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聖殿光幕前,一尊又一尊半聖張大嘴巴,仰著頭,慢慢站起。

    隨後,所有大儒看到讓他們驚駭的一幕。

    宗聖動了,宗聖的文界動了,所有的星辰動了,甚至於,連遠方的太陽也動了!

    宗聖及其文界,開始圍繞方運公轉!

    附近所有星辰,也都開始圍繞方運轉動!

    附近的十餘處太陽系,也以方運為中心緩緩改變軌道,要圍繞著方運旋轉。

    宗聖一動引星辰,方運一動引宗聖。

    宗聖引眾星,方運動諸天!

    眾人呆了許久,才突然清醒過來,急忙向方運身後的星辰看去。

    那不是新生的星辰,是文界!

    那不是文界陸地,是文界星辰!

    直徑三萬里的文界星辰。

    宗聖的文界還不如上面的一塊陸地大。

    讓所有人震驚的,不是方運的文界天幕上八顆才氣烈陽,不是奇特的天理之輪,而是那顆文曲星投影。

    還有,文界之中無窮無盡的液態文曲星光。

    整個文界,都被文曲星光形成的海水浸泡。

    人族孩子經常會用一句話嘲笑另一個孩子,你當文曲星是你家的啊?

    現在,文曲星有點像方運家的!

    大儒們一看半聖站起來,自己也不敢站,慢慢站起來。

    有一些大儒,腿在抖。

    這到底是什麼文界!

    人族的文界不是這樣的啊!

    這是不是文寶?可沒聽說過文寶表面有文界天幕和才氣烈陽,關鍵那明晃晃的文膽正亮著。

    突然,宗莫居的文界天幕劇烈震動,隨後出現細微的裂痕!

    宗莫居的文界之中,數不清的文界人突然燃燒!

    半聖聖道一旦被外力沾染,聖道不純,文界人就會死亡,因為文界人是聖道的產物。

    現在,宗莫居的聖道沒事,文界人卻突然死亡,這意味著,有外界聖道力量進入宗聖文界之中,導致文界文界聖道不純。

    兩人明明相距數百里!

    宗莫居臉上閃過各種複雜的神色,最終,咬著牙,收回自己文界!

    大儒默默地看著這一幕,文戰比文界,不是拿出來看的,是要進行文界對撞的!結果還沒開始對撞,一方的文界就開始碎裂,還怎麼對撞?拿命去撞?

    突如其來的文界星辰,結束了並沒有發生的文界對撞。

    「呼……」方運長長呼出一口氣,心道這下好了,如果自己真沒能外放文界,不知道會出多大的丑。

    方運扭頭看著自己文界,面帶微笑,這可是第一次全力外放文界。

    現在方運才明白,剛才之所以外放不出來,除了文界太大太重,還因為空間的阻撓。

    因為,這文界太強大,只能存在於虛空之中,空間無法承受!

    突然,王驚龍道:「不好,方聖請收起您的文界!」

    方運一愣,神念一動,立刻明白怎麼回事,文界瞬間消失在虛空之中。

    半聖們長長鬆了一口氣。

    大儒們愣在原地,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王驚龍嘆了口氣,道:「方聖雖然挪移到極遠的地方,但他的文界,已經開始引動遠處的所有星辰,包括咱們的太陽。」

    眾大儒默默地抬頭看著上空的太陽。

    人類半聖什麼時候這麼恐怖了?

    張破岳試探著問:「方聖的文界再大,也不過比宗聖的大幾倍,為何差距如此大?」

    王驚龍沒好氣地道:「每天就知道在論榜說騷話,就不能多讀讀書?引動諸天,跟文界的大小無關,是裡面蘊含的力量和聖道!如果是文界對撞,宗聖那樣的文界,有多少才能撞動方聖的?」

    「至少需要一千座……不,至少一萬座吧。」

    「所以,你說為何差距如此大?」

    「也是。」張破岳嘿嘿一笑。

    大儒們輕輕點頭,王驚龍的例子非常準確,隨後,他們偷偷看向宗莫居的化身。

    宗莫居的化身一直閉目不動,似是沉思,好像完全沒聽到兩個人的對話。

    祖沖之嘆息道:「方聖之能,通天徹地。這文界,怕是遠超眾聖。當年孔聖聖隕前,也未必有此境界。」

    「不錯,這還只是新生文界,若是再過數十年,這文界為方聖提供的力量,堪稱恐怖。」

    「不過,為何他的文界之中有那麼多生靈和人族,短短几年,不應該啊。即便那個傳說是真的,他也是封聖后才有文界,時間過去很短。」

    「難道……他湊齊了傳說中的四大神物?」

    眾聖愣住,天地之源,九極天柱,天元母液,眾生泉,這些可是連孔聖都湊不齊的,更別說在封聖前湊齊。

    「不可思議!」

    「難以置信!」

    「神乎其神!」

    半聖們紛紛感慨。

    王驚龍道:「方聖文界神異,即便並未全部展現,也不可外傳,老夫便做個惡人。其他皆可說,唯獨文界詳情不可泄漏。」

    王驚龍說完,隨手一揮,聖力涌動,形成三緘其口的半聖偉力,封住在場所有大儒,讓他們可以談論今天的事,但無法具體外傳方運文界的異象。

    「方聖三戰皆勝,聖道文戰算是結束了吧。」

    「兩聖似乎還在交談。」

    眾人看著光幕。

    方運一抱拳,道:「承讓。」

    宗聖臉上閃過一抹苦澀,道:「你的成長,完全無法用常理衡量。」

    「是有一些小運氣。」方運道。

    「一次兩次是運氣,多次必然不是靠運氣。此次聖道文戰,老夫輸了。」宗莫居道。

    方運輕點了一下頭,沒有說什麼,準備離開。

    「老夫心服,但口不服。」宗莫居臉上閃過一抹無奈之色。

    方運看著宗莫居,突然發覺,之前宗莫居很少連續自稱老夫,而今天,宗莫居卻好像覺得自己真老了。方運明白,宗莫居說心服,是他自己的理智認清自己已敗,但感情上難以接受,宗家人難以接受,慶國人難以接受,雜家更難以接受。

    宗莫居不是一人之宗莫居。

    在這一瞬間,方運有些無奈。

    聖道文戰的前兩場是必爭,所以方運正常比斗,第三場方運本來猶豫要不要給宗聖一個面子,但自己也沒想到,自己剛外放文界,就引發那麼大的異象,差點把那麼遠的聖元星都卷進來,導致宗莫居自己認負。

    方運心想,既然宗聖說了心服,那就不是在掙扎,更想要回點面子,那自己要不要給他這個面子?

    「老夫想……再加比一場不計文功的戰功。」宗莫居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