陳慶之竟然也跟著舉手,引來善意的笑聲。

    剎那之後,許多人面露訝色。

    因為,有錯題本的大儒,平均年齡明顯小於沒有錯題本的大儒!

    有錯題本的大儒,除了少數天才,大都是在初期並非特別優秀,但是在中後期,都會快速成長!

    反觀沒有錯題本的大儒,兩極分化嚴重。

    一種是一開始高歌猛進,天賦極高,後來與那些有錯題本的大儒不相上下。

    另一種是歷盡磨難,舉步維艱,晉陞各文位年齡都遠超其他人。

    方運微微一笑,道:「因為我們有記錄學習的錯題本,有記錄人生的錯題本,所以,當我們一一糾正,一旦有足夠的積累,必然一鳴驚人,試錯,是最高效的成長。而錯題本,建立在去說、去做的基礎上!哪怕我們自己沒有認識到錯誤,別人發現,讓別人有所成就,對整個人族也有貢獻!」

    「不說不做,或許不錯,但卻是在背叛先祖,背叛那一面面染血的牆壁,背叛那些在前面開路的領袖!所以……」

    方運看了一眼雲聖,又看向大儒,道:「如果你們想要獲得高效成長,保證每個月至少在論榜或文會發表一篇文章,迎接批判和質疑,讓外界的力量,磨礪我們的頭骨!人族,就是一個這樣的族群!」

    所有大儒,齊齊垂首低眉,心悅誠服。

    無論是哪一家大儒,無論聖道是否衝突,無一不服。

    雲聖輕嘆一聲,苦笑道:「此次出言冒犯,益大於弊,雲某受教了。」

    「善!」方運微微頷首。

    一眾大儒心中更加敬佩方運,挑出對方錯不算什麼,把對方反駁得啞口無言也不算什麼,但在讓對方認錯的同時承認有所收穫,這就太厲害了,這才是真正的孔子門徒,儒門子弟。

    眾多大儒也同時意識到,半聖果然不一樣,換成自己被當眾如此駁斥,要麼怒火衝天,要麼無比慚愧,但云聖當眾承認錯誤,並且肯定方運的道理,不說別的,單憑這份胸懷,封聖就不是靠運氣。

    同樣,每個大儒也能感到,方運雖然反駁雲聖,但並沒有擴大化,僅僅是就事論事,就人論人,沒有因此追擊雲聖,否則以方聖的才智,真想攻擊,咄咄逼人,雲聖必然會被氣得拂袖而去。

    按當年方運的脾氣,都有可能氣炸雲聖這具化身。

    方運不帶煙火氣地掃視眾聖,道:「此次文會,先依規矩,每聖誦出最近一篇所得,啟發大儒,可詳解,可不詳解。本聖則以白話成文,力求蒙童亦能聽懂。」

    「老夫也當以白話成文!」王驚龍立刻跟進。

    很快,大多數半聖都決定白話成文。

    在場大儒也都明白,方運之前的話,已經說得很明白,眾聖甚至大儒的文章,已經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整個人族。站在自己的角度上,無論怎麼做都無所謂,哪怕只寫一字,號稱微言大義,也無人能說什麼。

    但是,若為人族,當摒除妙不可言的錯誤思想,解放謹言慎行的禁錮,就應該用哪怕蒙童也能看懂的文字,哪怕洋洋洒洒數萬言,也好過字字珠璣看不懂。

    眾大儒回憶當年的學習經過,想起讀眾聖經典的過程,越發意識到方運所言的正確性。

    普及真知,任重道遠。

    接下來,以王驚龍為首,所有半聖開始以白話文誦出自己的文章,遇到特別關鍵之處,一改往日那種故作姿態不屑解釋的態度,都認認真真親自註解,力求每位大儒都能聽懂。

    半聖之言,本來就遠超天言,是直接把文字和語音烙印進讀書人耳中,但是,讀書人要完全理解卻很難。

    現在,半聖解釋所有的疑難要點,文字數量上化簡為繁,學習效果卻化繁為簡,大儒們的理解程度成幾十倍地提高。

    甚至於,可能數年才能悟通的東西,聽完之後,立刻悟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