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樹尊長長一嘆,彷彿分開亘古的迷霧,翻閱歷史的篇章,緩緩敘述,時光的塵埃飛揚。

    「一些細處,我不能向您說,想必您明白為什麼。當年您離開帝族后,帝族便聯合太初諸族,準備對抗那位。但可惜的是,那位既然能控制太初滅界龍,就能操控其他太初諸族。最終,帝族聯合青竹女等太初諸族肅清一切敵人。那位知道帝族的決心,便準備親自出手。」

    「帝極大人威能無上,從您那裡悟透時光之力,提前發現那位的意圖,於是帶領所有帝族衝進……那處地方。可惜因為太過倉促,帝族的鎮族至寶還差一些時間才能煉製,帝極大人獻祭自身和百翼龜龍,這才煉製完整的黃昏堡壘,阻擋了那位。」

    「帝極大人臨行前交代了許多,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謹防那位的力量影響,避免出現第二個太初滅界龍一族。帝極大人臨行前,便是擔心那位找到您,希望有人幫襯。於是,祖龍大人一改當年的懶散,開始專心修行,最後封祖,統攝萬界,準備將萬界打造成黃昏堡壘的基地,源源不斷輸送力量對抗那位。」

    「結果,誰都沒想到,那位竟然派遣了一尊化身,沖入萬界,大肆殺戮。最終祖龍率領眾祖,付出慘重的代價,將那化身擊碎。那位本體不滅,則化身不死,所以連祖龍也殺之不死,只能將其屍身碎塊封印在各地。他的身體被封印,但意念四散到各界,不斷製造出強大的邪異生靈,但統統被祖龍鎮封。後來黃昏堡壘告急,祖龍不得不率領一部分龍帝進入。這就為龍族的衰落埋下隱患。」

    方運輕輕點頭,已經猜到那位的化身碎塊在何處。

    「祖龍當年吞噬太初滅界龍蛋,又遭那位的力量侵蝕,不得不斬掉自身邪念,形成鎮獄邪龍。祖龍將計就計,將鎮獄邪龍留在龍族,待其成長到極限,留在龍城的龍帝便將其封印。祖龍雖然沒向我說什麼,但據我所知,鎮獄邪龍若見到您,將毫無反抗之力,那應該是祖龍為您留下的後手。更何況,有噬龍藤在,鎮獄邪龍不敢放肆。」

    方運照見萬界的時候,見過鎮獄邪龍,這才明白當時它為什麼躲著自己。

    「鎮獄邪龍,是祖龍與那位角力的結果,雖然鎮獄邪龍最後為禍龍族,但也沒有徹底倒向那位,更像是獨立的存在。但是,古妖一族的興起,則是那位一手策劃。帝族遷移之後,我們太初樹族和噬龍藤陸續分散,我與三株太初樹苗居住於樹界。其中以我與血樹實力最高,另外兩樹力量較弱。我與血樹發現龍族危險,意識到古妖一族是那位的爪牙,於是,我離開樹界,加入古妖一族。血樹繼續坐鎮樹界,為您孕育真正的石胎血卵。」

    「當年我讓其他古妖帶著葉書給您,讓您務必阻止妖蠻,實際上,只要您靠近血樹的領地,血樹就會自發保護您。無論妖蠻勢力如何,最終得到那石胎血卵的人終究是您。之前各族得到的,只是普通石胎血卵,您得到的,其實是真正的「石胎血卵」,真名為『十界胎藏』。具體形成之法,難以細言,總之這是不下於太古奇寶之物,帝極大人和祖龍大人佔主要功勞。」

    方運道:「那薛白衣……」

    「血樹為孕育十界胎藏,放棄真魂,只剩靈性。沒想到,得您點化,自生靈魂,奪葬聖谷之大造化,直接封聖。他未來的成就,還在我之上。當然,他依舊是您的孩子。」

    方運點點頭。

    「我進入古妖一族時,還只是普通大聖,古妖一族並不看重我。但我修行日久,智慧遠遠勝過剛剛崛起的古妖,在我使用一些計策幫助古妖壯大后,古妖便開始看重我。之後,陸續有各族加入古妖,有些是我的好友,有些在太古時期受我或帝族之恩,與我暗中交好。」

    「我當時的計劃是,既然祖龍離開,龍族勢弱,必然會被取代,與其被那位的爪牙取代,不如讓我們的力量取代。戰勝龍族之後,我的地位水漲船高,不是聖祖,但位同聖祖,拉攏了一大批古妖。那位的目標是禍亂萬界,我在暗中謀划,一直拖延,避免古妖過強,減少對萬界的征戰,也因此挽救了不少族群。後來那位意識到有人阻撓,並猜到古妖中有叛徒,於是召集古妖聖祖去黃昏堡壘,與他兩面夾擊,攻擊龍族與帝族。」

    「但是,我豈能如他所願,於是在暗中布局,挑動古妖內鬥,在聖祖們出發前,讓一位被我救過的聖祖揭露那位的目的,不受那位影響的聖祖反對前往黃昏堡壘,而那位的爪牙悍然出手,雙方打得天昏地暗。最終,雙方兩敗俱傷,對方有那位支持,實力更勝一籌,我方聖祖大都戰死,少數逃亡養傷。當然,對方之中,還有一尊我們的聖祖,在那時候也未暴露。」

    「對方的聖祖也大量戰死,存活不足三成,其中一半去了黃昏堡壘,一半留在古妖星。您知道的,我的地位超然,又是大聖,他們根本不會懷疑到我頭上,所以還是無比信任我。於是,我暗中積累力量,慢慢削弱那位的爪牙。最終,那位失去了耐心,意識到我們古妖無法為他提供強大的力量,又培養出妖蠻一族。」

    「妖蠻本來實力並不強,但崛起速度極快,讓我發現了端倪,那時我方的力量式微,無法阻止妖蠻崛起,於是我果斷讓您種植的太初樹苗中的『靈樹』出馬,投靠妖蠻,靈樹後來化形為妖,也就是著名的月神。在關鍵時候,我讓霜猿也就是妖祖投靠亂芒。之後的種種,您都知道,古妖落敗,妖蠻崛起。您也應該能猜到,妖蠻之後的血妖蠻與星妖蠻之爭,就是我、月神和妖祖的手筆。」

    方運緩慢又連續地點頭,原來帝族、龍族、古妖和妖蠻的興衰,實際上就是萬界與那位的鬥爭。

    而這一切的起源,是自己帶領帝族眾人觀看了那處神秘之地。
最近更新小說