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察今》全篇,就在講述一個很樸素的道理,就是人不能過於效仿古法,因為古代先王的法度,都在不斷變化。著名的「刻舟求劍」的故事就在這篇文中,讓人知道事物是在不斷變化,而看待事物的眼光和標準也應該變化,不能過於拘泥於舊時的法度。

    這篇文章的核心觀點是「法今王」,效法現在的法度,換言之就是根據不同的時期制定不同的法律,就是明顯支持法家的觀點,而反對儒家的「法先王」去效法古代的法度。

    荀子也提出過「法后王」,由於荀子沒有親自作注,所以關於「后王」一直有較大爭議,不過大多數人認為,是指荀子提倡效法時代較近的法度,而不是去追求更古老的法度,介於儒家與法家之間。

    方運覺察到,宗聖以此作為考驗,卻有更深層的意思。

    因為,方運這些年的一切變革,其實就是「法今王」,甚至跟孔長遜的言談,也涉及「察今知古」。

    宗聖更深層的意思就是,方運所謂的政道,所行的變革,並沒有逃出《呂氏春秋》的雜家聖道之中,方運所行,無非是雜家聖道!

    如果方運能把這篇《察今》顛覆了,那就等於方運顛覆了自己的聖道。

    這篇《察今》,是破先王之道而立,要突破這個考驗,難上加難。

    在方運思索的過程中,眾多皂隸上前,每個皂隸都抱著厚厚的卷宗,陸續擺在方運面前的桌子上。

    方運隨意一看便發現,接下來自己會陷入長期的審案之中,密集的案件將成為自己面臨的第二個考驗。

    方運快速翻動案宗,很快發現,所有案件都存於奇書天地中,都發生在景國,有些甚至是自己曾經在寧安親自審理的案件,都是用新法來判決。

    方運輕輕搖頭。

    如果自己全部按照之前的方式判決,那就是遵循雜家聖道,一次兩次無妨,畢竟各家聖道有相通之處,但若多次遵循雜家聖道,那便會動搖根本。

    如果改判,有違自己的聖道,傷害更大。

    無論哪個結果,都不好,甚至於,哪怕自己做出細微的改動,也會被列入「因時而法」,還是遵循雜家聖道。

    方運翻著卷宗,眉頭皺得越來越厲害。

    方運坐了整整一天都沒有審案,以致於衙門的官吏紛紛懇請,但方運不為所動。

    這一坐,就是三個月。

    三個月間,方運一個案子都沒有審。

    三個月後的一天,方運突然哈哈大笑,提筆在面前的白紙上寫下八個字。

    志同道合,當為知己!

    接下來,方運開始快速判案,完完全全按照景國的結果判案,一字不差。

    結果在方運審理到第十個案件后,宗聖又加快了時間,確認方運通過。

    方運微微一笑。

    自己第一次參與聖念論道,所以勝負心太強,把聖念論道當成了必須要分出勝負的戰場!

    但是,經過多日的思索,方運從各種不同的角度來看待這次考驗,最終決定放棄此次的勝負心,從更友好的角度來看待,尋找更好的解決方法。

    聖念論道,雖然暗藏種種陷阱,但本質上不是你死我活的戰場,哪怕贊同對方的聖道,也並無不可。

    只不過不能一直贊同而已,因為那會導致自己的聖道變得模糊,甚至會想要轉修雜家聖道。

    想通這一點后,方運意識到,這種影響是相互的,宗聖本身也會受到影響!

    「那就互相傷害吧!」

    反正聖念論道的結果是比時間,又不是比對錯,只要自己多堅持一陣,想辦法讓宗聖少堅持,那就會勝利。

    接下來,宗聖的考驗,幾乎都與方運的聖道極為相似,把雜家的包容性和多樣性展現得淋漓盡致。

    方運絲毫不懼,若是完全相同的聖道,就乾脆承認,該怎麼做怎麼做,如果不完全相同的聖道,就另闢蹊徑,成功通過。

    在宗聖的聖念中過了足足一百五十六年後,方運終於覺察有些疲憊。

    自己在聖念世界的力量是有限的,隨著時間推移,自己的力量會越來越弱。

    而且宗聖極為狡詐,聖念論道經驗又豐富,自己再堅持下去,對自己有益無害。

    更何況,這些時間足夠了!

    方運想了想,主動離開宗聖的聖念世界。

    眾大儒一直盯著前方。

    一百五十六息一過,方運的光點飛回眉心,而宗聖也收回聖念世界。

    王驚龍道:「方聖堅持一百五十六息,在老夫所見聖念論道之中,時長位列第三。」

    其餘半聖化身輕輕點頭,眼中充滿讚揚。

    聖念論道一般都會在五十息左右分出勝負,超過百息的聖念論道,幾十年也未必會出現一次。

    那些大儒聽到王驚龍的排名,立刻意識到,方運果然與普通半聖不同!

    畢竟,方運封聖只有短短的幾年,而且是第一次聖念論道,竟然跟宗聖僵持如此久。

    「方聖請。」宗聖禮貌地看著方運。

    大儒和眾聖都看向宗聖。

    那些大儒們看不出來,但眾聖卻能發現,宗聖的聖念損耗,明顯有些大,雖然不至於影響聖念論道,但離顛峰時期有較大的差距。

    「宗聖不休息片刻?」方運微笑著問。

    「無須如此。」宗聖道。

    「好。」

    方運也不廢話,說完雙眼一眨,一個與宗聖之前相似的聖念光團飛出。

    眾聖一看這光團,個個神色微變。

    之前方運只放出一絲聖念,無法仔細觀察,現在一看,方運的聖念竟然強於宗聖的顛峰時期!

    而且,方運的聖念有一種奇特的美感。

    王驚龍忍不住問:「方聖,你的文膽到了何等境界?」

    方運想了想,知道瞞不住,道:「四境巔峰。」

    全場大儒皆倒吸一口涼氣。

    包括幾位半聖也目瞪口呆。

    宗聖臉上竟然露出一抹苦笑。

    「真的?」王驚龍完全不相信。

    「真的。」

    當年孔聖都未必達到這個境界!

    王驚龍看了一眼宗聖,道:「幸虧聖道之爭中沒有比文膽。」

    眾大儒暗笑,宗聖又恢復了平靜,不去看王驚龍。

    「宗聖請!」方運客氣道。

    宗聖點點頭,將自己的神念送入方運的聖念世界中。

    所有人緊緊盯著方運的聖念世界,突然,瞳孔猛地擴張。

    方運的聖念世界中。

    宗聖茫然地看著周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