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數息后,保護眾人的白光消散。

    原本宗聖坐著的地方,蒲團已經消失,地面微微發黑。

    風一吹,連灰塵都沒有。

    數息后,新的蒲團憑空出現,宗聖新的化身出現在蒲團之上。

    宗聖新化身的目光有些獃滯。

    好像被人打蒙了一樣。

    又像是不知道誰家的二傻子。

    眾聖沉默,大儒心中驚駭。

    這意味著,宗聖本體至今沒能消化方運聖念世界的聖道。

    方運的聖念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

    所有人看著方運。

    但是,方運卻不緊不慢地拿出茶壺茶杯,然後拿出神茶星落,燒水泡茶一氣呵成。

    方運先給其餘半聖化身分茶,之後把茶壺拋向半空,壺嘴分出數千茶水,落向每一尊大儒,並挪移到各界沒在此地的大儒面前。

    茶水下落,並非如水流,而是一團白光包裹五顏六色的茶葉,那些茶葉徐徐旋轉,吸附茶水,如同一顆小星辰一樣下落。

    眾聖化身一口飲進茶水,腹中發出星辰撞擊之聲。

    大儒們張口吞下茶水,腹中雷聲滾滾,個個面帶喜色。

    宗莫居也默默拿起茶水,默默喝完,目光才有了一絲靈性。

    方運不說話,所有人都望向宗莫居。

    宗莫居掃視眾聖,又掃視大儒,耳邊彷彿傳來無數的問題。

    最終,宗莫居輕嘆一聲,道:「聖念論道,本聖敗了。」

    所有人依舊目不轉睛地盯著宗莫居。

    問題是怎麼敗的?

    宗莫居沉默不語,不知道在回味什麼。

    過了許久,宗莫居突然抬頭望向方運,緩緩道:「聖道之爭結束,若本聖勝,可否一觀其中書籍?」

    「可。」方運道。

    宗莫居輕輕點頭,然後沉默著。

    王驚龍終於按捺不住,一副百爪撓心的模樣,道:「方聖,宗聖,既然是聖念論道,對人族有益,何不公開整理成冊,讓我等學習?」

    眾聖和大儒們紛紛點頭,很用力。

    方運不答。

    宗莫居緩緩道:「方聖入我聖念世界過程,可整理成冊,供諸位參考。至於方聖聖念世界發生的事,不便公開。若非常要公開,得須方聖同意。」

    眾人看向方運。

    「此時的確不宜公開。」方運道。

    眾聖和大儒們的臉上閃過明顯的失望之色。

    熟識的大儒們相互看著,都從對方眼中看到心癢難耐,兩人的聖念論道相差太懸殊,宗聖連兩息都堅持不住,必然有極度特別的事情發生。

    事情就發生在眼前,卻不知道詳情,實在讓他們難以平靜。

    方運掃了一眼無比八卦的眾聖和大儒,道:「請宗聖選第二場。」

    眾人立刻收斂心神,壓下心中的好奇和躁動,望向兩聖。

    宗聖徐徐道:「在今日之前,本聖會退讓,但聖念論道已敗,本聖也無需裝腔作勢。第二場,我選聖道文戰。」

    眾人大驚,尤其是大儒們,心神為之顫抖。

    聖道文戰,必然是本體相爭,雙方掌握分寸倒好,若是打出真火,必然有一人聖隕。

    這對人族來說是噩耗。

    哪怕是景國人讀書人,此刻也不想見到宗聖聖隕。

    不等方運回答,宗聖繼續道:「妖蠻虎視眈眈,你我若拚死相爭,妖蠻得利。你我只比三記,點到即止。一比聖念,二比聖體,三比文界,不可藉助外物,如何?」

    眾人一聽,有些難以相信。

    宗莫居身為半聖,而且身為老牌半聖,不僅怕死,竟然還故意限制方運力量,按照自己最喜歡的方式進行聖道文戰。

    但轉念一想,如果自己在聖念論道中也只能在方運面前堅持一息,怕是也會如此。

    宗莫居的這種挑戰方式,恰恰符合雜家的一貫理念,因時而變,因勢而變,因人而變。

    一些儒家大儒搖頭苦笑,雜家在不要臉這種事上,太佔便宜,自己儒家很難做到這種程度。

    方運以詩詞見長,寶物眾多,宗莫居卻不比試,直接廢掉方運最擅長的能力,聖念雖然與文膽息息相關,但需要長時間溫養,聖體更是不用說,文界同樣,三者都是需要大量時間成長,宗莫居在這三個方面佔據巨大的優勢。

    如果對手不是方運,這場文戰毫無懸念,可即便是方運,在眾人的預測中,方運勝算也不過兩成而已。

    眾人雖然對宗莫居頗有微辭,但也並未覺得下作,因為這一切的前提,是「點到即止」,一方若敵不過,立即認輸,最多受小傷,幾個月就能養回來。

    限制方運,又不突破底線,求勝而不求誅,說明宗莫居無論如何,也稱得上人族半聖,並沒有想殺方運的意圖。

    遵循自己的聖道,不丟人。

    方運點點頭,道:「末學後進,當聽從先生指教。」

    眾人心臟狠狠一跳。

    明明是謙虛之言,話中卻隱藏金戈鐵馬,一往無前!

    但是,眾人卻有些摸不透方運的意圖,因為方運的話里沒有殺意,也就是對此次聖道文戰的勝負心並沒那麼重,更沒有要擊潰宗莫居的意思。

    那麼,方運的戰意來自何處?

    方運最終要把宗莫居怎麼樣?

    帶著種種疑問,眾人看向兩人。

    方運化身與宗聖化身一動不動。

    突然,眾人抬頭望天,就見兩道神光飛出聖元大陸,飛入太空,消失不見。

    王驚龍思索片刻,伸指向半空一點。

    就見眾聖殿前出現一面巨大的光幕,光幕之中是一片星空。

    星空之中,方運與宗莫居遙遙相望。

    眾人仔細辨認,發現這裡已經不是聖元星所在的區域,連太陽都不一樣,應該去了外界星域。

    所有大儒心潮澎湃,這可是半聖之戰!

    而且不是對妖蠻之戰,是人族內部之戰!

    一定大有收穫!

    王驚龍道:「諸位,你們認為誰更勝一籌?」

    「自然是宗聖。」雲聖道。

    陳慶之卻道:「方聖神念之強,本聖平生僅見,為何是宗聖?」

    雲聖道:「宗聖聖念論道時,必然隱藏實力,他的聖念本應該在我之上,為何那時與我持平?」

    眾人略一思索,這才發現,宗聖之前的聖念表現太弱了。

    分身爆炸不能說明什麼,那僅僅是聖道強弱問題,甚至可以說,就是因為宗莫居聖念太強,才導致分身爆炸。

    星空之中,方運望向宗莫居。

    「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