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舊桃居中。

    方運與宗莫居對弈許久,一言未發。

    當方運連續第十局棄子認負后,便停下手,走到涼亭入口,望著山外。

    「圍棋一道,我遠不如你。」方運背負雙手,望盡半山桃林。

    「這萬界,不考圍棋。」

    宗莫居拋下手中的白子,望向涼亭的另一邊。

    他的眼中,飄過四月的山風,落花如雨。

    方運背對宗莫居,許久才開口。

    「自回聖元,我從未去寧安。」

    宗莫居眼中的桃花,暗了三分。

    方運眺望山下,目光落在玄色屠蠻劍上。

    崑崙劍陣至今仍在。

    「寧安城外,當祭陳聖。」

    方運言罷,天地轟鳴。

    一線紅霞憑空而出,貫穿慶國與景國高空。

    如青天傷痕。

    宗莫居眼中,山風朦朧。

    許久,宗莫居緩緩道:「連蠻抗妖,乃是歷代眾聖之策。連猿抗妖,亦是正途。」

    方運眼中,世界迷幻,萬物重構,緩緩道:「我降世之後,你們便錯了。」

    宗莫居身形一震,緩緩道:「你當如何對妖界?」

    「趕盡殺絕。」

    方運的語氣很尋常。

    天空更有新霞生。

    宗莫居輕輕一嘆,道:「知易行難。」

    「那也勝過他日之後,妖貴人賤,人族淪陷。」方運道。

    「過於危言聳聽。」宗莫居搖搖頭。

    「這是本聖的推演!」

    方運說完,眉心冒出無數白色光點,形成一條白色河流,湧向宗莫居。

    宗莫居以眉心吸收白色聖念,隨後雙眼圓睜,眼中閃過無數畫面。

    有人族攻陷眾聖樹的畫面。

    有人族與妖蠻大融合的畫面。

    有人族與妖蠻開始衝突的畫面。

    有妖蠻暗中積蓄力量的畫面。

    有妖蠻開始分裂的畫面。

    有妖蠻開始對抗人族的畫面。

    有妖蠻徹底滅絕人族的畫面。

    還有人族最終屠滅妖蠻的畫面。

    無數畫面閃過,無數過程出現,無數結果形成。

    萬千畫面閃爍,人族無數次被滅族。

    最終只有一幅畫面是人族戰勝妖蠻,而那個畫面中,人族數量不及現在十分之一。

    看完百萬種推演結局,宗莫居獃獃地坐在石凳上,雙手扶著石桌。

    之後,方運開始慢慢講故事。

    從母系社會到父系社會,從舊石器時代到新石器時代,從夏商周,講到秦漢,從埃及,講到羅馬,從波斯帝國講到唐宋元明,一直到兩次世界大戰,直到戰後。

    「只有精神的統一,才能形成族群的統一!只有秩序更替,才能對抗內部的腐朽!只有聖道進步,才能戰勝強大的外敵!」

    大道之音,響徹天際。

    山外水中,龍門連綿。

    宗莫居獃獃地看著遠方,眼中風雨飄搖,桃花凌亂。

    舊桃居外。

    宗明以及多位宗家大學士立於門外,低聲議論。

    「兩聖的談話內容我們聽不到,不過這大道之音聲傳千里,我們還是能聽到。誰能推測到方聖這三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從字面上理解的話,第一句話很簡單。一個族群,在信仰上、信念上、精神上,必須統一,任何精神上不同的,比如咱們人族信孔聖信祖先,蠻族信邪神,如果繼續允許蠻族信,你說人族和蠻族能統一嗎?雙方必然離心離德,明顯不能。第二句話就難了。」

    「的確,第二句話難,第三句話倒很簡單。只要人族聖道不斷進步,比如最近工家技術大發展,遠超儒家,人族整體力量增強了,肯定難戰勝妖界。第二句話……宗明你來吧,方聖與老祖宗都看好你。」

    宗明無奈道:「其實……我也不懂第二句,但我可以說說試試,主要是遵從方聖的教誨,拋棄謹言慎行。」

    「哼,你可真聽方聖的。」

    「好了,聽他說完。」

    宗明道:「其實讓我直接說,我說不出來,所以我從另一個角度思考。既然這話有大道理,而且是方聖說的,那我們就從方聖做的事情中尋找依據,這樣不算錯吧?」

    「何止不錯,簡直妙到極點!快說。」

    宗明羞澀地笑了笑,道:「比如第一句,要人族精神統一,方聖有許多做法可以證明,比如,反對孔家不反對孔聖,反對儒家的部分聖道不完全否定儒家,還有一點特別重要,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想到,就是景國這些年一直在翦滅邪信,凡是那些信妖蠻邪神的,統統逼他們改變,我認為,這就是精神上的統一。」

    眾大學士輕輕點頭。

    宗明繼續道:「聖道進步其實大家都知道了,那就是方聖開闢政道,加強工家聖道,革新其他聖道。這個不用多說。但是,秩序更替,這就難了,人族都有什麼秩序?方聖都做了什麼事?仔細想想之後,我就想通了。」

    宗明說到這裡,所有大學士若有所思,甚至有所悟。

    宗明繼續說:「關於秩序這種事,遠的不說,方聖最近就打破了一種秩序,那就是男尊女卑,讓女子參與科舉。當年大家都反對,今年卻發現,人族各家聖道一直在加速增加,就是這些女子在推動。除了男女秩序,方聖還顛覆了禮法秩序,讓法家徹底凌駕於禮道之上。另外,還涉及父子和夫妻秩序,原本的法律,丈夫打死妻子、父親打死孩子,都是要減刑輕判的,但在景國,是罪加一等,顛覆了父父子子的秩序。我明白了!」

    宗明瞪大雙眼,面露喜色,隨後驚呼道:「我明白方聖的秩序更替主要是指什麼了!首先,方聖在景國,利用內閣奪了國君的君權,讓現在內閣的實權高於國君,這不就是秩序更替嗎?這件事一出,多少讀書人罵方聖,多少讀書人罵景國官員,這可是顛覆君君臣臣的儒家最高秩序啊,變成了臣臣君君!結果呢,景國不僅沒變壞,反而蒸蒸日上。而且,景國還禁止閣老在非戰時長期連任,這也是顛覆了官員的秩序。至於方聖做得最狠的顛覆秩序……」

    眾大學士沉默不語。

    數息后,宗明無奈地道:「就是把慶君當普通人一樣,拖著到刑場,讓一個普通的刀斧手砍頭。這件事一出,大家心裡想必和我當時一樣,感覺有一種什麼東西破了,雖然很難接受,但現在想想,就好像擊碎了困住我們頭腦的東西。讓我們知道,有些事,是可以做的,有些事,是可以突破的!完全契合儒家推崇的『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男女尊卑束縛不了我們,家庭關係囚禁不了我們,君臣關係封鎖不了我們,連國君都可以砍頭,還有什麼是不能做的……」

    宗明突然閉上嘴,面露驚恐之色。

    眾大學士看著宗明,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宗明緩緩轉頭望著舊桃居的大門,呆立許久,突然跪在地上,猛地磕頭,一直磕,始終不停。

    鮮血染盡青石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