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周邊的大學士看到宗明不斷磕頭,鮮血流了一地,全都嚇懵了,不知道怎麼回事。

    過了好一會兒,他們全力思索推演,才意識到一個可能,急忙跟著宗明一起跪下,一起磕頭。

    最後,所有人磕得頭破血流,全都昏死過去。

    舊桃居,涼亭。

    宗莫居一直沉默。

    「你們宗家倒是出了個麒麟兒。」方運依舊望著半山桃花,眼中並無一人。

    宗莫居沒有回答,依舊在思索方運的那些推演,思索方運講述的內容。

    他遠勝宗明,在方運說出那三句話后,瞬間便明白了方運的意圖,並瞬間與方運這些年的革新聯繫到一起。

    過了許久,宗莫居艱難地張開口,道:「我也曾推演,但看過你的推演才發覺,你的推演能力,遠在我之上。都說世事如棋局,可棋局終究不能與世事比。」

    方運道:「無論是推演也好,思考也罷,我們的一切思想和行動,本質上由一個又一個規則決定,我們用這些規則去對待一切事物,包括看待我們自己。這種規則,可以叫做框架,可以叫做思維模式,可以叫做思維模型,可以有很多叫法。最可怕的不是我們不懂這些規則,而是我們認為自己掌握的規則是正確的,這也是限制個人發展的根本原因甚至可能是唯一原因。」

    「你看這萬界的聖道,就是萬界的規則,在我們看來是絕對正確的,但實際上,萬界的規則一直是在變化,可以變多,可以變少,可以變強,可以變弱。有些看似絕對正確的萬界聖道規則,若放到無限大,便會發生改變,放到無限小,同樣也會改變。」

    「我的推演之所以勝過你,是因為我掌握更多的思考規則,每個思考規則比你更精確。同時,我還堅信,一定有規則比我所掌握的規則更好,在我的眼中,萬事萬物都是變化的、發展的、前進的,無論是外界,我自己,還是我用來衡量一切的規則。如果某一天,我認為自己完全正確,對別人的批評全盤否定,不再接受新興事物並堅決批判,無法從相反的角度看待問題,認為自己改變不了,認為自己無法進步,認為自己沒有更遠大的理想,認為自己做不到,那麼,就是我變愚昧的開始,也是我停下腳步的標誌。」

    宗莫居緩緩道:「我並未停下腳步。」

    「是啊,你並沒有錯,你只是走得太慢了。」

    宗莫居愕然,滿心苦澀。

    「我與孔長遜見面之事,你應該有所聽聞。」

    宗莫居輕輕點了一下頭。

    「那天離開后,我突然無比羨慕孔長遜。」

    方運望著遠方。

    宗莫居緩緩轉頭,看著方運的後背,突然發現,他的背影並沒有那麼高大。

    因為壓在他肩上的東西太多太重。

    舊桃居中,只有風聲與桃花落地的聲音。

    「三日之後,我在寧安城外等你化身。西月樹已經凋零,北月樹也當枯萎。這是一部分書,以及助你毀滅北月樹的兩物。至於以後,有緣再見。」

    方運右手一擺,一點神念與一滴聖血飛出,還有一件殘破的祖寶。

    神念進入宗莫居的眉心,聖血懸浮在宗莫居面前。

    宗莫居看著方運的聖血,目瞪口呆。

    方運的聖血竟然宛如一顆星辰,正在孕育生命,這是聖祖之血才有的現象。

    「三日後見。」

    方運說完,一步一步踏著虛空,向上登天梯,越走越高,一步千丈。

    高空傳來方運吟誦詩句的聲音。

    人間四月芳菲盡,

    山居桃花始盛開。

    長恨春歸無覓出,

    不知轉入此中來。

    「好詩。」

    宗莫居坐了許久,才收起聖血,閱讀神念中的書籍,經常讀著讀著突然停止。

    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文膽。

    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聖道。

    日月輪換,凌晨的東方,浮現淡淡的白光。

    宗莫居未能讀完所有書。

    突然,宗莫居想到聖念世界中那些同班小同學的話,又想起方運的話,展顏一笑。

    「是啊,我走得太慢了,這不是錯,自以為正確,便罪不可恕。」

    宗聖深吸一口氣,雙目緊閉。

    妖界,一頭狼蠻皇突然抬頭望天,猙獰的面孔之上,露出溫暖的笑容。

    「恭喜本尊。」

    說完,身體化為灰燼,一點白光飛出,直上星空。

    東海龍宮之中,一頭龜妖王的頭顱從龜殼中鑽出來,似有所悟。

    「善。」

    隨後化為白光,出水消失。

    東海龍宮深處,傳來一聲輕哼聲。

    武國,一位翰林將軍突然掀被而起,快速留下一封遺書。

    「祝賀本尊。」

    翰林將軍笑著說完,化光而去。

    妖界猿域。

    猿骨聖望著天空,周身猴毛上無數面容哀嚎,無比猙獰。

    一聲長嘆,猿骨聖背著手,緩緩回到居處。

    萬界各地,異變叢生,一道又一道白光飛向宗莫居。

    最後,共有兩千九百九十八點光芒進入宗莫居的眉心。

    只是,宗莫居看上去依舊只有半個身軀。

    宗莫居洒脫一笑,身形一動,出現在宗家祖宅中。

    宗莫居神念外放,紙張翻動,墨跡留痕。

    最後,宗莫居突然一分為二,化為一大一小兩道白光,一道飛向寧安城,一道飛向聖院,進入星門消失不見。

    寧安城,雄雞報曉。

    寧安城外的戰場已經經過整理,依舊處處都有戰鬥的痕迹,巴掌大的血跡,塵土中的獸毛,石縫裡的殘甲,泥土中的碎衣,還有無處不在的陣陰寒氣息。

    宗莫居分身落地。

    方運早已靜候,半空懸浮虛樓珠,手持一把鬼頭刀,一身白袍,英武軒昂。

    宗莫居突然愉快地笑起來,雙眼微彎,唇紅齒白,只是額頭多了幾縷皺紋。

    「你也會羨慕我。」

    宗莫居看著方運,感覺他比自己還老。

    方運慢慢走過來。

    兩人四目相交,身形錯開。

    方運立在宗莫居身側,視線擦過宗莫居,望向東方的魚肚白。

    寧安城上,巡城兵將獃獃地看著城下兩人,一動不動。

    彷彿置身於夢中一般。

    宗莫居一撩長袍,雙膝下落,重重砸在戰場之上。

    萬里大地微微一震,烏雲凝聚。

    「人族,交給你了。」

    宗莫居露出燦爛的笑容,看了一眼即將變紅的東方,轉頭面向寧安城,慢慢低下頭。

    兩滴晨露在泥土中綻放。

    「一路走好。」

    方運揮刀,人頭飛起。

    夏雨輕落,天地茫茫。

    方運提著鬼頭刀,融入雨幕。

    城中,似有人輕吟。

    昨夜初夏落清雨,寧安城外殺半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